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6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依旧是欧欧洗的。

  前文:1  2  3  4  5




安迷修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他略显僵硬地望着雷狮,长而密的睫毛缓慢地颤动着。他将左手的肘稍稍用力试图拉开和Alpha的距离,犹豫了一瞬,旋即道:

“当然,因为我是Beta。”

 

雷狮闻言半信半疑地挑起了眉。

审视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这位自称Beta的骑士身上。

他松开安迷修,任凭对方狼狈地从自己身上爬下来,自己却仍旧保持着仰躺着的姿势没有移动:“可你说你顺着我的味道找到的房间。”

 

Beta是没有信息素味道的,他们不会发|情,也感觉不到Alpha或是Omega的信息素,他们甚至不擅长做|爱——没有坚挺有力的性|器,也没有柔软温润的生殖腔,最基础的生理构造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他们清心寡欲的低性|欲特性。可以说,Beta作为第二性别来讲从来都游离于性|爱游戏之外。

可现在面前的这个Beta竟然告诉自己,他是能闻到信息素的?

 

投在脸上的目光咄咄逼人,安迷修被盯得窘迫,于是单手后撤撑在自己身后,鼻尖沁出了不自然的薄汗。

这算是自己最重要的秘密。心思缜密的骑士此刻不由得犯了难。

他很早以前就被叮嘱过千万不能把自己的特殊暴露给任何人知道,因为无论对方是谁,这个秘密的泄露都很有可能给他带来杀身之祸。

可如果那个“无论是谁”变成了雷狮呢。

霸道的Alpha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得知自己能够分辨信息素后似乎更加肆意地把他的味道充满整个卧房。

安迷修被扑面而来的压迫感熏得脸热,他轻易地嗅出了Alpha信息素除了震慑作用以外的那一抹赤裸的情|欲。那情|欲坦荡且不加掩饰,窘迫的骑士只好在心里默记了一遍骑士守则,他不去抬眸看雷狮的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地再度拉长了两人间的沉默。

 

“喂,安迷修。”

终于是雷狮忍耐不下去了这种沉默。他撑起身改躺为坐,锁住Beta的下巴不容拒绝地捉到他的视线,“怎么,不准备回答我?”

颚骨上的钝痛让安迷修本能地感觉到危险。

心脏的鼓动加紧了几分,安迷修抹开雷狮的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就是这样。我是Beta,可我能闻到信息素。”

他说他不明原因,天生就有别于其他Beta。又说这算是自己由来已久的秘密,坦诚布公地告诉别人这还是头一遭。

一席话说罢安迷修就又温顺地安静了下来。他试探似地观察着雷狮,就见他的眼里因为自己的坦诚而消却了一些疑虑,手指摩挲着他被自己拨开的手背,掀着眼皮,随后对着自己缓缓地勾起了嘴角。

 

“那发|情期呢?”

“什么?”

“或许你和别的Beta不一样,是有发情期的呢?”

 

Alpha玩味的浅笑像是刺激到了安迷修身体里的某处按钮,脸皮薄的骑士倏地通红了脸,他赶忙把头摇得额发乱晃,一只手在两人之间抬起拼命地摆动着,“不不不,我不会发|情的。”

 

雷狮显然是对这人开了玩笑。

他毫不在意地撑起身子,轻松地起身拍掉了侧腰并不存在的灰尘。

他伸出一只手递给安迷修,眼里闪着盈盈的笑意,声音如魅如幻:“真可惜,我易感期快到了。”

安迷修正准备交给雷狮的右手因此顿了一顿,他警惕地抬起碧绿的眸子,甚至还来不及掩饰身体在一瞬间露出的戒备和僵硬。

然而雷狮十分熟稔地把他的手指握进了手里,手臂用力,低沉的嗓音在自己起身的途中轻喃了一声“——骗你的。”

 

安迷修当即就翻了一个白眼。他借着Alpha的力道站正身子,叹了口气,思维总算恢复了流畅。

他问:“你刚叫住我是想干什么?”

如果雷狮没有来拉自己这一下,他早已经把这身衣服归还给服务生,离开这座沉闷闷的建筑了。

雷狮一声轻笑看着他一耸肩膀,表现得格外无辜:“叫你带我一起走啊。”他答道。

 

有那么一刹那,安迷修竟然因为对方兴许已经不再怨恨自己而暗暗窃喜。雷狮愿意跟自己走,所以这表示他认可了自己的解释,他们重新恢复了友谊。

这是多么让人狂喜的一件事情!安迷修喉结微动,几乎想要欢呼。

但这种喜悦的情感很快被他压抑了回去。骑士一板一眼地摇了头,他虽不愿破坏刚刚修复的关系,但更不愿助纣为虐地帮助这人有违道义:身为皇子他万万不能抛开责任一走了之。

 

“我说过了,你这么做不对。”

安迷修阖了阖眼睑,他知道自己非拒绝不可,即便这样无情的话语也同样会刺伤他自己,使他感到痛苦。

“啊,是说你所谓的正义。”皇族傲慢的语气被漫不经心地吐进空气。

雷狮重新拾起自己的武器,淡淡地掠过一眼后便笃定地将它收了起来。他慢吞吞地走到窗户边,半开着的窗户时有微动的风漏进来。

虽然这风挤进脖颈让他感觉到凉意,但雷狮没有犹豫,动作流畅地解开了自己呢绒的红袍。柔软的布料顺着Alpha紧致宽厚的肩膀与背脊滑落坠地,他的内里明明只是一件象牙白的丝绸睡衣,可在月光的附着下却好似镀了银的软猬甲。

 

“如果你要谈正义。”雷狮顶着月光,安安然地望进骑士的眼底,“正义难道不是天下之人都拥有平等公平的权利?”

安迷修微愣,不擅长思考的脑袋不禁卡了壳。

“难道不是权利与义务的匹配,自由与不自由的守恒?”

雷狮的话语掷地有声,一字一句都重重地掷进了安迷修的心里。

理性分析下这人说的每一句话都不错。确实,某种意义上「正义」与「公正」等价等同。

但他总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不是雷狮说的话有什么纰漏,而是这个人——安迷修总觉得,雷狮绝不会这么坦荡如砥地同自己谈论「正义」。

 

你否认我的生命同芸芸众生一样在自然界里微不足道吗?

摇头。

你认同我剥去所谓的身份外衣,本质也只是个普通人吗?

点头。

所以你认为我享有「正义」旗下平等的权利吗?

点头。

那么在不有违道义的前提下,我可以从心所欲对吗?

点头。

 

“我作为皇子,拥有普通人没有的权利,所以我必须留在这里履行我善理天下义务。”雷狮敛眸,指腹抚着窗沿,“那……如果我放弃我拥有的权利呢。”

心脏猛然一颤,安迷修张了张嘴,他在一片云里雾里中忽然读懂了雷狮的用意。

“我不当皇子,那总该公平公正,可以跟你离开这里了吧?”

安迷修骑士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觉得呢?”褪去了红袍的皇子重新睁开眼睛,他渐渐离开窗沿慢慢向安迷修靠近。

侵略的信息素突然变得极近,兴许是混乱的Beta太过专注于自己的震惊才没有捕捉到Alpha贴近自己的气息。

下颚柔软的皮肉被两根冰凉的手指温柔地按在之间,安迷修只觉得自己的脖颈因为Alpha的手指被轻微地带偏了角度,而后好闻的香气同时钻进了口与鼻,唇瓣覆上干燥却柔软的东西,接着雷狮的舌侵入了自己,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却狎昵的亲吻。

 

“这下骑士先生一定接过吻了。”雷狮的温度暂离,皮肤却仍旧残留着这人故意留下的气味。安迷修红着脸睁开眼睛,望见一对明亮的紫眸闪着狡黠与得意。

“带我走吧。”他道。

安安静静、笃笃定定。

 

“拜、拜托,你是皇子又不是公主,哪有骑士到城堡里不带公主而是带皇子出去的?”

安迷修结巴着捍卫了自己最后一丁点的无名气势。

虽然他十分清晰地知道,自己早已经没有了拒绝这个人的能力。

 

“……公主就公主,反正带我走吧。”

尽管自诩无论雷狮再说什么自己都会甘之如饴,但安迷修着实没有想到这位老神在在的Alpha竟会愿意自认公主。

他没忍住轻笑了出来,得到了对方的一记眼刀,不由得笑得更加难以自持。

“那么请允许让在下先出去,好在下面接着公主殿下。”

他一边笑一边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他的“公主殿下”扬了扬下巴示意了恩准,于是安迷修终于收敛了笑意,手脚并用又一次试图翻出这扇让他身陷囹圄的窗。

 

“喂,安迷修。”声音在自己向外探出大半个身子后响起,被唤了名字的Beta疑惑地隔着玻璃看过去,只见雷狮双手抱着臂,折射下的光映得这人的眼里似有满溢的柔情。

他道:“我喜欢你。”

 

“欸?”安迷修一愣,抓着窗沿的手指差点松开,“你、你说什么?”

“哈哈,骗你的。”然而不等发懵的Beta梳理好感情,诡诈的Alpha便立即接了下去,“——骗你的。”

刚刚冒出尖儿的欢喜顿时枯萎缩回了泥土里。

安迷修略显尴尬地露出一个笑,双腿继续动作,终于完全爬到了窗外:“我发现你真是很喜欢骗人,到底打算说多少个谎啊?骗子公主?”

 

雷狮笑。他也伸手扒住窗棂,朝窗外边探出了一个脑袋:

“一千零一个吧。”



TBC


让我没有预料到的是,爬个窗户的时间竟挤掉了为爱鼓掌

偷懒了十几天,下一次大概终于能晏成功orz

评论(7)
热度(24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