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4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虫洞穿越般的OOC

*搞一个事情?

 前文:1  2  3

 

在安迷修据点借住的一小些时日每一分钟都那么波澜不惊。这名骑士一定是有魔法,不然怎么能有本事把日子变得平淡却富有生气。

雷狮此时正百般无聊地呆在厨房外面等着安迷修完成今天的晚餐,他被勒令禁止踏入厨房重地,还被威胁要是再敢火烧厨房就把他的枕头铺盖全都丢到院子里喂狗。

虽然不动手干活完全合了他的心意,但非自愿而是被强制的限定总是让心气高傲的Alpha要产生些逆反的心理。于是雷狮每次都要在安迷修开始洗洗弄弄的时候也摸到厨房边去,幼稚地寻觅机会好得空溜进里面气一气安迷修。

 

事情原本还不是这样的。

雷狮打了个哈欠,随手把玩着安迷修其中一把呈出蓝色的佩剑。——他是第一次知道世上原来会有愿意交出自己佩剑的骑士。

无意间展示了一次自己在园艺上的造诣后,对方似乎就对自己有了什么奇怪的误解。他大概以为雷狮在生活上的自理能力一定超出了他原本的预期,于是做饭、洗衣服、打扫房间,所有的居家琐事安迷修都渐渐会拿来要求对方帮忙一起分担。

可雷狮以前哪里做过这些事情,他再怎么自由跳脱也到底生在衣食无忧的环境里,最多也就是能够在打架这件事上脱掉些精致的影子。

所以雷狮恶狠狠地皱着眉头对着安迷修音量很大,“喂,谁给你的错觉说我会帮你一起做这些事情?”对方正试图往自己手里塞进一只拖把,而他自己头上顶着个好笑的白色三角帽,握着半湿的抹布神情严肃。

我们得帮房子的主人好好维持它的清洁,安迷修一本正经地说道,他把拖把往雷狮手里又送了送,强势得后者只能不情不愿地握住。

“我没拖过地。”雷狮没了办法,只能头痛地对着忙碌起来的骑士坦白道。但是对方这种时候的乐观向上真是面目可憎,那就试试啊——他道,——很简单的。

试什么试。简单个屁。

雷狮摆弄着手里的拖把杆子烦躁得要命,他留在这间小破屋子里又不是为了干这些的。他的眼睛追着骑士在客厅里溜达了一圈,垂眸又看了看淋了水的拖把头,迟疑着把它按到了地上。

安迷修忙完客厅的除尘工作很快又深入了仓库和卧房客间,当他解决完手里的事情在院子里找到雷狮的时候,这只Alpha正在满脸纠结地和怎么都洗不干净的拖把布条斗争。

“你说以前没做过,但不也干得挺好的嘛。”

安迷修往刚刚换了水的水桶里加进了两滴净化液,他看雷狮对着自己手里的东西发愣,便把小小的容器摊在手心里展示给对方看。

“你没用过吗?这净化液还挺多功能的,能净化用,能润滑机械用,据说因为是纯天然的还可以食用,不过这我倒没敢试。”

雷狮盯着这个小玩意儿饶有兴致,半晌,他突然伸手一捉,直接把净化液抢了过来:“我的了。”

“……你是强盗吗?”安迷修无语地看着洋洋得意起来的Alpha,又气又好笑地叹了气,“你要不去做一下午餐吧,看你这么低能地洗拖把实在于心不忍。”

“但我也不会做饭啊。”

“试试啊,你地拖得挺好的就是不会洗拖把而已。”

 

雷狮这次没有反驳。他也觉得自己把地拖得挺好,做成了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不得不说还真是挺让人心情舒畅的。

雷狮心想或许做饭也和拖地一样容易,反正别人送给安迷修的食物全都料理得干净,只是一个开火炒菜的动作他难道还能做不来不成?

于是Alpha点点头,把水桶和拖把全都留给安迷修,洗了洗手便自觉地飞去了厨房间。

然后啊……

 

然后还能有什么?

厨房成了核爆现场了呗。

 

.

 

“安迷修我听到有人敲门。”雷狮靠在厨房外的墙壁上望着天花板和安迷修扯皮。

他试图用一根食指把骑士的佩剑顶在上面,可惜蓝色的佩剑太难找准重心,雷狮连续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真的?你快过来把蔬菜端到餐桌上我去看看。”锅铲翻炒两下,安迷修迅速把正在烹饪的卷心菜装了盘。

他提醒着把烫手的盘子递给了雷狮,后者发笑,“没人,我骗你的。”

他心想这人还真是天然又容易上当,但安迷修却解下围裙绕过雷狮往门口走了过去,“不、外面好像真的有人。”

雷狮耸耸肩膀,端着卷心菜炒肉片慢慢踱到餐桌旁。

不远处安迷修站在门口,Alpha漫不经心地瞥过去一眼发现他似乎还真的是在和人说话。他倒是意外,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戏言竟还能一语成谶。

嗯?这里是不是不能用“一语成谶”的?

雷狮哂笑着转向半开的房门,刻意压低脚步向安迷修靠近。他本是想吓一下人前装模作样的骑士好让他丢一次面子,却没想到越近一步,心里的古怪就越浓郁了一分。

强大的Alpha不禁皱起了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升腾起来。

他不禁放缓了步调,手里握着骑士的佩剑,微弱的雷电无意识地在金属表面跃动了起来。距离安迷修还有一米的距离,雷狮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他的停顿仅仅只有半秒的时间,雷狮旋即伸手扣住安迷修的手腕,猛地用力将他从门框边上拽离了开来。

倒还真是一语成谶了。

 

“哈!雷狮老大发现——!”雷狮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房门外面炸了开来。

人高马大的巨型Alpha邀功似地用力拍打着身边人的后背,面无表情的矮个子Beta“嗯”了一声算是应答,他波澜不惊的蓝色眼睛越过站位更靠前一些的安迷修,直直就望向了手执剑刃的雷狮。

“三皇子殿下,该回宫了。”

“哈,卡米尔,我还想这次你准备什么时候会来和我来一架呢,这不正好吗!”雷狮恣睢地咧开嘴,紫眸凛冽渐渐扬起战意,“我说佩利,这次花了挺久嘛。”

“还不是老大你这次一点信息素都不愿意放!”金发的Alpha兴奋地几乎要冲进房里,只是碍于卡米尔用眼神制止,他才勉强维持着原先的位置隔空和雷狮喊话,“不过我的鼻子还是很灵的!虽然很弱但还是被我顺着味道找到你了!快啊雷狮老大,这下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一架了吧!”

佩利眼里对战斗的渴望像能够实体化的恶犬一般狂吠起来,卡米尔压低帽檐神情难辨,但他紧攥着的拳头雷狮看在眼里,他知道这回自己的连夜出逃过头得连卡米尔都生气了。

嘿,所以正好啊。

 

“老规矩啊,打赢我或者我腻了就跟你们回去。”雷狮张扬跋扈,嘴上这么说着却丝毫没有准备要走的意思,“不过这次我不会随便腻了,”他道,手臂一扬,把安迷修的佩剑掷还给了骑士本人,“毕竟住在这里意外地感觉不错,我暂时还不打算回去。”

雷狮唤出雷神之锤,称手的武器在跟前比划了两下。像是突然记起什么似的,他把武器的前端指向门外,忽然慎重其事地道:“对了我们出去打,这套房子不能乱拆。”

卡米尔沉默地多看了雷狮一眼,他不记得他们任性自我的三皇子殿下什么时候还会考虑民舍的死活。

他带着佩利往外多退了两步,身后浩浩荡荡的护卫军队挤满了整个院子一直列队到了街道上。雷狮满不在乎地扫了一眼,这群缩在盔甲里的菜鸡对他而言根本构不成威胁。雷神之锤被他搁在肩膀上,锐气腾腾的Alpha歪了歪脑袋,他对许久没有出声的骑士发了话:

“一起吧,安迷修?”

安迷修闻言颤了颤手指,没有说话,甚至一点动作也没有。

雷狮疑惑于身后的寂静,他回过脑袋,看见安迷修紧蹙着眉头一脸不赞同地望着自己,他手里的确握着自己掷给他的佩剑,但他却没有要加入战斗的意思。

甚至,连双剑中的另一把都没有要召唤的打算。

“怎么了?”雷狮不解。

这难道不是应该上演两人携手击退敌人戏码的最佳时机吗?

他虽也不怯于独自迎战,但这回是他第一次即将拥有队友。他对从未尝试过的事物都是好奇的,这次也不例外,他对双剑的骑士能够参战跃跃欲试。

雷狮对这场久违了的战斗期待不少,他甚至乐于承认,他很期待安迷修能够站到自己旁边,好让自己把守护后背的特权交给他一次。

只是安迷修的反应和自己料想的不太一样。

他表情未变,仍旧是一副像是要指责自己做错了的样子。他看向卡米尔和周围的队列,迟疑了一会儿,终于磨蹭地说了话:“你是这个国家的……三皇子?”

雷狮顿了顿,觉得莫名其妙:“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他们是国王派来抓你回去的。所以你说你被家里赶出来——是骗人的?”

“那我总不能随便暴露身份吧?”雷狮应得理所当然。他不能理解安迷修在在意些什么,更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对啊那是骗人的,所以有什么问题?”

“你这样不对。”字正腔圆地说道,正义凛然的骑士再一次皱紧了眉头。他抬眼盯着Alpha,手上一撤,竟把自己的武器完全收了个彻底,“我不会帮你。”

“哈?”雷狮失笑,“不是吧安迷修?没告诉你身份有这么重要吗?”

“重点不是身份。”安迷修说道,目光灼灼,“你既然是皇子就不应该逃出宫殿让别人困扰。你这是不对的。”

Alpha的表情渐渐沉寂下来了。他握着武器的右手紧了紧,却觉得那只手臂好像突然失去了力气。

“拿起你的剑,安迷修。”他命令般地嚅嗫道。

然而骑士立得笔挺的身姿丝毫没有受到雷狮的影响,“如果那天事先了解了情况我是不应该帮你的。”他像是没有看见那对黯淡下去的紫色眸子里大片的失望,安迷修双手握住拳,摆出不会再执武器的姿态,“我不会为你执剑。”

 

雷狮终于是沉默了。

 

脑海里不禁想起这个愚蠢的家伙第一天说过,他不会成为守护强势者的骑士——这般让啼笑皆非的话。

所以他的确是不会同自己并肩战斗的啊。

雷狮哼笑一声,嘲弄讽刺地再次盯住安迷修的眼底。

 

“如果硬是要拘泥一个身份,那真是一辈子都没有可能谈什么实现梦想了。”

 

——安迷修,下次可以考虑一起。

——哎?莫非你是说……你愿意加入和我周游世界的队伍?

——只是暂时决定参考你的路线给自己放个假而已。

——行啊!一个人的跋涉实在让人心力交瘁,但是如果有你作伴那一定就会大不相同了。

——哦?会有什么不同?

——因为雷狮是在下最宝贵的挚友啊。

“人生在世,唯一的奢望就是同挚友相识一场,并且能和他携手相伴一回。”话到兴头的骑士露出八颗白亮的牙齿,他清了清嗓子,想对自己的“挚友”比一个拇指,可碍于满怀的食物,安迷修不得不用略带尴尬地笑容代替了他本意要做的动作。

总觉得现在甚至有一种梦境渐渐变成现实的狂喜在,你说呢雷狮?

 

“走了,卡米尔。”紫眸的男人收拢拳头,消失的雷神之锤像是被他故意在掌间捏碎了一般,“不打了。”

 

TBC


评论(7)
热度(159)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