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BG丢在子博:西祁。

[天才枪手/班琳]Fifty shades of Bank 3

*原作结局不改向,黑化班注意

*和秋秋 @Gardenia 为了开车而开车的联文

*开车前废话超级多向(好啦这次是我 开个玩具小警车)

*先说好,这是一辆没有喷漆没有车尾的废车,不要期待它太多


<<<


酒吧的那一夜度过去,Lynn这几个星期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学校的工作一日既往,充斥着的都是些林林总总的琐事。无非就是班里哪个调皮的小孩又弄坏了实验室的器材,或者哪个成绩不尽如人意的小女生哭哭啼啼地来找自己谈心。

Lynn对这些事情也算是习以为常,麻烦总还是麻烦的,但早也不会因为这些再手足无措。

补习班仍旧有条不紊地继续着。她从未觉得自己做的事是正确或是伟大,但就结果而言,至少她让那些可怜的孩子免受他们老师毫不怜惜的拳打脚踢了。何况她不是帮助他们作弊,她只是——

好吧,她只是让这场蓄谋蓄意的作弊变得不那么引人注目了而已。

可是她需要钱,孩子们需要成绩,无论怎样这也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后的办法了。她没有办法停下。

那封匿名的邮件自第一封后也没有再来过第二封。Lynn在那之后也尝试过去调查对方的发件位置和IP地址,她原本怀疑是学校里相识的教师所为,但无奈那人的反侦察工作做得太好,一连好几天追查下来,她仍是一无所获。

虽然很让人匪夷所思,可对方的目的似乎不在于要威胁自己。——至少不是想要从她身上立即索取到什么东西。那人好像只是想要联系到自己,要叫她的脑子里存进他那一颗定时炸弹。

既然如此,她便也只好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

 

一夜的放纵似乎重新给Lynn注入了力气,她沉着又冷静地应对着一件又一件新的麻烦事儿,鲜少再会有先前那种急躁到近乎崩溃的失态。生活几乎又要回到正轨,时间流得太急她差点都要将这个把她从深渊边救回来的男人抛却脑后了,可此时此刻,他竟就又这么云淡风轻地出现了?

 

一时间,Lynn连后腰都是僵住了的。

“你怎么会知道……”她把视线从和Bank相触的对视中抽了出来。女人望了望父亲,对方脸上的欣慰和小促狭让她不由得心虚起来。

不是你想的那样啊爸!Lynn在心里急得跳脚。

眼睛重新扫到Bank脸上,这个坐在座椅上扭着身子的人似乎还嫌他现在的姿势不够累人。他朝她眨了眨眼睛,牵出几道细纹的眼角仿佛掉出了一小颗星星:“上次还是Lynn你自己告诉我说叔叔生病了的,怎么?才几天没见就忘记了?”

女人心想那天我伏特加上头醉成那样哪还能记得自己说过什么,表面上却碍于父亲在场,挂起假惺惺的客气笑,“我说过?”

Bank微收起颚抖着肩膀轻笑了两声。他转回脑袋故意委屈巴巴地道Lynn“太无情了”,话和笑却是对着病床上Lynn的父亲。

“你这丫头,小Bank说你们几个礼拜前碰巧遇到还叙了旧,人家工作忙里偷闲特意过来看我,你倒好,直接把见到面的事都给忘啦?”

Lynn动了动嘴唇想说这都哪跟哪儿啊。但难得父亲露出这么释然又愉快的笑容,她心里一动,什么反驳和争辩的话都不舍得说出来了。

她把肩膀上的包顺着手臂滑到手肘,脚下慢吞吞地挪着步子走到床前唯一的一张座椅边。Bank仰起头笑笑地看着自己,笑里带着点不好意思,Lynn猜是为了他刚才故意捉弄自己的抖机灵。

女人叹了口气,身体放松下来也对Bank回了个微笑。她往病床靠了靠想和父亲随便唠两句家常,倒是没想到拎包被男人轻轻地扯了一扯。Lynn垂眸看过去,Bank恰好伸过手来握住自己起身给她让了位置。

“你坐吧,赶路辛苦了。”

男人起身时候带起的香水香让Lynn不由得有些脸热。她点点头不多说什么顺从地坐了下来,可屁股刚一沾凳她这可敬可爱的老父亲就立马开口赶起了人:

“你坐下来干什么!起来起来,和小Bank一起吃晚饭去!”

像是怕Lynn顾虑自己,病床上的父亲话音未落就迫不及待地又补充了一句,“小Bank陪了我快一下午,我也聊累了。你别在医院耗时间,跟人家出去走走吧。”

“可是我是来拿脏衣服回去洗的啊,这些衣服明天又要带回来给你,我怕我再出去吃顿饭就来不及了……”

Lynn也觉得为难,她倒真不是抗拒和Bank共进晚餐。对方怎么说都是在帮自己,别说是一起吃饭,她觉得这顿晚餐应该要算在她的账上才符合情理。只是她毕竟还带着任务,衣服能晾干或是不能又不是她愿意或不愿意就能左右的。

房间里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忽然都没了主意。

 

“不然……我先回家一趟,晚饭之后再约?”最终还是Lynn先拿出了方案。她想反正洗衣服也需要时间,回家后先把洗衣机驱动起来,之后只要用完餐不要在外面耽搁快些回来晾出去,应该还是能够赶得及。

Bank闻言也点点头,不过他对女人的话好像是有什么误解:“那我先送你回家。你没开车来吧?”

 

“没……哎等等,为什么你也要去我家?”

“不然我去哪儿?”

“你留下来和我爸……”

“别,你们都出去,我准备睡一会儿。”

“……”

 

Lynn拿这位老兄没辙。

有什么比强行想助攻自己女儿的老父亲更加难搞的生物吗?没有。

女人头痛地闭了闭眼睛,一旁的Bank人畜无害地背着手站着。她睁开眼睛站起来,四根手指拢起来拍了对方的手背一记,“走了!”

两人对春风满面的父亲认真道别后便一前一后跨出了病房。

 

 

滴嘟滴嘟”——玩具警车来了。

长图前面是不知道敏感在哪里的废话,真车短到令人窒息。


TBC


评论(8)
热度(46)
  1. Gardenia亚南国。 转载了此文字
    南车速比我快多了大家来欣赏一下🙊🙊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