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多米诺自行车事件23

首章节:1  

上一章:22


邱非就这样一步未歇地直冲回了酒店里。

当脚步停下来去掏房卡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气管像是正在被某种化学试剂灼烧一般又疼又烫。大口鼓入体内的空气如一把刀,从喉咙口割进去,划过胸腔,一直刺到肺里。

邱非颤着手拉下把手开了门,跌跌撞撞地进到房间,疲惫地靠着房门坐到了地上。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多走一厘米了。

 

脑海里亲吻了乔一帆的画面慢慢又盘绕上来,邱非原本对这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知觉,甚至刚才还是目睹了乔一帆的反应才瞿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但此时,那几秒钟被身体兀自重演了无数遍,所有细枝末节一帧一帧地换成了慢镜头,被拉长、重复,渐渐连那一刻对方同样跳得紊乱的心跳好似也变得听得见了。

 

邱非合上眼睛,说不清自己现在是什么滋味。

超出他想象之外的事情太多了。并且他发现,这次即便他摆出自己一贯的冷静,也还是完全没有办法应对接踵而至的这些问题。

嘉世可能会散,他无能为力,自己对乔一帆,又是说不清道不明。

邱非不禁有些怀念挑战赛之前,自己在训练营里闷头练习的日子。他甚至也不想奢望回到再之前嘉世还有叶修的时光,现在他只期望一个什么都不用顾虑的环境,让他只需要心无旁骛地不断提升自己,而不用站出来面对失败、面对动荡、面对彷徨和不安。

可这种怯弱的逃避,似乎也并不像自己。

邱非抓乱头发,心猿意马。

 

头靠着房门,邱非出神了好一会儿。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而至,邱非一惊,以为是乔一帆回来了。他几乎又想逃走,然而那脚步声踏着规律的节奏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原来不是他。邱非的心重新掉回肚子里。

他突然想起这间房的房卡只有这一张,一直放在自己这里,等会儿乔一帆回来,肯定是要他帮忙开门的。

邱非有些慌,他还没做好准备面对乔一帆。他不知道到时候该如何对他解释,更不敢想乔一帆是不是会对自己动怒生气。

思来想去,邱非还是希望能再逃一会儿。他不想结果这么快就要被宣判,哪怕只能延迟片刻,他还是想选择当一回埋头入地的鸵鸟。

于是他起身把门打开一条缝,不完全关死,就让锁舌松松地搭在门框上。邱非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十几趟,试图想找到个地方把自己藏进去,但无奈无果。他只好返身跑进厕所里,拉上没有锁的移门,抱头坐到了马桶盖上。

自己的行为真是可笑至极。邱非撇了撇嘴,抬眼狠狠俾睨着镜子里的自己。

 

时间的流动完全隐去了痕迹。门外又传来了窸窣的声音,邱非攥紧手指,连吸气呼气都快不敢了。

而这次那声音没有停,隔着一道移门,外面房门被推开又被关上,稍微安静片刻,乔一帆的声音犹豫着响起了来:“邱非……你在里面吗?”

邱非的心脏又狂跳了起来。他想去堵上门,但又实在觉得做到那个地步到底太过难看。他把双手按在膝盖上前倾着身子,没有说话,却早已口干舌燥。

“你……把自己关在厕所里闷着这算个什么操作呀?”乔一帆靠在正对着移门的墙壁上,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轻松些,然而实际上他自己人也并不怎么平静。

 

他想啊,邱非刚才亲了他,可是马上跑了,这说明这人做出这个动作根本就是无意识的。可是要说无意识,究竟是身体随便动了动恰好让嘴落在自己唇上了呢,还是他本就是想这么做的,一直都克制着,只是方才借着那股混沌的空气一不小心真的做出来了呢?

这两种解释无论哪种都能够符合逻辑。所以换句话说,乔一帆无从判断,这邱非……到底是不是喜欢他?

这么想着,脸上又更烧了些。

乔一帆回想起之前自己与邱非的相处,他们一直亲近又熟稔,说不清是不是有谁怀揣了不安分的心思。邱非对自己倒是一直看起来大大方方的,倒是自己——总是故意说一些激他炸毛的话,故意把逗猫棒靠近这人的爪下又赶在他差点够着前倏地抽开——自己做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又是不是因为喜欢呢?

喜欢肯定是有的。只是乔一帆不确定,那究竟是哪一种喜欢。

 

门那头的邱非始终没有回应,乔一帆觉得难办,想说要把事情解决首先总是要两个人坦诚布公地好好谈一谈。虽然有说法说“逃避可耻但有用”,可这“有用”也无非治标不治本,他和邱非总不能一直就这么不上不下着。

乔一帆干脆抬手敲了敲门:“邱非,要不你还是先出来吧?”

里边的人似乎动了动,乔一帆觉得可能有希望,想了想便继续道:“刚刚的事,我不怪你。总之你先出来?去吃午饭吧,我都饿了。”

那头沉寂了几秒,乔一帆耐心地又等了会儿,面前的移门终于被磨磨蹭蹭地拉开了。

眼前的邱非像做错事的小朋友一样低着头,他的耳根有点红,执拗地避开视线不看自己。

乔一帆也觉得无辜,现在这状况怎么好像是自己欺负了人家一样?

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无论是无关痛痒的话,还是认真探讨内心世界的话他都觉得毫无头绪。

头脑里空荡荡的,眼看好不容易打开一些的局面又要被自己搞砸了,乔一帆心底升起一阵躁来,这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实在不怎么好。

 

乔一帆沉默了,邱非反而不由得疑惑起来。他本是以为,对方已经把刚才的事消化得很好,以为他已经权当那是自己一瞬的头脑发热了。

他想象中乔一帆可能会轻描淡写地把这事一笔带过,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笑着数落自己刚才落跑的窘样。

可是没有。他竟然什么都没说下去?

邱非忍不住把视线往上移了些,目光顺着乔一帆的胸口慢慢路过脖颈和下巴,终于到达脸颊和眼睛的时候,他才发现对方竟是红着脸、不知所措着的。

为什么?

邱非有些发愣,胸膛像是被挤压揪按似的发闷。

这回是真的头脑发热。邱非在自己思维足够清晰的时候,蓦地发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喜欢你?”



 

*温馨提示:鸵鸟其实不会把头埋进沙子里逃避危险,但是它会跑。(所以邱总怎么都是鸵鸟了咯??)

下一章:24

评论(11)
热度(55)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