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韩叶]一半一半

*韩叶的日常

*很短很短的段子

 

韩文清觉得……叶修这个人,最近有点奇怪。不是意义不好的奇怪,反而是最近变得有些粘人爱撒娇很可爱?这种方面的奇怪。

举个例子。

叶修一般喜欢吃独食。倒不是他小气不愿意分享,而是这个人总是习惯饿了就自己去冰箱摸东西吃,吃就一边对着电脑一边一心二用地往嘴里塞,通常都是吃着吃着不知不觉中就给吃光了,有时候甚至连自己撑出了个大圆肚皮都没有意识到,一直要到韩文清开了冰箱问“xx去哪儿了”才发现是被自己扫光了。

而这样的叶修,最近不止一次想起来要把他吃到一半的东西也分给自己一半了。

那天叶修破天荒地从冰箱里掏出一个西柚自己剥了吃(而一般来说他会差遣韩文清帮他处理)。他勤勤恳恳地把西柚皮剥掉,手指沿着囊肉划了几下把圆滚滚的西柚掰成两半。他叼住其中有一囊露出果肉的那半,吸溜着当心不让汁水滴到地上,然后捧着另一半找到了正在打扫书房的韩文清。

“老韩,给你吃西柚。”他一边咀嚼着果肉一边含糊地对着韩文清道。

“你等会儿。我把地扫好再帮你剥。”背对着书房门的韩文清没有回头,理所当然的以为叶修的“给你吃”是“帮我剥”的意思。他抹了把额角的汗,继续挥舞着扫把辛勤地劳动着。

“不是要你剥,哥是这样的人吗?”臭不要脸的叶修捧着西柚走进了书房,韩文清正好俯着身,他就从背后勾住韩文清的肩膀,胸口贴上他的后背,举着西柚的右手直接把这一大半的果肉塞进了韩文清的嘴里。

“赏你的,别太感动。”叶修拍拍对方的脑袋,站直身体往挂着机的电脑返回去,心情颇好地啃起了另一半的西柚。

“……??”叼住西柚的韩文清又惊又苦。惊的是叶修竟然自己剥了西柚而且还在吃光之前想起来要喂一喂自己。苦的是……皮没剥干净的西柚,真他妈苦。

 

然后今天一起吃的晚饭,叶修又让韩文清产生了微妙的感觉。

叶修今天往H市飞了个当日来回。韩文清心疼他来回奔波便在他回来Q市的时候开车去接了他的机。晚饭两个人都不怎么讲究,随便找了家看起来干净顺眼的创意东北菜就钻了进去。

韩文清开车不能喝酒,叶修出厂设置也不能喝酒,他们又对碳酸饮料没有什么兴趣,便点了菜单上唯一看起来健康一些的野生蓝莓汁。两杯蓝莓汁的价格和一扎的没差几块,叶修大手一挥直接写上了一扎,韩文清也不拦着他,反正这些小事他也乐得都交给叶修来决定。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蓝莓汁上来了以后韩文清顺手就举起容器先往叶修的杯子里倒。一扎的蓝莓汁做得还挺讲究,容器最最上面真的浮着一层看起来软趴趴的小蓝莓颗粒。韩文清这么一倒,那些蓝莓颗粒扑通扑通地就全滚进了叶修的杯子。

“哎,老韩你怎么把这东西都给我了啊?”叶修大概还没认出那“东西”是蓝莓,看着韩文清空空荡荡什么固体都没有的玻璃杯竟不乐意了起来。“不管,分给你一半。”说着,他竟然拆开包在餐具套装里的木筷子,把韩文清的蓝莓汁挪到面前开始一颗一颗地把自己杯子里的蓝莓往对方杯子里挑。

“……”韩文清真不知道该说他什么好,“你恶不恶心啊?”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叶修慢慢把两个杯子里的蓝莓匀均等了,还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你要是不想要蓝莓我直接跟你换啊。”韩文清叹了口气,在心里祈祷服务员千万不要在这个时候上菜过来。最好,连看一眼都不要。

“没啊,我没说不要啊。”叶修大功告成,满意地把韩文清的杯子又推回到他面前,顺带还眨了个眼睛,“就是想分你一半嘛。”

 

叶修最近真的有点奇怪。

韩文清皱皱眉头想,不知道这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反正,就是很可爱啊。


评论(4)
热度(90)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