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多米诺自行车事件22

       **虽然不知道龙哥看不看得到但是龙哥8 26 生日快乐 哇!!! 

首章节: 1 

上一章: 21

 

*事情是搞了,但卡到飞炸,字数也爆了

*我需要一点点疼爱和安慰(拉眼皮

两人吃好早饭后先去的是河坊街,然而凭空冒出来的游客却冲散了他们信步慢走的兴致。

一家书信店的门口突然响起了尖利的争吵,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位打扮前卫的年轻女性似乎是在厉声训斥一位疑似摸了她后腰的中年男性。

人群渐渐往那个方向涌去围观。乔一帆碰碰邱非的手臂,他想要避开这样的风头,便询问对方要不要直接去吴山,后者立即点头,下一秒便开出了导航带路。

“你说他们在这古风气的街上吵架有什么劲?一嗓子尖叫、一嗓子咒骂地,把诗情画意都给喊跑了。”乔一帆对河坊街还有些恋恋不舍,他回头不悦地睨了那两人一眼,嘀咕似地对邱非说道。

邱非点头也说是,不过比起青砖白瓦的旧城区,他私心却是喜欢猗蔚葱郁的草木更多一些。

 

从吴山脚下往上望去,又宽又缓的青石板台阶一层一层地叠叠往上铺。邱非和乔一帆没有再多话,踏着石阶便缓慢地往上爬了起来。

风轻抚过皮肤也浅浅掠过头顶遮挡住阳光的枝叶,叶片间相互碰撞、摩擦,生出些窸窸窣窣的婆娑。耳朵里还有鸟与虫的鸣声钻进来,透亮清澈的,混着生机勃勃的味道。

然而这吴山树叶间的空气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古怪的魔力,乔一帆越往深处走着,越觉得脑袋发重发晕,身体开始头重脚轻,下肢似乎要支撑不住整具躯体,他摇摇晃晃地举步,重心微偏,惹得他赶紧伸出手抓住邱非。

邱非反应很快,抬手扶了一把立即搀住了他。他问乔一帆怎么了,后者却说没什么可能是睡得不好吧。

邱非沉吟,又问说是不是感觉人有点晕?乔一帆一惊,不解邱非是怎么知道的?

然而对方轻轻地一抬嘴角,道说因为他也有这样的感觉。

这倒真是成一件稀奇事了。难不成在这座山里走着,所有人都会变成个酩酊大醉的醉汉,飘飘欲仙、醉生梦死?

 

他们一口气爬到了一片圆地广场,此处的水平位置其实并不是很高,但视野却一下子开阔了起来。

上升了一点的海拔给远处的蒙上一层薄薄的湿气,眼前天空与陆地衔接的水平线被雾气模糊地化开,像在青墨里掺了水,晕在一层柔软的宣纸上弥散开来。

和邱非之前说的一样,这里确实有不少锻炼身体的老人家,而且像是约好了似的,他们全都聚集在这片由林木圈出的空地上,或打着太极,或伸展着身体来来回回地走。

“也算是到了一个小众的景点了。”乔一帆望着神色各异的爷爷奶奶们,忍不住打趣地说道。

专程上山来看别人锻炼,这得要多小众呀?怕不是全H市也只有他们两个会做这种毫无意义,大概空有情怀的事了。

邱非不答,抱臂站着吹风。不过舒展开的、没有一点褶皱的眉心昭示了他的好心情。

然而口袋里的手机不是时候地响了起来,猛地打破了这份悠然的宁静。邱非有些不快,摸出手机盯着屏幕拖延了一会儿,但还是礼貌地在接起电话后给予了对方问候。

乔一帆本是倚靠着栏杆,眯着眼睛在感受清新的空气把自己整个包围个遍的快感。但身边这人安静了太久,根本不像是通话中的人该有的反应。他不禁睁开眼看过去,就这样被邱非过分凝重且刺痛的神色吓了一跳。

他的状态和情绪一下子与周身这乐融融的氛围格格不入了起来。乔一帆连忙站直身体,把视线完全定格在了邱非的身上。

邱非的这通电话极长,长到乔一帆甚至要怀疑,这是不是只是自己在等待的过程中肆意地拉长了对时间的触觉。

终于,邱非僵硬地把手机从他发烫的右耳边拿开了。他呆愣得太过彻底,甚至连道别都没有对电话那头的人说。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乔一帆关切地问他,邱非转过头来和他对了视,但视线却没有焦点,眼睛里竟是发虚的。乔一帆不禁更急,他又连连追问了两遍,连自己都要嫌自己聒噪。

 

“嘉世……”邱非嘴唇翕张,终于吐出了两个单字。而乔一帆一听到这个名字,心里顿时浮起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他屏住呼吸等着邱非继续,而像是之后的话要花掉全身的力气似的,邱非短而急促地呼吸了好几次,还垂下眼眸定了定慌乱不堪的神。

“嘉世,挂牌出售了。”邱非看着乔一帆的眼睛,眼里的每一道由光线折射而成的波纹都像是在诉说他适才遭受了晴天霹雳。

他努力调整呼吸稳住自己仅存的镇定,但乔一帆看得到他变得苍白而难看的脸色,也看得到他随着吸气而不住颤抖的嘴唇。

乔一帆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口。安慰的话邱非不用听,分析局势的话对方也不会有心情来听。——是自己一直以来的精神仰仗突然崩溃离析了啊。他一个旁人不痛不痒的感慨,对于眼前这个嘉世人而言,反而会显得刺耳吧。

邱非魔怔般地怔忪了很久。他像是把自己按下了暂停键,他的身形被从世界的其他部分抽离了出来,他的图像定格在了画面的某个角落,其他一切照旧,唯独他再也没了生气。

 

“不然我打电话告诉叶修前辈,说不定他会有什么办法……”乔一帆实在心疼邱非这副样子,难以相信一直淡然又专注的少年竟也会露出这般无助而痛苦的神情。

他急着要想办法,脑子里一有念头闪过就连忙对对方脱口而出。

但邱非按住了他摸手机的手,微弱地摇了摇头:“不了。不要麻烦叶修前辈。”

“可是……”乔一帆自然知道纵使叫叶修去帮,也并不一定会有什么转机。

这毕竟是一个庞大的产业的运作,全然不是荣耀游戏里的佼佼者便有能力左右的问题。但是……但是这毕竟还是一份希望啊。他实在不知道该还有什么办法,但战队危在旦夕的时刻,至少要把所有的可能都再尝试一下,不是吗?

然而邱非还是摇头,他说,不要紧的,总会有办法的。

但谁又看不出这个年轻的少年的这句话只是用来麻痹自己的自我安慰呢?

邱非的眼睛紧紧盯在那些正欢声笑语的老人家身上。像是要将先前的说笑当做魔法,他用视线追着身形佝偻却仍神采奕奕的人们,握紧拳头,一言不发。

 

乔一帆的心里也乱了。他知道邱非难受,却没有办法做到感同身受。

他是不会懂的。那不是不被战队需要的那种脱力的无助,而是连这处自己赖以生存的栖息之地都要被残忍地连根拔起,是漂流在汹涌的海面而身下竹筏的最后一片都要被海浪冲蚀殆尽,是忠实的教徒最终被神圣的传教士一手掀翻在地。

乔一帆的鼻子酸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会先当事人一步丢脸地哭出来。

他向邱非跨出一步,不等对方有所反应便用力把他一把抱住。拥抱应当是能给人鼓励的。——乔一帆只能这样无谓地想。

邱非在自己累极了的时候曾用一个拥抱给了他能量,相信这次换成自己,一定也能多少给他打一点气。

 

邱非乖顺地把眉眼埋进乔一帆的肩头,他的眼眶发酸,喉头发苦。

抱着自己的这人,身上的气味明明和自己是一样的,却莫名让他鼓动不安的心跳吞下了一点镇定。可心里还是空的,和打比赛时那种全神贯注的放空截然相反。这空只是内里被开了个洞,所有东西都顺着这个洞流出去了,连支撑自己站立的力气好像也一起逃走了。

 

“邱非。”蓦地,乔一帆终于还是说了话。

我想……嘉世是不会倒的,他说。

我不知道我这样说是不是冒犯到了支撑着嘉世前进的各位,但我总觉得,嘉世的内核同兴欣的很像。

对荣耀的无限专注,和因为如此而对胜利的不断追求。——嘉世和兴欣的根都是“荣耀”这个存在本身。而这根的源头,又都是叶修前辈。

战队的“形”也许是会倒的,又也许是原来根本还不存在的,但因为叶修前辈带来了源,他让这种专注渗透到了战队的每一寸,使得无论是当年的嘉世,还是现在的兴欣,都得以拥有了存在的基础。

我是想说……嘉世出售,被售卖的是楼、是数据,但不会是根是源。只要你们还在,嘉世的人还在,至少……至少嘉世卷土重来,总难不过前辈让兴欣从无到有,是吧。

这话要是是一个兴欣队员说给嘉世队员听,大概在身份上就不太合适,听起来也有一些落井下石。所以——

“我希望你可以当作,这是乔一帆在对邱非说的话。”

 

色彩一点一点,重新灌溉进失真的黑白色里。

邱非翕张眼帘,头脑被乔一帆的这番话冲刷得风起云涌。但却身体不似刚才,渐渐恢复了知觉,能够重新动作起来了。

他的颈边动脉一突一突地在跳,配合着心脏收缩与扩张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急。

他离开乔一帆的拥抱,没来由地想看一看这个人对自己这样说话的时候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乔一帆,可以让自己温暖到,像是严冬里,胸腔触摸到了炭火。

 

可是,头刚一抬起来,乔一帆的五官就模糊了。他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距离自己这样近,近到自己的眸失了焦,近到他温热的呼吸痒痒地扫在自己的皮肤上,近到自己的嘴唇像是触到了一片柔软又温暖的归宿。

 

邱非脑子里闪过不解。他皱了皱眉,为了拉开距离往后撤了半步,而映入眼帘的是乔一帆睁大了的,满是迷茫和讶异的眼睛。

乔一帆的脸颊有些红,他抬起手用手背挡了挡他的唇,见邱非直盯着自己,有些受不住地也往后退了一些。

 

不、不会吧!?

邱非好像有些读懂了对方这一系列反应的意义。嘴唇上的温度和触感猛然间又一次贯穿了脑海,原来刚刚他是——

吻了乔一帆!!!?

 

邱非的脸也刷地一下从额头红到脖颈,他结巴着丢下一句“对不起”,眼睛一闭,竟转身飞奔了起来。

“诶诶?邱非?!”眼见面前的这人就这么撒腿跑了起来,乔一帆一愣,跟着追出两步,却发现对方跑得实在太快了,他根本就追不上。乔一帆不禁失笑,心想他这是想跑去哪里?

但是总之……回到酒店,应该就能找到邱非了吧。

乔一帆忍不住又用指尖触了触自己的唇瓣,再一次想起刚刚留在上面那若有似无的轮廓,嗓间不由得发出一声呜咽。

他蹲下身,把自己缩成一团,将面庞全部埋进了手臂间。


下一章:23

评论(17)
热度(65)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