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韩叶]开车学徒叶先生1

*驾校师傅韩× 学车叶

*科目三过掉很开心,科四题库好没劲突然脑洞了个韩叶段子

 

#叶修要学车#

叶修一开始没有去学车的原因要追溯到自己小时候。

叶修在自己屁点大的时候因为叛逆因子作祟曾经离家出走,后来这事儿翻篇,虽不至于说和父母关系僵硬,但至少已经没了靠拿家里的钱生活的习惯。打工、兼职、一直到正式上班,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叶修即便月光也习惯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

所以简单说来,当初没学车是因为没钱。

叶修刚满十八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要去报一个驾校。毕竟开着自家的小车车,单手扶着方向盘,驾驶座的窗户往下一摇,胳膊肘往上面一架,手指间夹一根冒着青烟的香烟,然后把车停在喜欢的女孩面前故作漫不经心地按两下喇叭……

帅炸了不是吗!酷毙了不是吗!

可惜叶修输就输在“穷”这一个字上。

 

后来从自己离家出走开始就混迹在一起的青梅竹马苏沐橙脸蛋长开后,凭借着自己小仙女似的外貌,渐渐开始接起了平面广告的兼职,她手里存了些小钱,一时比叶修还富有不少。

小仙女用钱也毫不含糊,生日一过刚满十八,就当即把攒下来的千把块钱尽数上缴了驾校。

苏沐橙本也聪明,用了没几个月的时间就拿到了小本本,之后正式工作没几年又成功贷款买到了配置普通但长得好看的小车车。——她甚至还给她的爱车起了个名字,叫“沐雨橙风”。

从此,叶修开始了蹭小仙女车、让小仙女做自己司机的幸福咸鱼生活。

 

叶修自己在一家游戏公司上班。工作的中心围绕着游戏,无非是做做测评、想想策划,有时兴致来了一拍脑袋,甚至还能向组织提供一两个人设建议。

反正是一家规模不大的私人企业,组织结构这一类的东西全都松散得很。

日子过得如鱼得水,只是公司没有员工宿舍,苦了家离公司不近的叶修……不,是苦了苏沐橙自己下班以后还要开车弯来叶修公司接这位大爷下班。

两人的公司不远,苏沐橙本也是顺路其实没有太过麻烦,可问题是六月初的时候她成功升了职,而升职的代价就是要被调去另一家分公司。

两家公司相隔十万八千里,这回叶修也没法厚脸皮地叫苏沐橙再来接送自己了。——就算人家心好愿意答应可他还心疼人家呢不是?

 

几年的资金积累下来,付个学车的学费、购置一辆中档的轿车对叶修来说已经不是难事。

犯懒多年的叶修终于也一咬牙,报了和苏沐橙当年一样的那所驾校。

“没事的,自动档很简单的!只要师傅遇的好,半年拿本不是梦!”帮叶修在网上报了名填了表的苏沐橙朝叶修竖起一个表示鼓励的大拇指。

“你这完全就是已经过了考的人在这里说风凉话。”叶修抖掉些烟灰无语道,“当初谁还红着眼睛找我说自己被师傅骂哭的?”

苏沐橙扮了个鬼脸,充耳不闻地把头转回去。

 

 

#不抽烟的驾校师傅#

六月底,叶修收到了驾校的电话召唤,顶着有了些温度的太阳,他终于去驾校报了到。

叶修敲开了一间似乎是驾校办公室的小破房,门刚一打开,扑面而来的便是满得溢出来的香烟烟雾和凉得让人打寒颤的空调冷气。

“叶修叶先生是吗?您好,我姓潘。”迎面走来一位笑容满面的中年男人,他抖了抖手里的资料,接着道,“叶先生要求要‘好’的驾校师傅,还说怎么好怎么来,叶先生真是幽默呢。”

叶修一愣,旋即僵硬着嘴角应下。他知道这指定是苏沐橙干的好事,也怪自己明知道她的性子还由着她操办自己的驾校申请。

不过反正也是些无关痛痒小事,大不了也就是在这姓潘的先生面前丢一层面子,叶修也懒得解释,就这么随这位潘先生有意无意地揶揄自己。

“叶先生,带您的这位师傅绝对是我们这里的金牌师傅,他车技好,人又耐心,家和您住在一片儿很近,平时可以接送您来回,说起来你们年纪应该差不多,学车的时候应该也有的聊,更重要的是——哎,韩师傅来啦?”

潘先生的安利叶修是完全左耳进右耳出。以上这些属性他听苏沐橙填表的时候念叨过,当时他还吐槽了这到底是找驾校师傅还是征婚啊。

被潘先生花式夸的韩师傅这时候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黑足了脸、皱实了眉头,一脸不悦地对潘先生说:“又在办公室抽烟,还窗都不开?”

潘先生干笑两声,扭头对叶修继续介绍:“更重要的是,这位韩师傅不抽烟。欸,正好满足叶先生您的要求。”

叶修眼睛都瞪圆了,他没想到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沐橙给他来了这么一手。他打量着韩师傅,想憋却最终还是没憋住:“开车不抽烟,你还是男人吗?!”

“……”韩师傅继续臭脸,理都不理叶修的人身攻击。

 

“话说潘先生我现在能申请换师傅吗?”

“呃……这个……”

 

结果回复是不能。

 

 

#新手学车1#

关于抽烟的问题,叶修对韩师傅尝试交涉了多次。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什么方法都试了,可惜喜怒从不形于色的韩师傅把叶修做的所有努力都无视了个干净。

他把叶修开到科目二的练习场地,不声不响地下车在车前支起个大大的遮阳顶棚,一切忙完汗流浃背地回到车上以后,语调平平地对副驾驶座上的叶修道:“架了个棚,不热了。等会儿你先来。吸烟?不准。”

“哦。”叶修叹气,十万个不开心。他刚刚拿天太热太阳太大作为想抽烟的借口来着,现在热是不热了,太阳光是也被挡住了,可最重要的烟却还是没得抽。没劲。

 

车上除了叶修外另外还有两个人也学车。一个是长得很俊朗的小年轻,叫周泽楷,一个是大学还没毕业的小弟弟,叫乔一帆。

这两个人,一个沉默寡言得厉害什么话都不愿意搭腔,一个还沾着浓浓的学生气根本插不进老气横秋的成年人对话里。

所以一车四个人,就数叶修最爱和韩师傅搭话。

叶修对韩师傅什么话都敢问。从家住哪里开车多久到有没有女朋友家人有没有安排给相亲,听得后排的乔一帆紧张地抱紧了自己的背包,生怕脸很臭的韩师傅会抡拳头揍人。

不过韩师傅倒真还像潘先生说的那样很有耐心。他虽然神态看起来有点凶但心肠却很好。叶修总是连问带嘲地招呼自己,但韩师傅却从没有真往心里去。

他的关注点还是在叶修倒车入库的车技上。

“叶修,你打方向盘的时候能不能注意一下车头和车尾跟车位边线的距离?没看到车头距离大,车尾距离小吗?你这样车停出来肯定是歪的。”

叶修盯着后视镜看了半晌,转头迷茫地道:“可是我看起来是一样的。”

“……”你怕不是得要挂个眼科。

 

比起叶修糟糕的透视能力,沉默寡言的周泽楷真是大受韩师傅好评。

“对,嗯,就是这样,慢一点,对慢。控制好速度,方向修一点,嗯,好,很好。”

叶修在后排翘着腿往窗外张望,发现周泽楷的倒车还真能把车身和边线停成两道平行线。

他不禁啧嘴,实在不懂自己到底错在哪里,而且想问题的时候,想抽烟。

“可能稍微想象一下车身的俯视图会好一点?”叶修旁边的乔一帆见叶先生闷闷不乐(其实没有),忍不住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见解。

“哈哈,小乔你的想法还真是个根正苗红的学生仔。”叶修对乔一帆的话语感到有趣,伸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

“……?”乔一帆眨眼,不懂自己说了什么让叶先生要觉得自己根正苗红。

 

而等到这位根正苗红的小孩坐上了驾驶座,他成功只用一个操作就让全车的人都为之心跳加速。

“小乔,你先试着压着刹车把车直线往前面走一点。”韩师傅对第一次摸车的乔一帆说道。

乔一帆乖巧地点点头,能够驱动一辆机动车是他人生初体验。他听韩师傅的话,踩住刹车,稳住发抖的双手,把档位调整到D档,松开手刹——

“!!!”

“!!!”

“!!!”

车嗖地一下就要往前方的大树上猛撞上去,还好眼疾脚快心脏强大的韩师傅用力一脚踩住了副驾驶座脚下的教练用刹车。

“叫你踩刹车你踩的是什么!!?”惊魂未定的韩师傅无意间拔高了音量。乔一帆身体一抖,支吾着涨红了脸。

“老韩你轻点儿别吓着人小孩。”叶修探身往韩师傅肩上一拍。他的心跳也还不稳,但宅心仁厚的叶先生就是见不得这师傅吼人。没见到人家小乔都快哭了吗!

“……”韩师傅轻咳了一声,稍有些尴尬。他回头瞥了眼叶修,心想谁是你老韩!


下一章:  2

评论(7)
热度(4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