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多米诺自行车事件19

首章节:1

上一章:18


两盒鸭脖各吃了大半,乔·好像对鸭脖有强烈爱意·一帆就已经开始盘算着是不是应该再点一批鸭脖外卖,别的口味的。

邱非打出个饱嗝,听到乔一帆起了这么可怕的念头赶忙把自己手里的鸭脖也塞给他,连声阻止。

“我真的吃不下了。”他把手上的一次性手套剥掉,艰难地扔到稍远一点的垃圾袋里,“剩下那么多,都你吃了吧。不过吃饱了也别硬撑。”

一瓶半果酒下肚,邱非竟已经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发重。意识还是清晰的,非常清晰,尤其是在不能给乔一帆再定鸭脖这件事上,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退让。

只不过是有点想睡觉罢了。邱非脚步轻飘飘地踩着瓷砖地往厕所走过去,脚下冰冰凉的,却总有种错觉是踩在棉花云上。他进厕所洗了个手,盯着镜子发了几秒呆才想起来自己是想来洗澡的。

“我先洗澡了?”邱非对外面的乔一帆道,外面的人高声回了句“好”。他的酒量比邱非要好不少,此刻精神倍儿好,正兴致勃勃地啃着鸭脖对着电视里的综艺节目笑得乐不可支。

邱非把该拿的东西抱进浴室里,发现移门能够拉上但好像没有锁。

无所谓吧,都是男生。想着一会儿乔一帆可能还要进厕所洗手,所以不锁门应该本来就是个正确的决定。

他把脏衣服脱下来叠好,打开花洒还没等水热起来就头重脚轻地站了进去。

“嘶……”冰凉的细丝打在后背上让邱非不禁发了颤,他稍微退开一步,把转柄转到热水的方向,扶着墙壁迷茫地看着迸成一丝一缕的水流。

正出着神,浴室的移门忽然被拉开了一个小口:“我进来洗个手哦?”

“嗯。”果然和邱非料想的一样,乔一帆啃完鸭脖以后会要来洗手。

“你干嘛呢?水开着人躲一边?”乔一帆抬头看了眼镜子,水蒸气渐渐冒出来把单隔出来的淋浴间打上一层朦胧的磨砂。邱非站在花洒洒不到的地方,一个人摸着墙壁凹着造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这么一问邱非才如梦初醒。他连忙往前一跨站进水里,又一下被温度过高的热水烫得往后一跳。

“噗……”乔一帆把这些都看在眼里,洗完了手也没有急着出去。他饶有兴致地对着镜子反射出的身体看了又看,虽然自带水蒸气打码处理,但挺拔结实的背脊还是一览无余。

“战斗格大大身材不错。”他点着头,老神在在地评价道。然后不等邱非有所回应,一猫腰立即缩着脖颈就钻了出去。

“……”邱非终于调好了水温,郁闷地把自己从头顶打湿到脚底。

还说自己没大没小,这个人自己对后辈的分寸也掌握得不怎么样吧?

邱非往移门的方向望去,乔一帆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出去以后连门都没有关实。

他对自己真是越来越暴露本性随意做自己了。尤其是今天一天下来,他们亲密得好像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铁哥们,好像只要努力回想一下就真能想起以前曾同穿过一条开裆裤似的。

乔一帆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邱非心想。和他在一起很舒服,气氛也很轻松。他看起来就像个柔软的小太阳,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会试图对你笑,那笑容大概连最可悲的堕天使都能被他救赎。

邱非喜欢看他笑,不过也喜欢他时不时掺杂在温柔里的恶作剧。虽然被捉弄的时候非常哭笑不得,但回过头来回味却总觉得是甜的。

只可惜从这里回去以后可能就不会是这样了啊。

邱非摊开手掌接住拍打在上面的水珠。水流得很急,晶莹的颗粒停留在掌心不到一秒就和水柱汇成一股。透明的液体毫无留恋地从指缝里坠下去,连它是不是真的停下过都让人不禁生疑。

就像自己和乔一帆越发亲近的关系。

H市旅游结束之后,他们名义上虽然还是朋友,可能比起以前“网友”的关系还会稍微熟稔一些,可像现在这般同乔一帆相处的机会,应该不会再有了吧?他们要重新投入各自的生活,至多隔着屏幕,偶尔联络片刻日渐疏离的感情……

嗯?等等??他刚刚在想什么?!

邱非一下子愣了。自己的这些胡思乱想,总结下来的宗旨是不是说……自己非常不愿意和乔一帆分开?还因为回去后很难会再见到面而难过了一下??这是什么?他对乔一帆……?

不不不,乔一帆本来就讨人喜欢,想和他一起相处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邱非把洗发水打得满头是泡泡,一边试图说服自己,一边却怎么都觉得不对劲。

他皱着眉头拼命想,结果头皮都快挠穿了,他还是没能想明白自己到底觉得那里奇怪。

然后极其意外地,一个不得了的画面闯进了脑袋。

——那个乔一帆。

那个仰躺在床单上的乔一帆。

他又看见了。身下的这人牙齿紧紧叩着下唇,试图把所有羞耻的声音都锁在牙关里头。他泪眼迷离地抬手来抓自己肩膀,手上却失了力气,第一下没有抓住,手指从自己的胸口滑了下去。他胸膛起伏,肺泡里的氧气好像严重不足,他扭开视线,为他们之间的对视而羞红了脸。而自己则握着他的手腕,把他的胳膊往肩上带过来,他让他抓住自己的肩膀,嘴唇则在他的鼻尖蜻蜓点水地吻了一下,然后,“乔一帆。”他沙哑地叫了他的名字。

 

“哇啊啊,什么鬼!”邱非惊得把水一关把头毛摇得乱响。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出来这种画面的啊!!??

他不是在考虑乔一帆是个好少年人人都爱他的事情吗?为什么那个早就应该被从历史记录里粉碎删除的梦会在这个时候被读档重温啊!

“邱非——?”结果最不该出现的人偏偏在这时候探了个头进来。他听到邱非的惊呼,便担心地跑了过来,“怎么回事?有蟑螂?”

“没、没没没有。”邱非赶快把花洒重新打开,嘴上催着乔一帆快出去,转身把脸浸进重开后时冷时热的水柱里。

 

深呼吸、冷静——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邱日常瞎想

下一章:20

评论(15)
热度(62)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