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0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雷狮迟疑着踏进房间环视了一圈,装着面包的纸袋被他随手放在了空无一物的茶几上。

短短的一瞬间,他几乎要将帕洛斯的说辞信以为真。

到处都还留有自己和安迷修的痕迹,从不久前刚刚被开了一小条缝隙的窗子到被子上没有干透的水迹,明明两人胡来的欢愉还没有从这里散尽,可属于安迷修的东西却突然消失得干净。

说是安迷修的东西,仔细想想却好像这人只要穿上衣服就也再没有什么别的物件。

床上留着一条皱皱巴巴的头巾,是雷狮的头巾。安迷修来找他的时候明明是仔细地将它叠好收在口袋里的,现在却露出昨晚被自己抽出后的邋遢模样,乱糟糟地混在一团乱的床单里,长长的半根甚至耷拉在地上。

拥挤的房间好像原本就只呆了雷狮一人一般。

雷狮终于后知后觉地皱紧了眉头。

他绝不相信这是所谓的什么“背叛”,事到如今这么做并没有什么意义,并且安迷修也并可能这么做。

 

只是他对安迷修的消失做不出合理的解释,屋内没有打斗的痕迹,散落的衣物也总应该是安迷修自己穿到身上去的。

穿好衣服的安迷修不等自己回来突然出去,他是想做什么呢?自己又需不需要在原地等呢?

雷狮在床上一屁股坐下,他抓过腿边的头巾发呆,脑袋里一会儿是安迷修,一会儿又是帕洛斯。

突然,他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

他匆匆将头巾在自己发间系好,再也顾不上留在茶几上的面包,一刻不敢耽误地跑了起来。

 

……靠,蠢货!自己太傻逼了吧!?

那条头巾昨晚他应该是丢到了更加角落的位置去了,现在却这么靠近床沿,要么是安迷修拿到手里把玩的时候被突然敲了门,所以他只好放下去开门,要么就是带走安迷修的人从床上拿起头巾却发现是他的东西,于是随手丢下了并不打算一起带走。

无论是哪种,肯定是有意料之外的人来“拜访”了这里并且出其不意地带走了安迷修。

 

背叛个屁!自行离开个屁!

帕洛斯都出现了,皇宫里的那群家伙怎么可能会没有找到这里?

就说呢,如果不是自己愿意佩利和卡米尔带着一支护卫队都带不回他,帕洛斯又是哪来的自信觉得靠着一张嘴就能把他说回宫里的?

唯一的解释是,他本来就没有打算纯靠游说劝回自己。他知道安迷修的事,所以干脆叫人直接把安迷修抓回皇宫。

如果是这样,那自己也就不得不为了救出安迷修而乖乖回去——

 

虽然猜想里帕洛斯应当是下了这样一步棋,但莫名地,雷狮总觉得心里还是对某些说不清的东西存有怀疑。

他们带走安迷修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回宫这么简单吗?既然如此为什么又什么讯息都不留呢?帕洛斯特意先堵住自己说了那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又是干嘛?单纯拖延时间而已?

雷狮从街边的商贩手里抢过一匹马,丢下几个金币一跃跨上。他一边火速赶起路来,一边在心里盘查着各种值得疑虑的点。

 

而且帕洛斯知道安迷修闻得到信息素。——这件事他在刚才听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因为这和安迷修告诉他的信息是吻合的。

可是这对安迷修而言明明是一个秘密。

他在帕洛斯说安迷修是O装B的时候只觉得好笑,可要是昨晚他没和安迷修发生关系,如果不是他已经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式确认过了这人第二性别,帕洛斯的这些话,他是不是就信了?

所以帕洛斯是怎么知道安迷修不能公开的秘密的?他又为什么要煞费心思去调查?所以安迷修对他而言……价值在哪里?

 

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让雷狮觉得细思甚恐。

然而一切的前提,他必须要尽快赶回去找到安迷修。

 

.

 

“那……那什么,这位美丽可爱的小姐,请问可不可以……不要拿着与您这么不相称的工具对着在下呢?顺便如果方便的话,能否请您放了在下呢?”

被绑住手脚的安迷修讪讪地笑着,他绷紧脖颈试图距离面前的女性远一点再远一点,却仍是阻止不了这人带着不善的笑意一点点逼近自己。

 

 

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安迷修无从得知自己被绑来带到这里究竟过了多少时间。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白到刺眼的画面,眯着眼睛适应了半晌,才发现并不是眼前有一块白色的屏幕,而是自己身处一间全白的房间。周围什么别的东西都没有,墙壁又白到令人发指的地步,才让他对自己的视觉有了一点误解。

很快,安迷修感觉到自己头痛欲裂。

他隐约记起自己失去意识是因为脑袋挨了一击,诡异的是他在被攻击前是试图迎战的,然而却弱得宛如手无缚鸡之力。

可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很少有人能和他打个平手,更何况还是如此碾压的实力差距。尽管他因为雷狮的关系身体状况不佳,但世上真的有那么多如此厉害的高手吗……?

对了,雷狮呢?

 

安迷修这才想起雷狮出门是为了给他买面包去的。他恰好离开了房间,所以应该并没有被那群奇怪的人袭击。

他觉得有些抱歉,毕竟他就这么毫无征兆地从旅店里消失了,雷狮那边应该……急坏了吧?

他自己尝过这种滋味。

最珍视的人在某一天突然不见了,征兆或是嘱咐,什么都没有,那人像是从来不曾走进过生命一样地蒸发了个干净,而被留下的他只有自己一个人,连顾影自怜的空闲都没有即刻便要学会独自活下去……

安迷修不由得再一次对雷狮感到抱歉。

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这是被抓到了哪里,也不知道抓他的人有没有意愿要他性命,但无论如何今日一别之后他应该就再也见不到雷狮了。

本来说好要一起周游世界,后来又变成了昨天那样奇奇怪怪的关系,结局竟然是一个不告而别……

安迷修唉声叹气,胸膛里的说不清是遗憾还是些什么别的情绪。

 

接着,没等他再多忧郁一会儿,白色墙壁中的一面突然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一位白衣黑发的女性,她推着一辆摆满工具的小车,哼着小调心情很好地靠近了安迷修。

安迷修朝那辆工具车瞥了一眼,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那些全都是用来解剖人体的工具。

那人随手捏起一把就笑笑地朝安迷修的脸颊伸过来,安迷修急忙向她礼貌又委婉地讨饶,那人手上终于停了停,好像原本也只是想要捉弄人一番:

“放了你?说什么傻话呢,要是我能放你那还把你捉过来做什么?”女性用细长的手术刀贴了帖安迷修的脖颈,冰冷锐利的触感一碰到皮肤便让后背不由自主地冒起了寒意。

这人不是认真的。安迷修几乎是立刻就能判定。但这人也并不是什么善人,虽然用来定义一位美丽的小姐并不怎么合适,但要想要她放过自己,安迷修知道这的确是一句没有意义的傻话。

 

“那、那……请问在下可以问您一些问题吗?如果我性命将尽,希望迷人的小姐您至少可以满足在下这最后一点点小愿望再动手。”

那人闻言,果然饶有兴致地抬了抬细长的眉毛。

手上的手术刀暂时收了回去,女性用空闲的食指抵住自己的嘴唇,做出一副天真烂漫又无辜的表情:“那么你打算问什么问题呢?”

安迷修“嘿嘿”干笑两声。他知道对方这举动不是真心要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为了增加趣味,最好能从自己嘴里听到一些绝望的、恐惧的词句。

 

“首先是……在下是不是有这个荣幸,能一闻小姐您的芳名?”

白衣女性咧了咧嘴,慢悠悠又打量了安迷修一番:“你继续问下一个问题,本小姐心情好了说不定会把名字告诉你。”

她似乎打算把安迷修玩弄于股掌之间,安迷修只好顺从地点头,继续问道:“那……在下惶恐,请问您是不是认得在下呢?”

“这个问题简单,当然认得,双剑的安迷修,对吧?”

“小姐当真认得在下?”

“我不只认得你,还知道你的一个秘密。”

“在下的秘密?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能探听一二?”

“你是个Beta。”

“啊,恕在下直言这算不上什么秘密……”

“可是你闻得到信息素。”

“呃?”

“嘻,本小姐说的对吗?”

 

此言一出,安迷修不由得心脏狂跳起来。

这话他只对雷狮说过,这么多年能知道秘密的加上雷狮也应该不过三人。他从小被嘱咐一定不能暴露这件事,可现在他被一个身份成谜的女性拘禁在这里,对方还对自己了如指掌……

 

“好啦,看你表情这么精彩,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吧。”

女性好心情地眯了眯眼睛,她随手把那柄小刀甩回了推车上的铁盘里,双手松松地背到身后,脸同安迷修的鼻尖凑得很近:

 

“我叫凯莉。”




TBC

凯莉:嘻嘻没想到吧?

会认真走剧情,所以甜饼就……

评论(5)
热度(122)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