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邱乔]如初(中)

       ()()(下)

*混9.21我们小队长生日贺更

*邱乔远房亲戚乱设

*一个非常放飞的AU

*下应该会拖到21号以后了

 

没变?

乔一帆皱起眉,不懂邱非这话从何说起。

他用眼神询问邱非,想让他对这话稍作解释,可对方似乎并不想再谈,翕张的唇重新抿住,眼睛缓慢地眨着,不说话了。

 

乔一帆抓了抓自己后脑勺柔软的头发,尴尬地停顿了两秒。他心里嘀咕着这可怎么接啊,最终还是决定干脆就这样结束掉这次偶遇为好。

“那什么、我刚刚就逃出来避个风头,呆太久不太好,我就……先回去了。”他对邱非顿了首,那双总是喜欢要看进自己心底里的眼睛让他不由得避开了视线。

他瞥着的是邱非脖颈的位置。邱非穿着黑色的衬衫,平整的衣领服帖地包裹着脖颈。他的喉结很明显,那一小块软骨将脖颈薄薄的皮肤顶起一处微尖的隆起。黑色的布料衬得邱非肤色很白,那隆起在蜿蜒的浅色血管上方成为一处暗色的阴影,乔一帆注意到这处阴影动了动,对方像是准备要说话。

他心里一虚,便没顾邱非的反应,赶忙草草摇了摇手,推开厕所门又溜走了。

 

回到酒桌,姑母堂姑们果然已经把别的话题进行得如火如荼。乔一帆猫着腰悄悄地缩回自己的座位上,力求不显眼,还对身边的爸妈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一切顺利,方才的骚动被自己的战略性撤退顺利平复。乔一帆松了口气,甚至还不着痕迹地加入了大家对最近天气的讨论。

然而功亏一篑却来得比阶段性胜利简单得多。

挺拔的少年一边挽着袖口一边从包厢入口进来,路过嘈杂的桌边,并没有作停留,却在众人的视野里留下一抹黑色的掠影。

“这不是小非嘛!”大家小憩的记忆忽地被唤醒了,“哎哎一帆,小非回来了,你刚没和他讲到话,现在可以去了!”

“……”

刚才那不是他没讲到话,而是并不想去讲话。

 

乔一帆抬眼,看见邱非坐回了座位却偏头看着自己,他知道这人一定听见了堂姑们的吆喝,正等着自己过去尬聊呢。乔一帆叹了口气,知道这次定是怎么也躲不过了,便只好认命地起身,拉开椅子往邱非身边走去。

邱非的目光一路都追着自己,他仰着脸给的是一个上目线,乌黑的眸子无辜地望着自己,好像在说,他也不是故意的啊出去上厕所总也要回来的吧。

是啊不怪你。

乔一帆笑了,一屁股在邱非旁边那张空着的椅子上坐下。刚才在厕所短短说的那几句话,放到此时倒变成了化解尴尬的预热暖场。

 

“我刚说自己不擅长搭讪陌生人,不过既然都见过了,那就不要算是陌生人了吧。”

乔一帆眉眼弯着,说着机灵话努力让这次的对话变得轻松一些。邱非会意,配合地点了头,可是微张着嘴想了想,却并没能想出什么可以用来继续的话题。

难道就只能谈荣耀了?

邱非眉头皱了皱,三姑六婆对乔一帆的那些话响得他听了个一字不差。他也不喜欢长辈们想当然的以为,但眼下他们除了游戏,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谈。

邱非有些沮丧,虽然只是一点点,但他本是觉得自己对着乔一帆应该是有说不完的话想讲的。怎么这人真的坐在自己面前,自己却又变得哑口无言了?

 

乔一帆歪着脑袋不知道面前的邱非又想去了哪里。他也觉得没什么好讲,但现在对着邱非,总好过回去继续面对姑母堂姑的叽叽喳喳。

他于是随口道:“说到搭讪,很早很早以前,我还被一个小孩子在地铁站搭讪过。”

邱非心不在焉地点着头,心里还在意着自己在言语上的不中用。然而乔一帆的话重新在脑内过了一遍,他蓦地抬起头,睁大了眼睛吃惊地问:“你说在哪里?”

“地、地铁站啊……”乔一帆被他突然的大惊小怪吓了一跳,嘴上答了他的问题,眼睛却奇怪地把这人打量了个遍,“怎么了?”

“没、没、你说。”

邱非摇摇头,显然是把刚才的讶异按捺了下去。

 

地铁站被搭讪有什么奇怪的吗?乔一帆还是不明白。虽然他被一个小孩堵着路耗了半晌时间是有点奇怪,但后面这些话他不是还没告诉邱非呢么?

乔一帆对着这人又看了看,实在也寻不出什么端倪,便清了清嗓子说起了五六年前的往事。

 

他先说那堵住自己的小男孩比他当时矮了半个头,长相有些记不清了,只隐约记得那小孩白白净净,声音也是很透很清,要不是头发剪得很短,他几乎都以为遇见的是一个小女生。

邱非沉着眸。

五六年前自己还是个初中生,他变声晚,那个时候还操着清亮的娃娃音。当时的身高也矮,现在能比乔一帆高上的一点还是自己高一那年突然蹿升上来的。

他越听就越肯定乔一帆说的那小孩根本就是自己,无论是外貌的描述,还是乔一帆现在开始讲的相遇场景。

——他很早以前也的确在地铁站堵到过乔一帆。

 

那是地铁换乘的某一站,偌大的换乘大厅来去着不少步履匆匆的行者。

邱非在换乘路上被一位推销xx英语教育的推销员拦了下来。那人一见邱非是独身一人的学生便立刻滔滔不绝地卖起了安利,好像世上所有的学生党都对学好英语充满了渴望,并且这些渴望学好英语的孩子们英语无一例外都不是很好一样。

邱非当然也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好学生,但他英语很好,也从不迷信这种路边安利。

他耐着性子一遍遍地和推销员解释说自己并不需要,但那人追得很紧,好言相劝根本不能让人从他手下摆脱。

邱非深吸了口气,正准备发个大招好好再说一遍“我不需要”,一个眼熟的身影从换乘大厅的那头笃悠悠地穿到了这头。那人耳朵里塞了耳机,白色的,两根曲曲弯弯的耳机线软软地搭在他的胸前,随着他脚下的步子轻微地一颠一颠。

——是他!

邱非也顾不上缠人的推销员还试图跟着自己,他扔下一句“我还有事”便立即迈开大步往乔一帆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

 

乔一帆要换的是一号线,而邱非其实刚刚从一号线里出来。但此时显然并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邱非喘着气跑下了台阶,在拥挤的人群里左顾右盼搜寻着乔一帆的身影。

他从中端一直挤到列车尾部,终于看到要找的人正笔直地站在黄线后面候着,手里捏着手机但是没有在看屏幕。

他赶忙冲了过去,视线和乔一帆撞了个正着。

乔一帆很快意识到对方好像有话要和自己说,便友好地把入耳式耳机从耳朵里拉出了一个。他疑惑地望着跟前个子小小的家伙,耐心地等着他把接不上的气息顺好。

邱非脸上烫呼呼的,分不清是刚才跑得太急还是因为见到了乔一帆。

他知道乔一帆肯定已经不记得自己,可他也只是知道他们两个人算是血缘很远很远的亲戚,具体是什么关系,邱非自己也一头雾水,根本没有办法清晰地把这些介绍给对方听。

沉默弥漫了太久,以至于原本什么都没有多想的乔一帆也慢慢警惕了起来。

“你……你有什么事吗?”他轻轻眨了眼睛,睫毛在眼睑上颤颤地抖了一下。

 

一号线的列车间隔不长,邱非留白了半天,下一班车应该快要来了。

时间紧迫,可偏偏自己到现在都还没能说清来意,邱非心里着急,但越急头脑里就越乱,平时学校里练得好好的逻辑思维、说话的艺术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他感觉地铁闪着亮黄色的车头灯已经带着风要来了,邱非喉头一紧,不管不顾什么话都行反正先发出声音就好:

“能不能留一个QQ号?xx教育的英语教学……蛮好的……”

 

蛮好的……

好的……

的……

 

邱非想哭的心都有了。

都怪刚才那推销员叨叨了太久,他满脑子的xx教育好xx教育妙,没想到口不择言,竟是把这话给说出来了。

乔一帆也愣得不行,他没想到这小孩年纪轻轻就已经要帮着家长打工卖安利了。

第一次做吧?瞧他可紧张了。xx教育他听过,上周还听班里同学说在地铁站被安利了许久。不过光留个QQ号有什么用啊?安利哪有这个样卖的啊?

乔一帆心里想了不少,见这小孩一脸悲痛欲绝,颇有要拊心泣血之势,不由得心一软,赶忙答应了下来。

 

“这小孩也真可爱,明明是他问我要的QQ号,结果竟连纸都不带一张,我只好撕一张单词本的白纸下来。你说他逗不逗?这样卖安利xx教育迟早要完的啊!”

乔一帆说到有趣的部分,脸上眉开眼笑。

然而听者邱非红透了一张脸,他这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当年在乔一帆心里竟是留下了这么一个智障形象。

 

所以就说,传销组织要不得啊!

瞧瞧xx教育对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TBC

评论(4)
热度(36)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