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天才枪手/考试组] 兔子与鸢

*考试组Bank(班克)×Lynn(琳)

*二刷完电影乱写一通的单箭头

*手速太慢,终于产粮成功,立志当考试组tag第一人!(喂

 

<<< 

 

天正热。

被削卷去三分之一的木头铅笔落在平摊于桌面上的草稿纸发出沙沙的两声,纸张角落的位置倏地划上了几道斑驳的铅印。而后,那笔尖时不时地磨蹭到稿纸,那一小片阴影似的图案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扩散得越来越大,可笔与纸的主人却仿佛浑然不知。他一手按着习题,另一只手捏着笔杆,呆坐在那里任凭调皮的笔尖在小小的桎梏里四处乱窜。

Bank的睫毛颤了颤,却并没有回过神。

此刻他正在和3班的Lynn一起准备“天才少年”的电视直播竞赛。

 

Bank和Lynn分别为1班与3班两位不证自明的学霸。

“GPA 4.0”或是“第一”对他们来说早便是习以为常的“应该”。他们或也会因为状态不好导致临场发挥不佳,然而状态佳与不佳的区别,至多也仅能从他们提前交卷的时间上来窥测一二了。

他们两人并没有什么交集,本来其实也并不相识,然而两位神坛人物考试永远满点的不败传说透过同学们的口不知不觉早响彻了全校上下——隔壁的隔壁有一个和自己一般厉害的对手,——没用上几场考试的时间,Bank和Lynn便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过,不论两人先前私交如何,在需要曼谷增智学校最高战斗力为校争光的这个档口,他们即便不乐意也定是免不了要好好接触熟悉一番了。

两周前,校方毫不犹豫地决定,“天才少年”的这个知识竞答节目,将由11年级的Bank和Lynn代表学校参加。校长甚至亲自来和两位同学作了商量,于是即日起每周二三四下午放学后的时间,都将是两位选手集中背诵刷题的备战时间。

从来没有认真注视过Lynn,甚至对对方仅有的印象还是源自那副挂在教学楼正面宣传奖学金获得者的巨幅海报——这么样的少年Bank此时却惊然觉得,自己面对这位Lynn同学,怎么总是要做出一些他自己想不明白却控制不住的举动?

 

自己的身高好像并没有Lynn高。对此,男性的自尊稍微有点作祟的Bank只好故意在和女生并肩的时候拼命挺直身体,把平常总是弯曲蜷缩着的脊梁平平整整地舒展到极致,借以把并不怎么明显的身高差更加缩短上几厘米。

Lynn的洗发水很好闻。扎得高高的马尾从自己侧脸溜过的时候,一股沁人心脾的果香味总是霸道地硬要钻进Bank的鼻腔。一直帮忙打理家里洗衣店的男生为此怔忪,然后他不明缘由地,总会在需要训练的日子穿上用香味柔软剂漂洗过的衬衫再过去。

还有,Lynn的手臂很长。她伸手穿过面前预备取什么东西的时候,心猿意马的Bank总是忍不住要把眼睛追着她的手腕看过去。

……

 

“Bank不对吧,这道题的这个条件应该只是个陷阱,它不能加到运算步骤里的。”

“嗯?”Bank终于回过神。他刚刚嗅着自己衣领上的味道思绪飞到了窗外,他根本没关注题干,只是随手按照一般的套路直接排列组合着演算了。

“啊,是错了。”Bank看着自己恍惚中写到草稿纸上的列式失笑。他执起橡皮,抚住纸页用力地擦了起来。

Lynn把这些都看在看里。她皱皱眉头,侧过脸试图看清男生的状况:“Bank你还好吗?不然我们今天就到这?”

“不——”Bank抬头摇摇脑袋,视线收拢回练习册然后在题干的陷阱条件上打了个括号,“再来。”

他怎么可能轻易认输。

 

Bank一直有一种感觉,尽管比赛备战一直到今天也并没有开始几天,但Bank却能肯定地捕捉到,自己同Lynn相性意外的好。

不仅仅是单纯地能可以好好相处而已。对学习的认真、对未来的坚定、对家庭无比虔诚的态度……这些无一例外,都让Bank暗自惊叹世上竟然会有一个人和自己如此别无二致。

Bank一开始把这种契合归结为同为拮据家境出身的亲近感。或许不怎么优渥的家庭确实更加容易造就他和Lynn身上的这些特质吧。

可是备战期间两人时常进行的答题比赛却让Bank生出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兴奋。他想要胜过Lynn,想要把不再唾手可得的胜利攥进手里。

原本只是为了母亲,为了出人头地,他拼命学,在身体和精神都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咬得嘴唇出血也要学下去,但和Lynn这样面对面的竞争之后,想要胜过她的念头像是一种强心剂。

胜利后的狂喜、落败后的颓然都让Bank感到无比的刺激,让他不禁就跃跃欲试。

而他知道,Lynn也一定是这样认为的。

 

“Bank,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像小动物?”按着自动铅笔,Lynn说道。

“什么?”男生停下笔,不解道。

他看着Lynn,从她小巧又漠然的五官中读到了一点狡黠。

“嗯……就像……”她伸过手去,长长的手臂和纤细的手指突然就靠得很近。Bank猛地合上眼,额发颤了颤含起脖颈急着往后一缩,“你看,就像这样、这种时候。”

Lynn笑了笑,敛起手指拿过Bank手边的橡皮擦。

小动物?

Bank皱眉,哪种小动物?

仓鼠?兔子?鸡仔?

这些以可爱著称的毛绒团子他哪个都不喜欢。

但如果要把Lynn比作动物,他首先会想到的是鸢。——燕尾鸢。

他曾在自然百科绘本上见过,这种鸟的羽毛黑白分明,尾巴黑色、分叉很大,像燕子却远比燕子凶猛。它是一种中型猛禽,以昆虫为食,也吃蜥蜴、蝙蝠、鼠类和蛙这样的小型脊椎动物。

它真是像极了Lynn:带着温和、无害的特征,却真真凶狠、锐利、一击必杀。

如果自己在她眼里是一只孱弱的小动物,那是不是就是说,她会预谋着在将来的某一天要把自己连皮带肉地全部吃进肚里?

<<<

 

Bank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后背发烫,皮肤上一层热腾腾的汗渍似乎是把他从睡梦中叫醒的罪魁祸首。

他抽着气支撑着身子坐起来,房间里的窗帘只拉上了一半,借着打进玻璃的月光,他辨认出墙壁上的旧挂钟指针指示出3:35的时间。

凌晨三点半。

Bank叹了口气,胡乱揉了揉眼睛便下床摸索着准备去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他喝了奶茶会睡不着。今天入睡时的历经艰难足以佐证这一点。

那杯万恶的奶茶来自Lynn的好朋友Grace。今天的比赛准备刚进行到一半,这个全校闻名的“舞台剧巨星”便从门背后探进一个脑袋来。

她说:“来探班啦!我给Lynn和Bank你们带了奶茶,你们一边喝一边学吧!”

她走进教室把塑料袋里的两杯奶茶分别放在两人面前,热络地替他们用吸管扎破密封膜,脸上挂着的是糖甜如蜜的笑容。

 

“做什么?”

“来给小Lynn老师加油呀!”

 

小Lynn老师?Bank默念。

然后不等他说话,Lynn把其中的一杯奶茶往自己的面前推了推。她说喝吧,别和Grace客气。

Bank微愣,却是依言真的喝了。很甜。

和Grace的这张笑脸一样,甜得有点齁人。

 

上完厕所回来Bank躺在床上仍旧睡不着。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他干脆从床上又爬下来,拧开台灯把辅导书拿出来翻了开来。

索到之前在看的页数,Bank发现教参第三十二道例题上被自动铅笔细细的笔触轻悄悄地打了个圈,旁边还有一句备注写着“五分钟”,显然都是Lynn干的。

他想起昨天自己在等她从班里过来的时候正在看这本教参,写了一道题用了七分钟,她一进门自己刚好放下笔。

Lynn问等很久了?他摇摇头说刚做了一道题,七分钟而已。

后来自己被老师叫出去,Lynn便抬头问自己能不能看看教参。

Bank自然说好,之后忙得脚不着地便一直也没再翻开过。

这人果然也是这么争强好胜的。

Bank左手的手指移到第三十三题上,嘴边却忍不住笑了。

<<< 

 

“天才少年”的比赛一晃便到了跟前。

以前也参加过无数次或大或小的各类比赛,可Bank觉得似乎没有任何一次比赛让他像这次这样紧张得浑身都在哆嗦。

“再背一遍正余弦公式?”Lynn倚着墙壁,两只手背在身后轻声向男生提议。

Bank点点头,凑过去闭起眼睛,他一句Lynn一句流畅地背诵了起来。

记毕,男生松了口气。惴惴不安的胸腔终于填进了些许镇定,他睁开眼,眉头松开视线划过Lynn的额头,却没想到就这样同对方未带笑意的眼睛不期而遇。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跳一下又乱了。

 

他逃似地扔下一句要去厕所便拔腿就跑,双手重重扶上水池边缘,令人将近窒息的眩晕卷着漆黑的云浪翻滚着乌色的花朵朝他奔涌而来,身体一下被关进无休无止的失重里,然后紧张冲进腹部,可怜的胃被冲击得七荤八素翻江倒海。

“咳、……”Bank敲了敲自己的胸膛,他打开水龙头掬了一捧清水,狼狈地灌进口腔把里面的浊物全都漱了出来。

太该死了,这种一紧张就忍不住要呕吐的体质。

Bank抬眼看了看镜子里不堪入目的自己,实在是太逊。额发吸足了汗水滑稽可笑地粘黏在一起,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红通通的颜色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只撞到了树干的蠢兔子。

裤子口袋里有东西硌得他不太舒服,Bank伸手一摸,原来是忘记别到身上的名牌。

 

“真想听一会儿钢琴曲。”Bank对着“红眼兔子”样的自己喃喃自语。不知怎么地就想到,昨天和Lynn经过音乐教室的时候这人还对着教室里的黑钢琴出神发了呆。

 

Bank知道Lynn办了古典钢琴教学课,从学校打印机里印出来的黑白传单他也曾拿到过一份。

如果不是家里并不能负担得起一架昂贵的钢琴,Bank私心其实也是想要学会弹琴的。

女生在音乐教室门前停住了脚步,男生跟着她也站定。他偏头望了望她:“你想弹钢琴?”

Lynn一愣,随即收回了目光:“……没有。”

Bank动了动手指,然而却并没有急着离开。

他觉得弹琴和画画应该是一个道理,都会一得空闲手指就不禁闲得发痒。画画的想要抓起笔在纸上涂个几笔,而弹琴的看到钢琴,应该都会想要坐到凳上奏上一曲的吧。

他于是局促地挠挠脸颊,这种近乎于关心与熟稔的对话对他而言实在不怎么熟悉:“你弹吧,去见校长还有一刻钟,来得及。”

Lynn仍旧沉默着。她看了看男生似乎想要说什么,但目光又触到钢琴,稍一迟疑,还是点了头。

她推开门踏进教室,只是手里偏偏还牵住了Bank的手腕。

“一起坐吧。”

琴凳的空间的确足够容下他们两个人并坐在一起。

 

来不及等Bank有所拒绝,身边的Lynn已经在黑色白色的琴键上跃动起了指尖。

男生辨得出这首曲子在自己考前专用列表里占有一席之地,曾经无数次抚平自己负面情绪的旋律从从容容地在周身蜿蜒、展开、柔软却磅礴地淌过。

 

Bank不敢看Lynn的侧脸。他觉得直勾勾地盯着女孩子的脸实在不是什么礼貌的行为。

他当然不会承认其实这是自己太过害羞,Bank把目光停在Lynn的手指和腕上,看着纤长的手指弯曲成妥当的弧度,看着手背上的经络起起伏伏,驱动着五指完成每一记轻重合适的按压。

真好看啊。

Bank不禁想。

 

然而“好看”这个字眼却像是一簇摇曳晃动的火苗,它猛地烫到了Bank的脸颊,热得他恍恍惚惚竟伸手捂住那两片温度反常的皮肤。

“走吧。”Lynn的声音。

Bank仰起头,看到对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起了身,视线微垂正迷茫不解地看着自己。

喉结下意识地上下滚了滚,他唇齿轻启,声带含含糊糊地震动了起来:“弹得很好听,不愧是……小Lynn老师。”

 

 

乱想了一气,当Bank从厕所回来的时候他终于不再那么紧张了。

Lynn仍是靠在墙壁上,她见Bank回来,停下鼓着掌的手在主持人的串场声里说了话:“紧张?”

她直起身,走到了离男生不足一臂的位置。

“没必要的,”她抬手碰了碰Bank的手背,扬起眉毛的表情显得她格外生动又活泼,“这些问题难不倒我们的。”

Bank垂眸避着Lynn的眼睛,“嗯。”

他吞下卡在喉咙口的那句“你才是别紧张”,从Lynn那只又冰又潮的小手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没有什么能难得住我们。”

 

Lynn顿了顿,从善如流地耸了耸肩膀。她随口拿映入眼帘的小污渍揶揄起了对方,重新抬起手,指尖留在了男生的发间上。

 

 

如果竞赛结束,自己有没有可能还和Lynn做朋友?

Bank微眯起被女生的手掌靠近了的眼睛,痒痒地、忍不住这样想道。

 

(Fin.)

评论(22)
热度(144)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