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多米诺自行车事件10

首章节:1

上一章:9


*这是感觉直接接原作走剧情有点太快所以硬拿来缓缓节奏的过渡章

*一个深夜存稿箱,我还是大家的那个小清新(啥

*所有不应该出现的情景全都是战斗格邱大大的错!!

 

当自己浑身燥热地从一个难以描述的梦境里惊坐起之时,邱非觉得,他可能不大好。——无论是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还是那个仍旧记忆犹新着的梦,全部、一点、都、不好。

时间是凌晨三点。邱非和孙翔住一间房,他的室友这时候正在旁边那张床上呼呼大睡着。

邱非皱着眉扯了扯被汗浸潮了的T恤,缓慢地翻身下了床,狼狈地把自己关进了厕所,动作十分僵硬。

镜子里的人眼睛里蒙着一层湿气,脸色是潮红的,呼吸是乱的。燥热感包裹了全身,感觉有点像是发烧。但邱非知道,他的状况绝没有可能是发烧。

青春期的男孩子发生这种事情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也十七了,偶尔遇到过的那么一两个尴尬的清晨他每次也都应付得很好顺利度过了。只是一个厉害的梦而已,的确不值得大惊小怪。

但……如果梦里翻来覆去对自己又哭又笑的人是自己认识的熟人呢?又如果那人是个男性呢?再如果——他是傍晚刚刚遇见过的乔一帆呢?

邱非头痛地撑住自己的额头,拳头抵在水池上,腰弯得很低。

对,他梦见乔一帆了,而且是赤身裸体着的乔一帆。

 

梦里的乔一帆和平常能够见到的那个没有什么不同。表情总是温和的、暖洋洋的、仿佛什么都能被他包容进去一样。他的触感有点像春天的微风,也有点像是秋天的薄阳,温的凉的两种温度混合在一起,让人怎么触碰都觉得舒服。

然后,他就真的去碰了。

邱非在自己的梦里更加用力地抱紧了乔一帆,像是为了弥补数小时前没有抱够的遗憾似的把他紧紧锁在了自己怀里。

而这个乔一帆这次没有轻拍自己的后腰也没有轻声说没事,他的手往上攀到了他的肩膀,他的脖颈用力地在往上仰,他的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他的嘴唇不知不觉寻到了另一瓣。

乔一帆的嘴唇也是温温凉凉的。

他用温度稍烫一些的舌尖挑开了邱非的牙关,他的呢喃从嗓间漏出来,他抓在他后背的手越掐越用力,他离开邱非的唇后体力不支地用力呼吸……

然后场景不知怎地突然天翻地覆,邱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到了床上,也不知道乔一帆为什么躺在了自己身下。他一低头又吻住了乔一帆软得像是会化开的嘴唇,而后者把手探进了自己的汗衫,指甲和指尖痒痒地,一丝不苟地临摹起了他肌肉的纹理。

“邱非……”乔一帆的视线失去了焦点,却仍旧眯着眸努力想看清面前的人。他叫的是他的姓氏和名字,不带任何一点戏谑,单纯是非常认真又迷离地唤出了他的姓名。邱非的唇还没有离开,这声近乎呢喃的呼唤像是被名字的主人直接吞进了嘴里。

乔一帆双手微撩就撩开了邱非的衣服,邱非顺势把它们团成一团丢在了一边,他当然没有忘记以同样的方式“回报”身下的这个人。他的手触摸着乔一帆的腹,缓慢地、磨人地、一寸寸往下。

再然后——

 

邱非打开水龙头,用冰凉的冷水狠狠冲刷着自己的头脑。

太糟糕了。他攥紧拳头,指节关节滑液里的气泡因为他的用力接二连三地破裂开来,发出咔咔的声响。

自己在梦境里竟对乔一帆做了这么龌龊又无法忍受的事情,邱非觉得羞赧,同时又觉得有愧于愿意和自己友善相处的乔一帆。

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邱非试图找出自己失态的原因。他把最近和乔一帆有关的事情一件一件想过去,从前一天最终分别时对方道别的笑容开始,一直回想到了三十八度的烈日下那人不慎撞倒自行车两次的傻样子。

邱非努力分辨着哪些是导致自己胡思乱想的罪魁祸首,却发现自己越想,竟越渴望再见一见对方。

他还是想触碰乔一帆,还是想听他笑吟吟地和自己说话,还是想他因为自己的一个拥抱露出重新振作起来的神态。他还是想他。

可自己明明是想反省的啊。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身体在冷水的冲刷下慢慢平复了下来。邱非觉得有一些凉,他在打了个寒颤后连忙关掉了花洒。他可不想因为一点意外状况让自己着凉,带病上场比赛这种事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他用浴巾把自己擦干,轻声坐回到床上,然后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发起了呆。

锁屏界面一开,刺眼的光亮逼得邱非睁不开眼。他艰难地把亮度调低,却发现睡前那没有来得及关掉的界面,正是和“一寸灰”熟稔亲昵地互道了晚安。

晚安晚安,可是他一点都没觉得安。

 

时间凌晨三点四十分。邱非,在B市,正失眠。


下一章:11

评论(14)
热度(73)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