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5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应该还是OOC

  前文:1  2  3  4

 

自己做错了吗?

安迷修回到餐桌边坐下,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愣神。

他只刚刚做出这一道晚餐,桌上只有单调的一盘白绿,其它荤的、汤的都尚且还是准备妥当的素材。安迷修抬手碰了碰桌面,想站起身回到厨房,却已经没有了兴致去完成全部的小菜。

就这样吃吧。

他执起筷子,味如嚼蜡地伸向面前唯一的蔬菜。

 

安迷修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雷狮是皇子,皇子有自己的职责,皇子抛开职责逃出宫殿给手下的人添麻烦是不对的,所以雷狮说谎骗人隐藏身份就是不对的。

他是正直正义的骑士安迷修,骑士不应该助长任何不良风气,所以他不应该帮着雷狮做不正确的事,那么他就不应该窝藏三皇子更不应该帮着他去打来找他的臣子。

道理很简单,理由也很充分,安迷修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合情合理合乎逻辑,雷狮心生不快完全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顺了他的意,不对的是横行霸道的Alpha,是他自己分不清是非辨不明黑白——

脑子里突然出现了这人临行前失望透顶的最后一瞥,安迷修觉得这或许也能算是一种“一眼万年”。

冷寂一眼,诀别万年。

所以究竟为什么反倒变得像是自己辜负了雷狮似的?

视线无意间落到了雷狮因为刚刚洗好澡还没来得及系上脑袋的白头巾,那么巨长的一条,中间还印个星星,不值多少金币,幼稚透顶,戴着严重影响行动,还一天到晚甩到各种器具造成大塌方,偏偏这个傻Alpha还总是把它当个宝贝似的不准安迷修乱碰。

“有必要连头巾都不拿就走的吗?”

安迷修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走过去把星星头巾攥到了手里。

 

<<< 

 

有些事情择日不如撞日,白天不如夜里。

安迷修是第一次做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没有经验也没有计划。理由是一连几天过得浑浑噩噩,骑士终于受不了优柔寡断的自己,全凭拍拍大腿的一时冲动就这么单枪匹马地闯了进来。

他全程都处于一种懵懂恍惚的状态,等到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敲晕了一名无辜的清洁男仆,手里拿着他的衣服,对方正光溜溜地倒在地上。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良心不安的骑士懊恼地脱下自己的外套,他仔细地帮男仆穿好衣服,自己却将那套统一的仆用西服套到了身上。

罢了罢了,他也不是想做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

他只是还有些话想和雷狮说,比如他首先想要解释,他没有一点拒绝守护对方的意思,虽然对方一点都不弱小,还是一个Alpha,但……安迷修觉得他应该要明白自己的意思。

 

把男仆抬到不容易被发现的位置,安迷修终于要开始今天的核心课题了。

他凭借着良好的战斗能力成功潜入了皇宫的内部,他抢……不,他借来这套男仆的装扮用来保证自己的移动万无一失,他已经成功了一大步,剩下只需要做的就是找到雷狮在哪里了。

雷狮在哪里呢?

安迷修闭了闭眼睛,整理好心情,深深地吸了气。

 

.

 

一声异响,雷狮停下擦拭雷神之锤把目光投向了房间的窗户。

外面有人。

诡异的窸窣声让敏锐的Alpha当即作出了这样的判断。

雷狮不动声色,维持着倚靠在躺椅上的动作没有更变,他将武器稍稍前倾,摆成不影响视线又便于攻击的角度,不声不响,锐利的视线紧紧锁定在房间另一头。

来者异常大胆,毫不掩饰地暴露着自己的来意就是要撬开这一扇未被锁死的窗户。他动作的声音响得雷狮都没法装作没有听见,Alpha无语地等待着,觉得自己试图不打草惊蛇的等待似乎都显得徒劳。

如果再久一些他就亲自过去为那人开窗了。

雷狮无声地叹了口气,皱紧的眉头稍稍松开了些。

 

好在那人没有再让雷狮久等。他终于结束响动,小心翼翼地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指托起窗沿,一厘米一厘米地把窗玻璃往顶上抬起。入侵的家伙莫名极有耐心,他撬窗时惊天动地,开窗了却又一声不响。

雷狮耐着性子等着手的主人慢慢显出原型,头发从最顶端的一撮乱毛一点点延伸往下,茸茸的毛发过后,是试探又警惕的绿色眼睛。——尽管现下那人背着光,雷狮实际上无从分辨对方眼眸的颜色。

竟然是安迷修。

雷狮一顿,短暂瞥见了对方后立即匆匆收回了目光。

 

与骑士在深夜的会面并不能说完全是意料之外。

雷狮知道自己离开那间简陋的小房子后必定还会再和安迷修相见,他还有话对对方说,虽然那话说和不说其实都没有什么要紧,但不屑于在心里藏事情的Alpha还是准备在事情平复些后和人把话说个明白。

但是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场“再见”短短几天就来了,并且还是安迷修主动到宫殿来找自己的。

 

“雷狮……嗨?”傻兮兮的骑士和最初相见那次一样,小心试探着向雷狮示着好。他知道对方还在生气,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比初遇那次还要糟糕,傲慢的Alpha甚至连打量自己都不愿意,他目不斜视地继续擦拭自己的武器,仿佛到来的不是安迷修而是一只迷路的小麻雀。

“那个……我有话想对你说。”骑士先生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却并不敢往雷狮的方向靠近。他不是惧怕手持武器的Alpha会和自己开战——不知为什么他就是知道雷狮不会那么做。他没有靠近,只不过是……不想因为自己的存在让对方更加生气而已。

雷狮仍旧不看安迷修,他将雷神之锤翻了个面儿接着去擦它的另一边。安迷修左右为难,包裹在手套里的手指惴惴不安地磨蹭着布料,似乎是出了汗又好像是没有。

 

“我只是觉得扰乱社会秩序不好。”斟酌再三,骑士先生还是决定从最关键的问题开始说起。

他的眼睛望着Alpha,再直接赤裸没有,他下定决心要把想说的说个清楚,他一定要让这人明白自己的主张绝无不对,但在那之前也绝对无意要背叛他。

对此,雷狮果然给了回应:“所以夜闯皇宫就不扰乱秩序了?”

——虽然回应的重点偏得不成样子。

安迷修一噎,刚刚酝酿起来的理直气壮一下没了踪影。

“对于这点我很抱歉,我愿意事后接受惩罚。”骑士摸了摸鼻尖,局促地抿住薄唇,“我觉得过意不去,”他垂下两只手,诚恳却自责地望着雷狮。

“因为或许……我的行为准则伤害到了我的朋友。”

雷狮的动作几不可见地多了一个细微的滑动。他没有抬头,但是骑士的视线却让他有些如芒在背。

“我愿意站在你的那一边,”安迷修继续,他终于忍不住朝Alpha靠近了一步,语气坚定,“不违背正义,我永远是你最坚实的后盾!”

 

他竟然说“坚实的后盾”。

一时间,雷狮差点没忍住爆笑。

安迷修果然是安迷修,还真是会用古早的词汇说些肉麻又直接的蠢话。

他偷偷把眼皮朝上面掀开一点,表面上仍是爱答不理的高冷模样,实际却是暗自用隐藏得很好的目线注意着安迷修。

 

可他的伪装实在太好,以至于心不在焉的骑士全然没能捕捉到他的在意。

“所以……”骑士先生顿了顿,因为他看见隐在阴影里的Alpha对于自己至始至终不为所动。

嘴唇嚅嗫着动了动。跟在“所以”后边原本是一长串澎湃又极富感染力的激情演说,那些东西安迷修甚至不用打腹稿就能把那些关乎信仰和坚持的话语说出来,——可雷狮不在乎。

安迷修坚持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颓然下来。

他挽起一抹苦笑,第一次让一件自己决心要做的事情半途而废。

没用的。他想道,这个人是不会被自己说服的。

无论他再怎么自信于自己的口才,但倘若雷狮只字不听,一副巧舌如簧又能拿他怎么样呢?

骑士先生的喉结上下动了动。他提前尝到了失败的涩果,此刻的心情仿佛如石若铅般的沉重。无力地抹过发干的眼角,他觉得双目难受得连睁着都觉得吃力。

 

“所以……我算是来道别的吧。”话锋一转,安迷修把原本没有打算说的话接在了“所以”的后头,“我只是想说,我应该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他打算离开这里,启程继续他周游世界的下一个目的地。

这个决定可能和雷狮有一点关系,因为假如没有遇到这人,骑士先生可能还有兴致会在这个可爱的地方再多住上十天半月。

但即便话是如此,无论怎样,他终究还是会离开的啊。

那么是早是晚,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吧。

 

话言至此,雷狮的神情终于松动了,他抬起头望向安迷修,有一些好奇这人此刻会是一副什么样的神情,但对方耷拉着脑袋,正好没能同他四目相觑。

安迷修扶了扶窗,这回没费什么力气一下就抬起了实木的窗户框,他轻轻泄了口劲后完全背过了身,他没有再去看雷狮,挫败感和无力感足够压低他的头颅。

 “那……我走了。”

偷渡而来的骑士弯下身,他准备从二楼的窗口跳到地面上离开了。

 

“喂!”

 

一言不发的Alpha视线锁着他忽然动了。

像是在刹那间突然就移动了位置,雷狮一把握住安迷修的手臂,骑士先生的大半个身体已经全部探出了窗户外,双脚离了地,被Alpha这样一拉轻易地就失了重心。

“嘶。”安迷修的肩膀撞在雷狮胸膛把他整个人一起砸到了地上。Alpha倒抽一口冷气,后背的撞击因为多了一个人的体重对他来说也有些疼了。

“没事吧?”骑士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事,虽然实际上罪魁祸首似乎是雷狮自己。他连忙想要起身查看对方的情况,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Alpha抬了抬手桎梏住了自己。

 

是焦急望进了邃不见底的眼里。

安迷修心跳一重,像是被那对饶有深意的眼眸牵走了心智,他竟忘记也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眼睛。

他狼狈地横在雷狮的胸膛,两只手肘同时抵在两颗喧嚣的心脏上头。他知道自己此刻一定是失了智,可有什么能解释Alpha的心跳怎么会和自己的一样快得让人窒息?

 

“你怎么找到我房间的?”偏偏这人的提问唐突又不合时宜。

安迷修一愣,理智终于从一阵意乱情迷里抽离。他仔细地考虑了一下对方的问题,有些为难但没有选择隐瞒:“我……寻着你的信息素过来的。”

“信息素?”雷狮不禁意外,“认真的?”

他把脑袋凑近安迷修的脖颈闻了闻,鼻尖几乎都触到了皮肤。

 

“可你没有味道。”

 

 

TBC

下章大概会发个破车!(递车票

虽然突然期末司机可能要失踪(没关系的没有人在意

 

 

评论(4)
热度(170)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