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叶蓝/哨向]我和你和我(下)

          ()()(

*《The Sentinel哨兵》原作设定向,所以非常清汤寡水慎入!

*说是原作设定然鹅我也刚刚只补了第一季,实在太好吃了忍不住乱撸一个很清水的叶蓝,如果有BUG望指出!

*机场工作人员叶× 旅客蓝

*铺垫了上和中结果只是为了写个甜饼(…



十一黄金周,许博远的父母准备趁着儿子休息的假期从G市飞来B市旅游。工作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家的许博远自然一口应下,他做足了B市旅游攻略,在原定降落时间前一个小时就赶到了机场待命,然而——

“又遇到延误,你说我遭遇延误的几率是不是大得有点吓人?”许博远和叶修并肩在航站楼里闲逛,无奈地把头直摇。他扭头对上叶修闻言看过来的眼睛,不爽地撇着嘴。

“遇上航空管制了呗。没办法,军演,这段时间B市的航班都并不正常。”叶修虽然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但语气却用上了安慰。他抬手拍了拍许博远的后腰,后者则把叹气和摇头进行得更加频繁。

“对了,你为什么能出来和我乱逛啊?都不用上班,这么闲的啊?”许博远无心再继续延误这个悲伤的话题,肩膀撞到叶修,问道。

 

他会提前一个小时到机场,除了要接父母,还有也想在飞机到达前过来慰问一下叶修的状况。

十一是旅游旺季,机场在这个时期鱼龙混杂、人又多又乱。他担心叶修这种“哨兵”体质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容易出事,觉得要是不亲眼确认一下总还是放心不下。

倒是没想到这个理应在工作高峰挣扎的工作人员竟然如此大喇喇地就跑出来和自己闲聊来了。

“哥深受领导疼爱啊,遇到你的那次出了事以后就我被重点保护了。前不久被调到了贵宾通道,旅客一天都走不到三位数,可闲了。”叶修嘚瑟地耸起肩膀,把新手机也拿出来在身边这人面前秀了秀,“这不,一接到小许同志的召唤就来了。”

 

自最初相遇那天后,许博远几乎成了叶修的速效救命药。基本维持着每周三到四次的频率,叶修每次遇到突发状况都会立即把情况描述给对方听。

托叶修的福,许博远几乎都要把那篇已经失去学术价值的哨兵论文吃透了。现在无论叶修丢来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他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迅速找到解决办法。

虽然后来没有再见过面,不过许博远对叶修的状况却也还是非常了解。

据叶修自己说,他的状况比以前好多了。照着许博远给翻译的练习方法来训练哨兵能力后,叶修渐渐能对自己五感进行控制,已经可以一定程度上地增减感官的敏锐度,甚至还能根据自己的意愿来强化某一器官的使用了。

 

“讲道理啊,我干脆花点时间把那篇论文全部翻译一遍算了。遇到什么事你可以自己查我的翻译,一劳永逸。也免得万一我这里有突发情况回不了你消息耽误事。”许博远伸手探了探叶修的体温,又上上下下把叶修的身体都摸了一遍。

叶修任由对方捣腾自己,嘴边挽着笑:“别啊,现在这样我觉得挺好,每次多学习一点,循序渐进,更有效。”

“那不一样吗?你每次只看一部分不就好了?还省得你每次难受了还要勉强自己等我。”

许博远想上厕所,问了叶修位置后便一边应着他的话他一边跟着他走。叶修听到他这么道后没有立即回复,他表情未变目不斜视,只是安静地带着许博远走到一处厕所前。

他扬了扬下巴示意许博远可以进去了,许博远以为话题到此为止便一点头,把手里的包交给对方。叶修垂着眸沉默地接过来,却忽地在自己跨入厕所门的那刻冒出了一句话。

“因为药是你。”

他抬了眼,闪烁着碎光的眼底装着海水一般的波浪。

许博远瞪着眼听不懂这人的哑谜,“啊?”了一声,叶修却不答。他没来得及仔细琢磨,脚下先动了一步就直接走进厕所解决起了生理需求。

 

叶修这人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许博远拉开裤链,歪着脑袋想。

这几个月来的线上联系这人也没少让自己懵逼。天知道他的身上怎么会发生这么多怪异的状况,每回来找自己的问题都刁钻得紧,必须排查到细枝末节才能有个定论。

那论文许博远还特意为了他又打了三份纸质版,一份不够用,堪堪一个月就会被翻得破破烂烂。这认真劲儿,许博远都不禁意淫,要是他上学那会儿也用这样的态度读书,是不是月薪都能比现在翻个一倍了?

他讪笑着把裤子穿好,在洗手台洗了把手,走出门却看到叶修背靠墙壁蹲在地上。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看得清东西吗?”许博远心脏一缩,连忙两步冲到叶修身边,手掌一下糊到他的脸颊上,着急地将另一只手托到他的脖子上。

叶修眯着眼,闷笑两声把肩膀和胸膛笑得直抖。他抓住许博远焦急的爪子,把它从脸上扯下来却没立即松开:“我没事,站累了休息一下都不行啊?”

许博远一愣,原来是自己担忧过度闹了乌龙。他的脸腾地蒸红了,羞得想挣脱逃跑,但叶修紧紧钳着自己的手,他用力一抽都没能抽开。

“行了知道你没事力气还很大,别抓着我快松手!”许博远只当叶修这是想公开处刑羞恼自己,推了他一把,继续想把手往外扯。

叶修却在同一时刻加大了力道,他手臂一缩,对面着半蹲着的人便跟着他一起坐到了地上。许博远被惯性带得差点扑到叶修怀里,他狼狈地用唯一那只自由的左手撑住地面,抬头愠怒地睨着叶修。

他眼里的气恼像是要冲出来把叶修叼了吃了似的。但叶修只是无声地笑,不管这人越发凶狠的瞪眼,反正权把人当一只生气的白兔子,兔子气急了也最多是咬人嘛。他又不怕被兔子咬。

倒不如说,叶修宁愿这只兔子能动心思来咬自己。

 

“你爸妈来B市玩多久?”他手上的力道不缷,嘴上却问起了家长里短。

许博远被这一问问得迷茫,一时忘了挣扎抵抗,停下动作回他:“五号就回去了吧。”

“那他们回去以后你有事吗?”

“没啊,休息。”

许博远在叶修脸上读到了些满意。心里奇怪自己休息这人满意个什么劲儿?

叶修的手很热,相抵着的皮肤被烘得生出一层热汗。许博远觉得不适,但对方怎么都不肯放开自己,他只好白眼、瞪眼轮番上阵,聊胜于无地给他一点精神攻击。

 

“平时打游戏吗?”他这问题又跳跃得厉害。

许博远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道:“打一点,荣耀,你玩吗?”

“荣耀我熟啊,可厉害了。”叶修眉眼舒展着,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他在得意。

许博远见着不快,不服气地抬杠:“我也很强的好吧?”

叶修便顺着他的话问:“那你和我打吗?”

“行啊,你账号名告诉我,回头我加你好友我们约个时间。”

 

他们在QQ上闲扯的话题散得很广,有的没有的,连情史都相互交底得差不多了。

两个独居男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家时,不可避免地会和网上聊着天的人多嘴几句。大概是觉着对方虽能跟自己瞎扯淡打发时间,却又不过是个网友,也妨碍不到自己的生活。

不过游戏倒从来没提过。

许博远也挺开心,毕竟男人嘛,比起A长B短地嚼八卦,还不如一起进游戏厮杀一场来得痛快。

 

许博远的思绪在脑内七弯八绕地转了这么一大圈,这边叶修却还倚着墙什么都没说。

“干什么?狂凹造型不准备告诉我账号名了?”许博远揶揄他,一时也忘了他们还维持着手拉着手的蛋疼姿势。

而叶修被他一闹,倏地又望进了自己的眼底:“来我家打吧。”

“啥?”许博远眨巴眨巴眼睛,又弄不懂叶修了。

“我说,你来我家打荣耀吧。反正我家两台电脑,一人一台正好。”

“不不,问题不是电脑,是你干嘛要约我去你家打啊?明明线上就能操作么不是?”

这话一出口许博远就品出了不对。叶修今天反常的地方实在太多,好像是变着法子想要撬动自己。至于他想要撬动的是什么,没等许博远作出猜想,叶修自己就已经公布了答案。

“干嘛?喜欢你呗。”

许博远睁大了眼睛,满肚子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口说不出来。

喜欢?什么喜欢?哪个喜欢?怎么喜欢?眼前被这两个字眼刷屏到“完形崩溃”,叶修明亮的眸子就在眼前,他这才意识到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被叶修压缩到了这么近。

“小许同志被哥的告白告傻了?”叶修一点都不害臊,抬手在许博远脸颊上揩了一记,眼睛弯弯地在笑。

“告、告告告什么白?!我说,你这展开有点快啊??”许博远拍走叶修暧昧兮兮的手指,脸上红透了,却还在故作老练地跟着叶修互打直球。

“不快啊,都网聊四五个月了,是差不多该真人告白了。”

心跳生猛得像是揣了一只不安分的兔子,许博远捂了捂脖颈边动脉的位置,连这里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血液在血管里鼓动的节奏。

他看着叶修,叶修也毫不避讳地看着他。

他倒不是不喜欢叶修,只是……这人分清了吗?喜欢的到底是谁又究竟是哪一种喜欢?

许博远晕乎乎地垂下头,心想他自己都还没分清呢,叶修怎么就已经老神在在地对自己告起白了?

“只要想到是你,这里就跳得这么快,这难道还不能算喜欢?”叶修像是读透了自己的心思,牵着他的那只手引着许博远覆上了他的胸膛。

扑通、扑通、扑通。

这不和自己一样嘛。

许博远咧了嘴想把叶修嘲笑一番,原来这人也没有看起来那么笃定的啊。但声带却固执地不听使唤,他憋着劲努力了半天,最后却只发出了答应似的“嗯”。

这可不就被叶修当做是答应了。

 

“挺好,以后我俩一起住,再也不用怕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了。”

“喂你胡说什么呢?什么三长两短?而且谁答应和你一起住了啊?”

 

(完)

 

 

*一句话番外*

许博远:话说你当时是怎么做到每周三四个不带重样的状况的?……你该不会其实看得懂英语已经自己读过那篇论文了吧??

叶修:(吹起了口哨)

 

 

*完形崩溃:就是一个字盯久了不认识了。


评论(4)
热度(63)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