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多米诺自行车事件18

首章节:1

上一章:17


乔一帆怕不是有百分百选到烂片的特殊属性吧。

邱非就看着这人面无表情地先后换掉四五部剧情干涩笑点清奇的搞笑电影,又换掉了两部节奏冗长剧情拖沓的动作电影,继又关掉一部男女主演技惊人的爱情片后,他转过头来,眼神已死:“我们换综艺好不好?”

“好啊。”邱非简直是用尽浑身解数才忍下自己爆笑的冲动,他见乔一帆熟练地把界面切去了综艺分类,便一手撑到身后慢慢等他。

“这样没劲。”乔一帆选好综艺,回头看了看邱非。后者挑了挑眉算是在问“所以你准备怎么办”,而他认真地想了会儿,道,“吃点东西?”

邱非没意见,乔一帆于是从床上爬起来状若准备要出门。

“等等、你要出去?”邱非忙叫住他。

“对啊,不是说去买点吃的上来?”乔一帆不解。

“前辈……外卖就好了。”邱非晃晃手机,心累。

乔一帆闻言便坐回来了。他朝邱非肚子上拧了一把,非常严重地警告道:“别以为我没发现你只有到要嘲讽我的时候才会叫我‘前辈’。”

“没有啊,前辈。冤枉啊,前辈。”邱非抬着嘴角,举起双手呈投降状。

但乔一帆不服,他扭身想要去找对方的痒痒肉,邱非象征性地反抗着,结果因为没用太多力气,竟直接被乔一帆压到床上浑身挠痒痒。

“怕不怕!你就说怕不怕!”

“怕怕怕,乔爷饶命。”

乔一帆这才满意地收了手,双手抱臂,跪坐在被抽干力气的邱非旁边居高临下地得意。

邱非的痒痒肉还真被他找出来了,只不过有点异于常人,竟是在屁股上的!

而且用力戳没用,必须要轻轻、轻轻地扫。乔一帆领会到了精髓,挠得邱非在床上痛苦地一弹一弹、扭来扭去。

邱非疲惫地喘息了一会儿,然后朝乔一帆勾勾手,手机打开软件,示意他可以开始定外卖了。

“这么晚还有外卖送?十一点了吧。”乔一帆俯下身子趴到邱非旁边,挨着他的脑袋往手机屏幕前凑。

“有的,不然让那些喝酒吃宵夜的人怎么办啊?前……”回想起刚刚那阵撕心裂肺的痒,邱非脖颈一抖,连忙把那还未出口的称呼整个吞了回去。

好在乔一帆没有发现,点着头嘀咕说对肯定不止我们两个晚上喝酒夜宵,他伸过手指头在邱非的手机上滑来滑去,看着满屏幕的推荐,他突然眼睛一亮。

“鸭脖怎么样?吃不吃?”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是想吃,别人谁还敢有异议啊。

邱非点点头,迫于挠痒痒势力现在丝毫不敢跟乔爷唱反调,连一句吐槽都不敢冒出来。

乔一帆乐呵呵地点进去选鸭脖,辣的不辣的都各选了一份。

“没点的时候倒还好,这一下单吧,肚子就饿了。”乔一帆把手机还给邱非好让他输密码付钱,自己则往旁边滚了半圈摸来自己的手机,“微信支付宝?”

邱非张了张嘴本想说不用,但刚才买酒的时候乔一帆买单自己也执意要还给他了,这下AA到底,倒是没什么好纠结的。

“随你。”

“那就支付宝吧,我微信没放钱。”乔一帆调出扫一扫让邱非打开二维码名片加支付宝好友,简单地戳弄了两下,一笔新的资金就到账了。

乔一帆仰面朝上躺平着闭上眼,深深呼了口气说一切就绪就等着吃了。

邱非学着他的样子也翻了个身,两人的肩膀因为他的动作不小心叠在了一起,乔一帆在下面动了动,嫌弃对方压得太重。

酒在外卖来之前他们也没有打算再喝,两瓶果酒就立在床沿边的地上可怜兮兮地剩下大半瓶。乔一帆开的是一个韩国综艺,电视机里发出的语言不看字幕他们听不懂,此刻两个人都四仰八叉地躺着,谁也不知道节目播到了哪里。

“深夜喝酒吃肉,感觉好像大叔哦。”乔一帆闭着眼睛懒洋洋地说,手抬起来在邱非肚子上拍了拍,最后像没了力气似的直接落在上面。

“你要是真留个胡渣,大概会更像。”邱非嘴坏,随便回了句就是直戳乔一帆痛处的话。

乔一帆气恼地“喂!”了他一声,留在他肚子上的手握起拳头就往下一捶。邱非装模作样地哼哼,其实也知道对方只用了一成的力道。他伸手把自己肚子上的这只爪子握住,以免这人又想出什么坏点子欺负自己。

乔一帆也没挣扎,任由对方牵着,眼睛闭着闭着意识就有些抽离。

“乔一帆?”就听到身边那人叫自己,声音近在咫尺烫得耳廓都热了。

“你别睡着了。”邱非晃了晃对方的手提醒道,“到时候我一个人可吃不掉那么多鸭脖。”

“才不给你吃独食的机会呢。”乔一帆咧开嘴但眼睛还是闭着的,“要知道……”

 

咚咚咚——

话还没说完房门就被敲了起来。

 

“这么快!?”前一秒还在床上装死的乔一帆这会儿噌地就飞窜了出去。邱非坐起身无语地看着他的背影,吐槽他“到底是谁比较快啊”。

乔一帆不管,谢过外卖小哥就美滋滋地拎着鸭脖回来了。

“怎么吃?坐哪儿?”乔一帆左顾右盼,愣是没能找到一个既能看电视又能啃鸭脖的位置,毕竟电视机正对着床,而那一张小茶几并排摆在电视机的贴隔壁。

邱非想了想,稍微做了一下心理斗争后,道:“算了,床上吃吧。里面这个附赠的大塑料袋,撕开铺平应该能接住所有的碎屑。”

“牺牲这么大?”乔一帆不知道邱非有没有洁癖,反正就算他没有洁癖也非常不喜欢在自己床上吃东西。

邱非其实也不喜欢,但眼下貌似也只有这一个办法,不然就要直接放弃看电视。

“来吧。反正大不了我上去跟你挤。”这句话纯粹是玩笑了。

乔一帆听得懂,呵呵一笑说悉听尊便。然后他把大塑料袋照邱非说的撕开铺好,俯身捞起自己的酒瓶子正式开始了宵夜。

怎么会有人因为鸭脖子开心成这样的啊?

邱非也拿起酒瓶,应下乔一帆要求的碰杯。葡萄紫的液体滚入喉咙里,他不由得在心里好笑地想。




*邱屁股乔鸭脖(×

下一章:19

评论(19)
热度(55)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