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3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流星雨般的OOC

前文:1  2

 

 

安迷修说走就走,留下雷狮一个人兴致缺缺地对着做到一半的换土工程。

他抬手扫了扫自己的指尖,甲缝里果不其然,深深浅浅卡进了深棕色的污渍。

“啧。”

他感觉到麻烦,恶狠狠地盯着脚边的狼藉无言了好一会儿。

其实他大可以到此为止甩手不干,答应了老奶奶料理盆栽的傻蛋又不是他。他纯粹是因为安迷修才愿意大清早地去碰这些不好清理的土屑。这倒也不是故意要做什么献殷勤的蠢事,只是单纯地,对这种不同于自己的寻常生活——有一点好奇罢了。

雷狮把新的盆栽盆拉近又推远,思绪断断续续地延续着,发了许久的呆,终于还是再次把手指插进了松散的泥土里。

 

接下去的工作雷狮依旧轻车熟路,他预估着时间,发现或许不用等安迷修回来就能结束这遭麻烦事。

不喜脏污的Alpha看着身上泥泞不堪的睡衣心生嫌弃,这虽说不是自己的衣物,但他也忍受不住就寝时的衣服沾满了泥巴就这样黏在自己身上。

雷狮甚至懒得多想,直接把安迷修套在自己脖子里毫无作用的围兜和纽扣式的上半件睡衣悉数脱下,他草草的将两件东西叠成小块,放在安迷修刚才坐着的小板凳上,打着哈欠继续起了手里的工作。

 

“那、那个……”有怯生生的女孩声越过矮篱笆响了起来。雷狮抬头一看,辨认出那是一个发丝乌黑的Omega。

他横眉一挑,本是要示意对方有事说事,却不想女孩身体一颤,缩成更加小小的一团。

年轻的Omega本就不敢靠近陌生的Alpha。何况眼前的这个Alpha不仅从没见过、裸露着上身、看起来充满力量与破坏力、还有一种昭然可见的不欢迎萦绕在他的周身。

“我、我我想把蔬菜送给安迷修哥哥,请问……”

 

送蔬菜?给安迷修?安迷修哥哥?

雷狮抽了抽嘴角。他搞不清这算是什么状况,只好说着自己可以代为收下的话,一边看向Omega捧在怀里的蔬菜篮子。

送出蔬菜的年轻Omega很快喜笑颜开,她雀跃地和雷狮道别,一蹦一跳地离开了视线范围。

雷狮迟疑着把手里的篮子放到地上,他不禁有些好奇安迷修和这名Omega的关系,可没有时间给他仔细琢磨,笃笃两声敲击声又捕获了他的注意力。

“安迷修先生在吗?上次他发过牢骚说很久都没吃过鱼了。”

这次是优雅、貌美的Beta。

 

迷茫的Alpha愣愣地接过两条新鲜清理好的鱼。

这家伙连Beta都吃的吗?

但很快,雷狮再也没有了空余来考虑安迷修。

 

清晨刚摘下的菌菇。

做成甜品派的胡萝卜。

没有打过蜡的红苹果。

甘甜爽口的清泉水。

……

雷狮还没来得及在板凳上坐下,其他的不速之客便络绎不绝地找上了门。

 

不出一个上午,安迷修的院子里便堆满了各种生鲜食物。

雷狮的换土工作只差个收尾,但打扰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他一边应付一边还分出些心思思考八卦,结果竟是待到安迷修气喘吁吁地回到家都没能结束最后的工序。

 

“哎?还没弄好啊?辛苦了,剩下的我来吧……”

像是经过了一番长途跋涉的安迷修抓过地上装在玻璃瓶里的泉水便往肚子里灌。他喝得太急,从唇瓣漏出的水珠落在胸口三两滴,打湿了他的衬衫,印出几块半透的印迹。

“呼——”安迷修用手背蹭了蹭嘴角,手指动作两下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太渴了。”

雷狮全程望着他没有移开眼,骑士先生这才缓过神,瞥了眼周围丰收似的食物却好像早就习惯了一般。

他没有把注意力放在果蔬上,倒是对着衣冠不整(如果单单一条睡裤还能算是有衣冠的话)的Alpha,安迷修好笑地用手指指背敲了敲对方饱满的胸膛:

“脱什么衣服啊?”

他等着雷狮朝自己丢个白眼或是再说句什么叫人不快的回嘴,却没想到这人并没有这么做,反倒是自己没有收回的手指被那只干燥却滚烫的手掌钳制在掌心。

“……怎么?”

面对自己的问句,对方仍旧选择不理。

安迷修试图挣脱这种桎梏,可Alpha却将他握得更紧。雷狮收手一拉,两人的距离一下就被缩得更近。他缓缓抬起空闲的左手,拨开安迷修的发丝将指尖停在脖颈后面的一小块皮肤上。柔软的指腹在那个位置暧然地摩挲着,像是在寻觅什么被埋藏在骨肉里的秘密。

雷狮绸缪又流连的动作像是一种温存,他的拇指指尖时不时掠过耳垂,酥麻从那里生出又延伸到后脑和腰。安迷修的体温高了些,不知是因为畏羞,还是Alpha带起的气氛所致。

指甲突然发狠似地掐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刺痛让安迷修反射性地一抖,他倏地抬起头想要发作,他甚至有些不满这人怎么就这样破坏掉了暧昧又浪漫的气氛,可雷狮手一放,却在这时候松开了他。

“看起来你这个骑士还挺受欢迎的嘛。”他恢复了寻常时候总喜欢挂在脸上的嘲讽表情。

 

安迷修顺着雷狮的视线读懂了他的所指。这些食物一定是自己帮助过的人送过来的回礼,他刚才不在,想来是雷狮代替自己谢过那些可爱的人们了。这么想着,心里不禁烘暖了一块,安迷修捂了捂自己被无辜伤害的脖颈,决定不去和怪里怪气的Alpha置气。

“所以就说啊,正义的骑士无论在哪儿都会受到爱戴。”

“嚯。”

雷狮未置可否,脚跟蹭在地上神游了一会儿,突然捡起一块胡萝卜派忽地就塞进了安迷修的嘴巴里。

安迷修被噎得够呛,他努力地咀嚼吞咽着,尝试未果后只好艰难地伸手去够刚放下没多久的玻璃水瓶。

“咳咳、咳……雷狮你是想杀人吗?”

先是被没有理由地钳住手摸脖子,然后又被没有理由地喂食了一大块充满酥皮的胡萝卜派,Alpha的不讲道理安迷修不是第一回尝到,但却是第一次对对方的古怪有了刨根问底的念头,“你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装什么装?三番两次痛下杀手,你对我到底有什么意见?”

 

雷狮抿着嘴沉默了起来。

他当然对安迷修没什么意见。

安迷修的这个问题他回答不了,因此他只好说:

 

“我没洗手。”

“啊……?”

“换盆到一半,我还没洗手。”

“我靠雷狮我翘里妈!”

 

自己逼得这正人君子都骂了脏话,这波倒是不亏。

雷狮扯着嘴角笑笑,就看着安迷修一会儿疯狂漱口,一会儿又抓起自己脱在板凳上的睡衣用力地磨蹭他的后颈,模样滑稽得不得了。

 

“安迷修你一直在这儿的吗?”看好戏的Alpha心情好了一点,眉头舒展开一些,他抬手,把手指上的污渍又蹭上对方的脸颊一点。

“你别碰我!”安迷修一掌拍掉雷狮在自己面前晃悠左手,实在嫌弃得紧。

“没有一直,”狼狈的骑士举起玻璃瓶往嘴里灌了一口泉水,抹掉脸上的泥土又整了整衣领,终于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才重新朝这个烦人精看了过去:“我来这儿才刚刚一个礼拜。”

“才一个礼拜?”雷狮不由得吃了一惊,“区区一个礼拜你是怎么钓到那么多Omega和Beta的?”

“什么‘钓’,你用词就不能好听一点吗?”安迷修俯身把地上的各种食材一一拾到怀里,“这个国度的人民都很友善,只要给予过善意他们便会加倍成倍地回报。”

他看了看自己满怀的东西和地上还剩一大片的食物,Alpha抬着眼皮睨着自己,他于是走近雷狮,毫不犹豫地把它们全都堆到对方的怀里,“这里真好。”

安迷修对自己国家不遗余力的赞美让雷狮十分受用。他顺意抱住对方塞过来的东西,笃悠悠地跟在他身后,他接着说道:“原来你不是本国人。”

“不是。”安迷修无奈地笑了,“我喜欢世界旅行,好几年前就离开家开始周游世界。旅行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世上形形色色的人太多了,我甚至都能说从未遇见过两个相似的人。”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特质——”安迷修转过头,碧绿的眸子闪着神采奕奕,“就像雷狮你啊,虽然总是显得讨厌,但时常下意识地对他人温柔还总喜欢找个事情掩饰过去的别扭性格,大概全宇宙都碰不到第二个这么傻的了吧。”

骑士的眼睛里满是盈盈的笑意,雷狮分不清这究竟是算夸赞还是揶揄,只知道这人此时的眉眼赏心悦目,嘴角边有一小粒酥皮碎屑在清理时被他漏了过去,颗粒随着说话的动作调皮地上上下下,碍眼又可笑——

让人忍不住想吻下去。

 

“安迷修。”Alpha的视线反常地柔了下去,“下次可以考虑一起。”

 

 

TBC

Kya!我好喜欢雷总叫安哥名字的时候直来直去单纯不做作哦——(管你去死


评论(9)
热度(156)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