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韩叶]开车学徒叶先生3

首章节: 1

上一章: 2


*驾校师傅韩× 学车叶


#撸串,一个很厉害的活动#

#因为会莫名其妙涨好感#

车上的三位学徒到今天几乎都已经能顺畅地完成倒车入库了。所以韩师傅干脆把结束时间往后延了一点,好让这几个人在剩下的时间里最后抓紧练练,这样下次就可以教新项目了。

18:02,韩师傅把教练车在叶修家旁边的公交车站停下。眯了一路的叶修听到韩师傅叫他,打了个哈欠磨磨蹭蹭没有立刻开门下车。

然后就听到两声肚子叫的声音演起了二重奏——

“唷,老韩也饿啦?”叶修倒是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脑袋歪在靠垫上说道,“之后没事吧?要不要撸串去?”

韩师傅想了想觉得可以,反正家里也就自己一个人,他其实也有点懒得烧菜:“那我先把车停回去,等会儿这里碰头?”

韩师傅的小区就在叶修家的对面,后门对着前门,是真的近得很。

叶修点头答应着。他根本不需要上楼,便干脆站在公交车站边点了支烟等韩师傅停车。

韩师傅动作也很快,十分钟不到就看到他大步流星地从小区门里跨了出来。

“哪家?”

“随便!”

两人不再多话,一下午没吃东西到现在都已经饿得不行,随便找了家顺眼的烤串店就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

 

点完单后,韩师傅还让服务员多帮他加了一听啤酒。服务员顺便问叶修需要什么酒水饮料,叶修捏着自己的耳朵想了一会儿,回答服务员说他要酸梅汤,然后又对韩师傅说到时候啤酒让他尝一口。

韩师傅皱皱眉:“要喝自己点。”

叶修耸耸肩:“我酒量差,一听喝不掉。”

韩师傅似乎还是不愿意分享,他对叶修说点就点吧,喝不掉大不了就给他。

叶修没辙,难得今天自己突然有点馋那股啤酒味,微苦略涩的味道他大概已经有一年没尝过了。韩师傅不答应分他一口,他这会儿对这味道实在又有点想,便叹着气对服务员补了一句“那就两听啤酒,酸梅汤照要。”

 

等待烤串上来的时间太难熬了。饥肠辘辘的胃,飘香四溢的隔壁桌,遥遥无期的串,以及相对无言的人。

叶修把指间的烟头按进烟灰缸里,抬眼扫了眼肯定是在嫌弃烟味的韩师傅。

这韩师傅也真有趣,练车的时候禁烟禁得一点余地都没有,这会儿在外面,他大概是觉得没理由管着自己了吧?眉头皱得可以夹住小纸片,但愣是一句抱怨都没对自己说。

“老韩,你对香烟这么深恶痛绝,是什么一直支撑着你呆在驾校里当师傅的啊?”

韩师傅莫名其妙:“不抽烟和当驾校师傅有什么冲突吗?”

叶修撑住一边的脑袋:“你这样显得不正宗,肯定没少被同行排挤。”

韩师傅白了对面一眼,觉得这人说话没有一点逻辑而且一点都不靠谱。

叶修看出了他懒得理自己的这个话题,便只翘着嘴笑笑。

他也就是没话找话。这人虽是和自己差不多大,但是脾性却相去甚远,又暂时也没看出他们之间有什么共同点。他没什么社交的本事,找的话题也只能勉强让两人之间响起点声音。

他不乐意乱听那就不讲了吧。

 

叶修安静下来,倒是韩师傅却突然开了腔:“对了,你是游戏公司的?”

他听到过叶修和周泽楷在后排的闲聊。周泽楷虽然不爱说话,但意外对游戏的事非常感兴趣。蹦出嘴的词儿虽还是不多,但明显能感觉到他对叶修工作生活的好奇。

当时乔一帆正在倒车,集中着精力不好说什么闲话,但他也对游戏这个话题很感冒,以至于他练结束了刚一坐回后座,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叶修讨论起了新上市的游戏。

韩师傅其实也喜欢游戏,只是在车上的时候自己是教练师傅,总觉得不应该就这么加入热烈讨论的氛围,便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沉默着,没参与也没叱喝他们。

 

“对啊,怎么?老韩也玩游戏?”游戏痴迷者叶先生当然不会吝啬同任何一位游戏爱好者的交流,韩师傅问出的短短的问题,叶修全都用超越问题长短数倍的答案一一作了回复。

到后来聊得更开了些,叶修说起了他做过的游戏。他说,他最满意一个早几年他做总负责带出来的游戏,游戏挺赞的剧情好画面佳,又融入了一点沙盒游戏元素所以玩家的自由度高、交互性强,可惜就是名字没取好,热度一般,比公司的评估好出一点点,但离叶修的预期却差了不少。

“那游戏名字叫‘大漠孤烟’,听说过吗?”叶修随口问问,挺早的游戏了,别人不知道也很正常。

却没想到韩师傅一听都惊了:“我很喜欢这个游戏!”

叶修也愣了,服务员这会儿正好来上菜,叶修歪过大半个身子扭身去看被服务员遮住的韩师傅:“真的假的?你玩过?”

“真的。现在回家有空也会玩一会儿。”

叶修靠回椅背上,胸口被满足的感觉填得实实的。

他带这个游戏的时候经验还有限,公司当时的资金也紧张,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广告都弄不出来。公司对这个游戏的销售量要求真的不高,甚至都透着股有人来买就算成功的穷酸气。

但叶修总觉得,不应该只是这样,他们还可以更好。其实应该更相信自己一点,应该更加积极地资金投入,应该……

可惜那是历史条件制约的问题,再可惜也只能接受。虽然现在回过头来再看确实能发现“大漠孤烟”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叶修从没有怀疑过,这款游戏值得被更多的人看到。

“不错啊,老韩。”叶修打开啤酒,没有倒进玻璃杯,直接抬手抿了一口。

 

 

#醉酒修#

韩师傅原本以为叶修说自己酒量差只是说说而已。这个人的话真真假假他从来没有全信,以为这次又是他故意夸大了事实要闹自己,没想到还真是“两口倒”了?

叶修一共就举了两次杯。第一回他喝完一口后便再也没碰啤酒罐,而第二次是韩师傅抬手敬他的。叶修犹豫了一下还是和他碰了杯,没想到只是多喝了那一口,他就很快变成脸红通通的迷糊修了。

“老韩啊……你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叶修迷迷糊糊地撑头瘫在桌上,他动作缓慢地啃着串,口齿不清地问韩师傅道。

“你怎么又问这个。”韩师傅把叶修面前的啤酒拨到自己面前来,眼皮掀了掀。

“那上回问你也没答啊。”叶修举着竹签乱挥。韩师傅怕叶修一不小心扎到他自己,就伸手想把竹签夺过来,哪知道叶修不肯松手,非要叫他回答好问题才肯给。

……谁稀罕你的竹签啊。

韩师傅无语,但还是闷声回了句“没有”。

“没有!?”叶修黏在一起的眼皮惊讶地分开了点,“不可能!老韩你这么帅一人,怎么可能没女朋友??”

韩师傅心里烦,嘴上丢下句关你屁事,手指一用力,总算把叶修手里的危险物品抽走了。

 

“哎老韩,要不要把你女朋友一起叫来吃啊?多一点狗粮而已,哥准了。”

“……你猪吗?刚说了我没女朋友。”

“哦……这是猪被黑得最惨的一次,哈哈哈哈嗝。”

“……”

 

韩师傅发现叶修喝迷糊了以后平时的聪明劲全拿去喂狗了。同一个问题先后能问三遍,对自己同样的回答他能给出三种或以上不同的反应。

而其中关于自己女朋友的问题这人已经在问第六遍了。

韩师傅实在忍无可忍,招手叫了买单。然后他无视叶修纠缠不休的追问,走到他旁边架着叶修手臂吃力地站了起来。

叶修几乎变成了一滩泥,摇摇晃晃直往韩师傅身上贴,韩师傅骂他烦,他倒反而笑,边笑还边伸手去搂韩师傅的脖子。

酒品真差。

韩师傅在心里嫌弃,推开叶修烫呼呼的脸颊,揽着他不怎么结实的腰,像是经历了一次红军长征,终于进了叶修家的小区。

“你家在哪?”

“我家啊?”

叶修眯起眼笑,抬手指着天上的月亮,重重一点脑袋:“这里!”

“你当你是嫦娥还是月兔吴刚桂花树?”

韩师傅站着没动,叶修便趁机把自己翻了个面成功和韩师傅胸贴胸。他的下巴戳着韩师傅的肩膀,颚骨有点尖,韩师傅觉得很疼。

“你干嘛?”

“困了,想睡……”

叶修打了个哈欠,还真的一副准备原地睡觉的样子。韩师傅赶紧推开他把他摇醒,醉酒的人要是真的睡过去,没个三四个小时别想要他们恢复清醒!

“叶修!”韩师傅的眉间又能夹小纸片了,“要睡回去睡!”

韩师傅的嗓门真大呀,叶修掏了掏耳朵,不舒服地把头一抬。“老韩想去我家?”

“……”韩师傅不懂这个误解是靠什么脑回路生产的。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承认一下,我就带你去了。是不是?”

是个屁。

韩师傅很烦躁,他实在讨厌伺候醉鬼,但也不是会把人丢小区不管的人。而且事实上这个醉鬼好像还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样的,想开点也不过是自己自作自受了而已吧。

叶修意识模糊在耍赖找优越,他一个清醒的成年人难道还要和一个醉鬼较真讲道理不成?

韩师傅做好了心理建设,便黑着张脸说:“对,我想去你家,让不让去的啊?”

 

下一章: 4

评论(2)
热度(23)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