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3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与此同时,雷狮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一扇门,坐在桌后面的人被他吓得一颤。那人惊魂未定地抚了抚胸口,看清来者后却是勾起一个意义难辨的笑,她支起一只手拖住脸颊,眼睛直直望着雷狮,道:

“我当是谁呢,三皇子殿下怎么又来了?”

雷狮冷哼一声,懒得和她废话:“鬼狐天冲在哪里?”

凯莉无辜地撇撇嘴,故意夸张地耸起肩,示意雷狮她并不知情。

“少装蒜了。那个狗屁计划是他搞出来的事吧?你也参与其中,难道觉得一句不知道我就会放过你吗?”

“殿下你明知道我也参与了计划,何苦还要逼问我让我难做呢?”

凯莉耷拉着两根眉毛看上去楚楚可怜,她从座椅上缓慢地站起身来,看似是想要在雷狮手下替自己求个情,实际上却是定好架势以应对雷狮突然的袭击。——又或者,好让她自己打一个偷袭。

 

熟透这人套路的雷狮怎会不知?

他冷笑着握住雷神之锤往前方一举,略微施压,蓝紫色的电流毫不掩饰地闪烁在武器前端的空气里。

“你别想耍花招。”他道,“我跟你互惠互利可以,但要是你敢动一丁点异心,我动动手指头都能灭了你。”

对方一顿,咧着嘴缓缓把双手举到脑边张开:“当然不敢。”

她的目光在雷狮身上打转。

凯莉自然知道自己不可能真的去和这人硬碰硬。这时候最妥当的做法应当是卖掉鬼狐天冲,好好地把自己同这位皇子殿下的心照不宣维持下去。

雷狮猜得没错,整个计划的主要操作者是鬼狐,然而她凯莉虽的确参与其中,却并没有被透露核心的信息。她虽然凭借自己之力窥探到了一二,却本是打算将这些消息当做是自己与鬼狐抗衡的筹码。

就这样简单说出去便宜雷狮?她显然不愿意。

 

指尖绕着电光的Alpha一步步朝自己逼近过来了,凯莉感觉到威胁,却不得不再三在心里纠结。

她现在把秘密告诉雷狮未必就能捡回性命,而一口咬定她确实不知情也未必就会被这人如何处置。

两难的选择题被凯莉放在天平上反复权衡,而就在此时她的目光不经意地掠过门外,一种意外又庆幸的情绪占据了自己的神经。

 

“鬼狐他……可能正在进行实验吧。”凯莉眯起眼睛,完全阻断掉视线暴露出自己内心的可能性,“可是实验室也多着呢,殿下也知道,那人没可能连做实验都要把实验室报备给我知晓。对吧?”

雷狮低头沉吟,他觉得凯莉在撒谎。

 

他有的是手段进一步逼问,但既然她有胆量对自己撒谎,那么这个狡诈的女人一定是权衡过了利弊,她打定主意不说,那自己的审问虽然还是可能奏效却怕是要花上数倍的时间,可能并不值当。

而这毕竟是他呆了多年的宫殿,就算没有凯莉的指路他也未尝找不到鬼狐天冲……

雷狮抬眼,凌厉的眼刀扎得凯莉心虚地冒起虚汗。

他正准备出声再讲些什么,却没想到膝弯被重重一击,身体不受控制地栽到了地上,雷神之锤脱手甩到了凯莉的腹上。

沉重的撞击即便只是物理伤害也不容小觑,凯莉被伤得从口中啐出一口血水,她一只脚半跪着虚弱地轻咳着,然而手上紧紧握住了雷狮的武器,让雷狮在心里暗叫不好。

 

 “你怎么来了?”凯莉抬手蹭掉了嘴角的污浊,对来人说了话。

“工作完成,鬼狐大人让我来支援。”那人说话的时候并无感情,她拿住雷狮,隐藏着的气息示威似的猛地张开,“真是难看。”

“切,多管闲事。”凯莉撑着膝盖慢慢站起身子,发现莱娜已经将雷狮牢牢捆住,便把雷神之锤往老骨头里一收叉起腰傲慢地打量着她。

莱娜也不屑多说,她面无表情地瞥了眼雷狮,确认了对方被捆得难以动弹后,这才重新望向凯莉:“实验体报告你还没交。”

“喂,不是说了实验对象跑掉了吗?”凯莉说着瞥了眼雷狮,后者心知肚明,知道她们说的百分百就是安迷修。

“哼。”莱娜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她深深望了凯莉一眼,却是隐约有些意味深长。

她把雷狮丢到旁边的沙发上,腰间的通讯器却在这时响了响,她接起联络皱眉听了一会儿,十几秒过后,又一次看向了凯莉:

“有点事要处理,你跟我走。”

“哎哎?这个‘入侵者’就不管了?”凯莉揉揉发痛的肚子故作惊讶,莱娜却表情不变,“他构不成威胁。”

她率先转过身大步走了起来,凯莉叹了口气很快跟上,没有去看被五花大绑的皇子殿下。

 

 

待到两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倒在沙发上的雷狮这才一跃坐起身子。

真是丢人。

他指尖一擦,闪起的电花便像知晓他心意一般咬住了坚固的捆绳。

来者是鬼狐天冲的手下,他不得已竟是要陪凯莉演下这出“弱不禁风”的好戏。他怎会看不出来凯莉求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脱出自己的监视?可偏生他还不能不照做,他还不能这么早就惹出太大动静。

——莱娜偷袭那一击是他预料之外,但那之后的束手就擒就不过是自己的演技了。

 

雷狮把绳子丢到一边站起身,他活动了两下手腕,打算还是手动一间间实验室去找鬼狐天冲。

就是不知道安迷修那家伙进展怎么样了。

雷狮想起这Beta被自己丢进密道一脸不服气的表情就不由得想笑。

谁小瞧你了?被巡逻的那些人发现了人家又不会手下留情。

怎么说那也是雷王国宫殿里的护卫队哪里会弱到哪里去?这Beta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越想越觉得有趣,嘴边不由得带上点笑,心说想要快些处理完麻烦事去找那滑稽的骑士讨一个香甜的吻。

 

正想着,前路却是真被一位性凉的Beta给堵住了去路。

雷狮收回思绪定睛朝对方望去,嘴边收敛了笑意,冷声对那人道:“先说好,我现在没时间和你打,况且我也不想和你打。”

卡米尔的帽檐压得很低,藏在阴影低下的眼睛晦明难辨。

他不说话,雷狮跟着站了片刻后便很快失了兴趣。

 

“我还有要事要做,让开。”

“殿下还是要去插手皇家计划吗。”半晌,卡米尔微微抬头,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痛苦,这让相互熟悉的雷狮不禁感到疑惑,“是又怎么样?”

他嘴上没有示弱,眼睛却是更加警惕地观察卡米尔的反应。

“殿下……请放弃吧。”

Beta闭上眼睛,隐在暗处的脸上写满了不忍。

“殿下要是现在就离开皇宫,我会说服国王陛下从此不再干涉您。”

 

“我怎么选择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干涉了?”

卡米尔的话却是刺到了雷狮了怒点,他在手间筑起雷的丝线,尽管没了雷神之锤,但仅用雷电的能力他也有信心对付区区卡米尔。

“大哥!”卡米尔少见地着急起来,连称谓都叫成了儿时常用的那种。

 

太反常了。

雷狮蹙眉,停下手里呼之欲出的攻击重新打量起对方。

“你有什么瞒着我?”片刻,他似是瞬间就看透了卡米尔,走近两步一把拽起对方的衣领,“你知道什么?”

“大哥……”被微微提起的姿势并不好受,但卡米尔没有挣扎,他仍旧沉沉地盯着雷狮的眼睛,眼底覆上一层化不开的悲戚。

“那位骑士先生……他……”

雷狮眼神一凛,攥着衣服布料的手几不可闻地一颤:“他怎么?”

“他……”卡米尔的每个音节都发得极为勉强。

他觉得很痛,被雷狮揪住衣物的部分痛,看到他眼里升起焦躁的心里也痛。

 

他曾经的愿望是永远追随这位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哥。现在变了些,只希望这人能从心随欲,逾不逾矩全凭他一人掌控。

他一直想自己怎样都好只要雷狮过得舒心那便别无所求,可眼下即将出口的话极有可能打破这么一个微小的愿望。——他可能会在雷狮心里扎一根刺,无论拔与不拔都会叫他疼。

他不敢,更不想。

 

可雷狮却没有再等他开口。

他松开手把卡米尔一把扔下,顾不得多想立即加快了脚步。

卡米尔在身后虚弱地又喊了他一声,可雷狮不予理会,稳了稳心绪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嗅觉上。他照着预想中的位置赶去,剧烈的跑动让心肺控制不住地疯狂收缩,可熟悉的味道开始时不时钻进鼻腔,雷狮知道自己找对了方向,更是丝毫都不敢放松神经。

他不禁庆幸潜入前自己趁着和安迷修的拥抱在他的后颈狠咬了一口。他借着那个动作注了一点信息素到安迷修的血液里,其他人无法从不会散发气味的Beta身上闻到自己的气味,但信息素的主人可以轻而易举地捕捉到它的位置。

 

雷狮很快找到一处囚牢,沿途遇到了佩利也毫不客气地拖上了他。

“打开。”他在密闭的牢笼前停下命令道。佩利也不问他为什么,拐过墙角找到一个看守后立即强行夺过了他的钥匙。

“嘶——老大,我怎么觉得有点冷?”

厚重的牢门缓慢地掀开,一股白色的雾气顺着气流打着圈猛压过来,白雾很快夺走了人的体温,但雷狮却没有心情在意,他挥了几下手把脸前的雾气打散,一眼望见缩在角落的人,急忙大声呼唤起来:“安迷修!你个傻子他妈快给我过来!”

 

听到声音的安迷修颤抖着抱紧了自己的身体,冷极了似的咬紧牙关,却没有理会不远处的雷狮。

“喂,安迷修……”雷狮皱皱眉头,三步并两步踏进冰牢去拉他,“你搞什么?快走啊!”

可安迷修抽回了冻得僵硬的手臂。

他的身体还忍不住打战,对上雷狮的那对绿眼睛却毫无波澜。


TBC

上一章……写得真有那么烂?

还是这个剧情展开太没劲让人不想看……?

整个人惊慌失措.gif

评论(6)
热度(78)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