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如初(上)

       ()()(下)

*混9.21我们小队长生日贺更

*邱乔远房亲戚乱设

*一个非常放飞的AU

*明明是邱非生贺结果写了这么多我们乔视角我也是很可以

*忙死也要摸鱼,虽然不长但肯定赶不及21号当天发,就断断续续分篇写了

 

乔一帆晕乎乎地被自家老妈塞进了出租。

湿冷的阴雨天,空调口鼓出的冷风吹得他被细雨打得潮湿的后背一阵发凉。直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名被老爸报出,他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莫名就要去参加一个他几周前就已经推掉了的大型家庭聚会了。

 

乔一帆不怎么喜欢和远房亲戚聚餐。他是家里第四代的小孩,和什么“爸爸的外公的爸爸的女儿家”这种根系遥远的远房亲戚早就没有了相熟的话聊。

不如说,在这种聚会上一整个饭局他能够说得上话的就只有同行的爸妈两人。

 

老爸早在上个月就询问过自己这次聚餐是不是会去。当时乔一帆思忖了片刻,很快以周五战队的训练还没结束为由推脱了邀请。

他很快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以至于真的到了这个礼拜的周五,他在堪堪中午从队里回到家休息,老妈随口问了一句“晚上一起出去吃饭吗”自己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好啊”。

乔一帆还以为她指的是他们一家三口久违地到家对面的百货商场下个馆子,哪知道那地方远得需要打车,并且那家地处市中心的餐馆,名字似乎在上个礼拜还听他老爸提起过。

 

“一帆,等会儿你小金阿姨也会来,她家的儿子好像也玩你捣鼓的那游戏,你到时候可以跟他交流交流?”乔妈妈抬手拍了一记乔一帆的大腿,笑眯眯地提道。

乔一帆却只是苦笑,他想说自己根本一点都没有搭讪别人家小孩的兴趣,而且他对什么小金阿姨也完全没有一点印象。他嘴上既没答应也没推脱,只是望着窗户上不断汇成一大粒雨珠从玻璃上落下的雨痕,安安静静地放着空。

 

聚会现场果然就是如他所料。

刚一进门,乔一帆便不得不将虚假又符合时宜的笑容迅速挂到脸上。他跟在大人身后见过一位又一位对自己而言全然陌生的远方亲戚,回答的最多的句子是“叔叔阿姨好!对,我是一帆”,以及,“早成年了,今年都20了”。

四处打招呼的途中,他发现不远处有个和自己一般年纪的男孩子正在经历同自己差不多无奈的遭遇。

那人也和自己一样,在正式动筷前被爸妈拽着强行游走于六席酒桌之间。

他大抵都沉默着不怎么说话,甚至连自己权当应付用的客气话都一句不愿意说。

乔一帆与他擦肩而过时无意间对上了一瞬他的视线。

这人的眸子很黑,瞳孔像是透着亮。他平平常常看着你的样子都像是在盯人,乔一帆感觉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多停了几秒,隐隐约约渗过来的压迫感像是自己的衣服被这人缠紧在身上似的喘不过气来。

真是怪了。

 

乔爸爸在出租车上打赌说这席约在17:30的聚会至少要到18:30才会开席。乔一帆不信,便说他觉得18:00就能开吃。

这会儿刚刚好18:15,在主人的招呼下六桌人终于正式动起了筷子。

乔家爷俩面面相觑,十分默契地达成共识,决定让之前的那个赌约直接烟消云散开去。

 

乔一帆坐的这一桌几乎全是乔爸爸的堂姐堂妹。一桌子年纪三十有余的女性对着席上唯一一名男小孩自然是有一肚子话能问。

尤其乔一帆半工半学,在学校学的传媒,在学校外又和职业游戏战队签了约。

诸如“大学是不是很闲啊”“一帆签约的是游戏公司吗”等让人哭笑不得的问题充斥在每一口吞咽间。乔一帆执着筷子,却因为这些一刻不停歇的问题很少伸手夹菜。

 

 “话说一帆你玩的是不是那个,就那个……叫荣耀的游戏?哇,这个游戏好火的啊,打这个游戏的人都有上电视代言的了!那个麦当劳的甜筒广告看过吗?小伙子很俊的呢!”

是啊是啊,那是联盟第一好看的周队。

乔一帆点着头,在心里跟着道。

“说起来我们家的女儿好像也很迷里面的一个人。好像是姓韩……”

“韩文清?”

“对对对,就是这个名!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个小姑娘。”

韩队要是小姑娘,那要叫这世上的小姑娘们都情何以堪啊!

乔一帆憋着笑,摆着手跟人解释霸图的韩队长绝对是一位纯爷们。

 

“哎,金怡家的小非是不是这个游戏也玩得很好?”

嘈杂中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声音,乔一帆太阳穴一跳,隐隐就觉得大事不好。

“欸一帆那你跟小非交流交流去呀,这个游戏这么有名,争取你们俩也弄出什么名堂,说不定也能上个电视什么的?”

“是说!喏,小非就坐在我们旁边那桌,看到没有?那个黑衣服的小孩。”

“快去呀!一帆别害羞,你们都是打游戏的,快去和人家说说话!”

……

 

乔一帆额边滴下一滴汗。

不是所有玩荣耀的人之间都会有话聊的啊。话题无非就是从“你也玩荣耀?”开始到“你玩什么职业”结束。再多没有了,可尬了。

再说人家也不见得就乐意和别人讲话,一顿饭吃得好好的,做什么非要去打扰人家呢?

乔一帆心里不愿意,桌上的大人们便开始叨唠起说乔一帆还带着学生气、一点踏进社会的样子都没有、这样不行不好云云。

轰然作响的集火听得乔一帆实在耳疼,他于是抱歉地讪笑,站起身说自己先去一趟厕所其他回来再继续,然后便嗖地一下溜走了。

 

溜虽然解决不了问题,但毕竟能躲一时是一时嘛。

乔一帆把手伸到自动感应的水龙头下面,清凉的水柱带着白花花的颜色落到了自己的手心。

他苦恼地思考着一会儿怎么应付尬聊的对策,甩着湿哒哒的双手一抬头,却没想到透过镜子对上的是那对又黑又拗的眸。——可不就是他的尬聊对象么。

“呃……”乔一帆望着镜子里的这人,又一次感受到了被他紧盯住让人发慌的压迫感。

他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和对方打招呼。

 

刚才只是自己桌上的阿姨们单方面硬推着自己要去和他搭讪,乔一帆虽然算是知道了他,但……对方可能并不眼熟自己这一号人吧?

乔一帆垂下眼睑自顾自地纠结,倒是对方仍旧执拗地盯着他,维持了半晌,竟是先一步开了口:“亲戚都是这样的。”

乔一帆一愣,抬眼又望见这人映在镜面上的脸庞,反应过来他这原来是在安慰自己。

——所以自己刚才被围攻的那些对话他都是听见了的啊。

他抿起嘴笑了笑,回过头终于没再通过镜子交流:“嗯,我不太擅长搭讪陌生人,所以……啊,我叫乔一帆。”

“邱非。”

他的回复简短,倒是符合乔一帆想象中的人设。

 

“所以……”乔一帆回过身,似乎是打算继续自己自报姓名前的话,“刚才没有过去找你打招呼,不好意思啊。”

厕所里没有其他人,乔一帆一句话说完,抱歉的尾音在空中转了两转很快就消失不见。

邱非不置可否,轻点了头只算作是听到。

他没有动,仍旧和乔一帆面对面地站着。脸上的波动很少,至少单从表情上探究不出他脑袋里究竟想了什么。

乔一帆则看着他冷峻的唇线。

总觉得这人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的解释。——至少,他出现在这里并没有打算要听自己冠冕堂皇的表面话。

心里莫名舒了口气。话语没经过脑袋脱口就说了出来:“不过其实更多好像是我不太乐意被叫了来搭话就立刻低眉顺眼地跑来尬聊。”

 

“是觉得这些毫无意义的逢场作戏只是无聊的人在自说自话?”这回邱非开腔说了话。

他用的词都四个字,听起来别扭又矫情。但其概括的准确性却让乔一帆甚至不禁扬了扬眉毛。

这人倒也是有个性,一般人哪会和人第一次见面就抬起一副讨论人生哲学的架子呀?

不过滑稽虽滑稽了一点,但他说的没错。自己是真的觉得那些抓着两个小辈都玩游戏就恨不得把两家关系甚远的人直接绑到一起的亲戚——挺无聊的。

 

邱非看见他的小表情,知道自己这话是说到他心里去了。

他的嘴角往上牵了牵,眼睛仍旧直勾勾地对着乔一帆的眼底,只是眉眼间零零星星,缀了些怀念。

“不喜欢做供人消遣的事,这一点你倒是一点没变。”

 

TBC


评论(4)
热度(43)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