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9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一点没啥要紧开头不得不走链接,骚里!


  前文:1  2  3  4  5  6  7  8



先点这里


雷狮于是打着哈欠真的上街找起了面包店。这真是他第一次帮别人买早饭,下了楼梯竟还忍不住抬头找了找他和安迷修住着的那扇窗子。

有个姑且能称为秘密的事情他没好意思说出口:安迷修能够闻到自己信息素的这件事情,好像比想象中更加能让他觉得高兴。

而且,昨晚的安迷修是甜的。

 

兜转了片刻,雷狮很快发现了自己要找的面包店。他又打了个哈欠伸手推开玻璃门,叮叮的风铃便随着开门的动作响了起来。

话说回来安迷修那个蠢蛋也没有具体说过要吃什么面包——

雷狮皱着眉头打量着琳琅满目的各种欧包,碱水的、核桃的、果脯的……过于琐碎的选择太多,简直让他一个头两个大。

“真想直接抡一根法棍敲晕他。”

他自顾自地嘀咕道,还惹得刚来上班的营业员小姐姐笑出了声来。

最后他当然没有真的买回一根法棍。挑着巧克力和果仁的各来了一个,雷狮只手抱了一个牛皮纸袋子,笃悠悠地走出了店门。

 

“……你什么意思?”

却不想熟悉的人影就候着自己出来的时机,那人一见雷狮出门便立即站到了他的面前,风铃噼里啪啦,扰人地在身后一直在响。

“三皇子殿下。”

来者毕恭毕敬地俯下身,行完礼后脸上仍带着礼貌却假意的微笑。

他朝雷狮伸过手来像是准备接过纸袋替他持好杂物,可雷狮凌冽了神色,面无表情地拒绝了他的好意。

“你来做什么?”香甜的面包没有掩盖住雷狮的敌意,他的眸里带着审视,问话不紧不慢,却格外的咄咄逼人。

“当然是……来接殿下回宫。”这人的回答同样不急不躁。

他挽了个笑眯住黑洞洞的眼睛,并且像是成为习惯了似的,脑袋总是有意无意地微微低下三分。

 

虚伪。

雷狮不禁冷笑,他简单地把纸袋口叠了两下算是做了封口,然后换了种拿法,仅仅用几根手指捏住被折厚了的边缘。

“帕洛斯。”他带着冷冰冰的笑意道,“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已经不是什么皇子了。”

帕洛斯微顿,紧接着立即回答了“是”。

 

雷狮并不准备和这人多作纠缠。

以前身在皇宫,总是要闹得不欢而散的人除了父皇就是这个帕洛斯,他试图得到的力量雷狮不感兴趣,不仅如此那所谓要得到那些东西的办法他甚至还并不能苟同。

原先碍于自己到底还是皇族的一份子过意不去不能坐视不管,现在他和那个世界完全没了关系,那需要费什么精神和这人多费口舌?

雷狮调转方向,打算直接甩开帕洛斯的纠缠。

 

然而他接着的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却猛地抓住了雷狮的神经:

“殿下就不好奇——那个安迷修吗?”

脚下顿时停住了步伐,雷狮并没有说话,却还是明显地泄露出了自己的在意。

帕洛斯于是笑了,他慢慢踱步绕回对方的面前,脑袋仍旧低眉顺眼地低着,却向是在挑衅似的,用阴恻恻的上目线来看人。

“那个安迷修,可是被多个国家联合通缉的在逃犯呀。”帕洛斯很快揭露了秘密并不打算要吊雷狮的胃口,然而他的尾音愉悦地上扬着,像是为了对方的动摇而雀跃欢欣。

“你说他?在逃犯?算了吧。”

那骑士一板一眼的满口道义他再清楚不过了,连邻居的求助都拒绝不掉的安迷修,哪里有可能做得出叫多国通缉的事?

雷狮不信,一个字都不信。

 

“安迷修先生并不是雷王国的人啊。”

帕洛斯并不着急,他慢慢悠悠地继续着话题,似乎非常笃定他的三皇子殿下最终一定能“迷途知返”。

“他一定说自己喜欢游历各个国家吧?可是这为什么就不能是他为了躲避追捕的借口呢?”

“是他偷闯入皇宫带走殿下的吧?殿下可知究竟要什么样的本领才能躲过那么多巡逻的卫兵接近到殿下的卧房?”

“而且——他一定欺骗殿下说自己是Beta吧?”

 

话到这里,雷狮才终于垂了些目光,和帕洛斯对上了视线。

“然而殿下可知,这位安迷修先生,其实是一只Omega?”

“哦?何以见得?”

雷狮眉峰一挑,半扬起的嘴角带上了些嘲弄的笑意。

“他可以分辨信息素,这也便是他可以准确无误地找到殿下房间的原因。”

帕洛斯回答得格外忠心,他露出担忧的神情,像是在为面前被欺骗了感情的皇子而不值似的,“他被称为最危险的Omega,因为他从小注射抑制剂,能够靠Omega的特性扰乱Alpha甚至Beta的心智,自己却不会为这种身体的原始冲动所困扰。”

“他……”

 

“你说够了没有?”

帕洛斯一愣,他望着对方不善的表情心里不禁打鼓,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讪讪地地闭住了本还准备继续谆谆善诱的口。

雷狮睨着他抬手掏了掏耳朵,脸上变回了自己提不起劲的懒散模样:“你说的这些都是狗屁。”

 

“之前我一直觉得你这人讲话虚虚实实烦的要命,没想到这次倒好,直接找到我面前来胡说八道了?”

帕洛斯没有料到雷狮会直接把自己的这些话全盘否定,他有些尴尬地僵住了脸,想要说些什么辩解,却很快又被雷狮打断。

“那家伙的事你少跟我逼逼。你不是要负责你的‘皇家计划’吗?去啊!装什么忠臣还好意思说要带我回去。”

 

话未说完雷狮就不耐烦地迈步离开了。

转身前他俾睨着眼前的这人,眼里的轻蔑几乎要让帕洛斯的怒气撑破身体。

帕洛斯知道自己必须忍耐下对方的羞辱,他有他的计划,有他的路,可他无论如何还是控制不住要把最后的利刺扎进雷狮的心里:

“所以皇子殿下您觉得自己出走就是抗议是抵制了吗?上一次你成功引起了陛下的注意皇家计划是被暂停了,可这次算什么?这次你变成彻底出走,不会是打算要逃避了吧?”

“号称不能有失人道的殿下原来要当逃兵了吗?你有本事就继续来阻止啊!就算失败了也……”

 

帕洛斯的声音在身后原来越远。

雷狮的步伐没有更变,心里却不可避免地被他的话击起了波澜。

“可是现在的我对这种事已经无能为力了不是吗。”他自嘲地对自己说道。

他要去的方向已经定下了。他已经打定主意要抛却皇宫里的一切,那么那“计划”孕育出的结果是好是坏,和他还有什么关系?

他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和安迷修歇脚的酒店,思绪仍有些乱,却并不足以左右他已经做出的决定。

雷狮在门前站定最后摇了摇头,试图驱赶掉那些恼人的情绪。

他一旋把手,打开了房间的门,然而狭隘的房间里却空无一人——

 

安迷修不见了。



TBC

之后就是比较迷的剧情,

也是一直说是我流ABO的原因。

帕帕“胡言乱语”的这些话其实是有意义的!

虽然现在可能会显得很莫名……

谢谢大家上一章的红心蓝手和评论哇!

一天竟然能有100个简直惊呆我了【出息


评论(11)
热度(158)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