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4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啊?”

雷狮以为这人被牢里的低温冻傻了,不耐烦地往他脑袋上一揍,嫌弃地嗤了一声后俯下身准备去牵手。

可安迷修吃痛地缩了缩脖颈手和身体都猛地向后一躲,他强硬地拉开了自己和雷狮的距离,那只朝自己伸来的手也被他完全躲了开去。

“你发什么疯?”雷狮悬在半空的手一顿,眉头不由自主地挤到一起,总觉得安迷修的反应有点奇怪,可人被丢到着冰窟窿是不是可能失掉智——这种奇葩问题的答案他哪能知道啊?

雷狮于是垂眸再一次打量了冷极了的Beta,他的头发和睫毛上结着霜一般的冰屑,四肢蜷缩得很紧,像是恨不得能把自己卷成一个球体。可最让人感到诧异的还是他脖颈那处由于佝偻本应裸露出来的皮肤,那片皮肤此刻并不是赤裸的,它的上面竟是被圈着一个陌生又不详的黑色颈圈。

“那是什么?”

雷狮又走近了一点,他蹲下身试图触碰那处违和的东西,却不想安迷修大力地一推,竟是天旋地转把他整个掀翻在地。

 

“喂!”

仅剩的那点耐心终于也被安迷修消磨殆尽。

他现在没有时间陪着被冻僵的傻子发神经,他得赶快带他离开,他们或许还要修整一番后才能继续自己的计划。

雷狮于是也强硬起来,他不容分说钳制住安迷修的手臂,无论对方如何挣扎都不去理会,他几乎用上了百分百的力气来拖拽,哪知道这人虽冷力气却不小,Alpha咬紧牙关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竟只能拽着安迷修一寸一寸地往冰牢门口的方向挪动。

然而不容乐观的是,过低的气温让雷狮的身体也慢慢变得迟钝了。四肢和躯干无比的沉重,雷狮的喘气越发吃力起来,不知是安迷修不肯配合的错还是自己的体力也已经开始下降的缘故。

 

“你他妈……”雷狮青筋一爆开了口又是想骂,却不想守在外面的佩利被什么人往冰牢里一推,他巨大的身体猛地撞倒了纠缠了半天的雷狮和安迷修,而后厚重的牢门一落,他们三人竟是被全数留在了这冰天雪地里!

“我操?!”雷狮劲一松,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面上,“佩利你进来干嘛??”

一边刚刚在门口奋战过的佩利已然是满身疮痍,他粗暴地用手背揩掉脸颊上的血痕,喘着粗气把动作改为跪坐。

“本来那些渣滓根本不堪一击,哪知道半路突然被凯莉那家伙偷袭,她那破月亮差点没把我的骨头拗断。”

雷狮啧了声嘴,心想果然还是被凯莉算计了。

 

这冰牢坚固无比,即便他有武器也很难有把握能破除,何况自己现在没有雷神之锤,佩利受了伤,安迷修又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想到这里,黑发的Alpha心烦意乱。

他搓了搓手重新朝安迷修看过去,哪知道这人对自己警惕得要命,竟是在自己和佩利说话的那么些时间里逃到了离他最远的对角角落里去了。

“你到底准备干什么?!过来!”雷狮懒得控制音量没好气地对着安迷修一吼,对方肩膀一颤也不看过来,虚虚地垂下头,看上去既觉得他可怜又感觉生气。

Alpha一翻白眼刚准备撑地站起来走过去,可佩利拉了他一把,他不解地问:“老大你干嘛?他不认识你了,没用。”

 

雷狮的动作顿时僵住,他猛地回过头来瞪着佩利,就听到佩利一边指着脖颈一边继续道:

“那个颈圈是鬼狐天冲的实验啊,只要戴上了就会被改造,好像还会分为两个实验阶段?不过一般明明是只对Alpha才有效的啊,这家伙是Beta吧?怎么也给他带了?……老大你干嘛这么看我?帕、帕洛斯没告诉过你吗?”

“没、有!”他应得有些气急败坏。

 

雷狮远远地睨着安迷修,对方也平静地回看着自己。

他试着想向安迷修靠近,却发现自己一旦有这样的意图Beta的眸里就会立即带上戒备。

“你刚说实验有两个阶段?”

佩利点头:“帕洛斯说的时候我没注意听,好像说是……”

 

第一阶段,实验体失去信息素的感知能力和记忆,保留情感特征;

第二阶段,实验体永久失去信息素感知能力,恢复记忆,失去建立情感羁绊的能力。

 

“老、老大,你……没事吧?”佩利见雷狮良久没有说话不禁也担心了起来,他想拍一拍对方的肩膀,却被Alpha轻巧地闪身躲开。

雷狮还是站起身朝安迷修走了过去,他看到安迷修紧锁着眉头双手紧紧握住拳头,明明嘴唇已经冻得发了紫却还是执拗地抿成一线。

他敛着眸明知故问:“安迷修,你冷不冷啊?”

连呼吸都变得勉强起来的Beta上目线打量着Alpha,犹豫片刻,微微点了头。

“冷就别乱躲。”

 

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全都重得像是能汇成一块白色的晶体,雷狮用指尖触了触安迷修脖颈上的项圈,挽出一朵亮花却没能解开这该死的东西。

“也是。”他喃喃自语,像是要安抚Beta似的抚上他的发顶。

安迷修仍是戒备的。但他察觉到眼前的Alpha是想帮自己解除颈圈,他自己虽不知道颈圈有什么用途,但他从不记得自己有习惯要戴这种东西,犹豫片刻,安迷修还是耐下不安任由这人动作。

 

蓦地,Alpha突然哄骗一般地问:“你知道怎么做能不冷?”

Beta睁着迷茫的眸仔细思考起了这个问题,他的眸里除了不解就是疑惑,和往常一样干净纯粹,却唯独没有雷狮最为熟悉的某种情绪。

“真亏你能给忘了。”他笑,却觉得严寒几乎要把自己的嘴角冻裂。

 

Alpha把留在安迷修发上的手改抚为按,他倏地缩短两人间的距离,故意在这一刻释放起信息素。他看着Beta澄澈却不安的眼睛,僵硬的手指按住冷冰冰的下颚。

他趁着这人反应不来的时候吻住他,下身一沉,严丝合缝地将两人的腿肢紧贴到一起。

挣扎没过几秒便至,安迷修像是在惊慌失措,发硬的皮肉拼命抗拒着雷狮的征伐。他艰难地仰起脖颈,却被Alpha居高临下入侵得更深。

Beta觉得自己的心跳震耳欲聋,他用力地想推开雷狮,却每次都被这人锁得更紧。半眯着的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完完全全闭了个严实,他在一片黑幕间感受着一阵又一阵的热涌冲刷着大脑,他颤栗、他难以呼吸。

安迷修不解,他甚至不明白自己对这人的这份狂热是不是都生出了惧畏。

两人的吐息不可避免得变得炙热,一丝两丝从嘴角漏出来,拂过脸颊,钻过发鬓,把旖旎的情欲拓印上了纠缠不止的唇舌。

有津液顺着喉头呛进了气管,安迷修剧烈地咳嗽起来,雷狮这才恋恋不舍地撤开亲吻放过他,双脚却是落到地上一盘,将安迷修整个人都兜到了怀里。

 

 “别动。”

Beta气息未平就想要逃,无奈Alpha精准地钳住他的两只手还压住了他的两条腿,Beta碍于体格劣势动弹不得,只好不情不愿地留在雷狮的桎梏下。

他终于暂时停下了挣扎,耳根和脖颈还留着羞赧的赤色,脸色比起刚才似是好转了一些。

 

雷狮见状,这才松了口气,眼睛看向不远处的佩利,发现对方早就呆愣着视线发了直。

“老老老老大,你你你这是……取暖?”佩利见雷狮终于看向自己,赶忙结结巴巴地道出了自己的疑惑。

雷狮不置可否地一冷哼,佩利于是忍不住又问:“可老大,他现在不记得,你……”

“我怎么?”雷狮满不在乎地反问。

佩利一咬舌头,什么话都说不出,反倒是意料之外的声音插了进来:“恶党!”

——竟然是沉默至今的安迷修说了话。

 

“原来没成哑巴啊。”雷狮垂眸瞥了眼他,不禁打趣。

“在下只是不屑与恶党多言。”

Beta偏头一瞪,象征性地对着Alpha的胸膛来了一下肘击,谁知Alpha纹丝不动,甚至加紧了对自己的钳制。

“你放、放开!”

雷狮嗤笑:“就不。”

 

他知道安迷修的身体一直在发抖,Beta虽已经在尽力压抑这生理性的颤抖,但身体到底被冻了太久,即便雷狮尽可能地抱紧他,刺骨的寒意还是不可避免地填进了安迷修的骨骼。

他不禁烦躁,眼下也没有什么能进一步让他温暖起来的办法,何况就算是有这人也肯定不会乖乖配合自己。

雷狮思考着,却慢慢一点点开始觉得困倦。他把脑袋抵到安迷修的肩膀上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捉住对方几乎要凝固住的手指想要帮他暖一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手心的温度也早就消散得差不多了。

安迷修把手指一抽,将身体缩成更小的一团,像是对雷狮的触碰厌恶至极。

 

“明明都是初次见面,上一次的你不知道要可爱上多少倍。”

Alpha叹了口气,他也不勉强对方接受自己的好意,只是兀自把身子压低,好让自己尚且温热的胸膛紧贴住这人的背脊。

Beta一愣,略微斜了斜视线便瞥见了雷狮落在自己肩头的发。

 

他迟疑着:“所以……你们刚才的意思是,我忘记以前的事了?”

 

 

TBC

逃不过是一个清汤寡水的狗血选手

感觉雷总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心理素质有点好过头了明明定的大纲不是这样的(哇的一声

 


评论(8)
热度(113)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