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5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Alpha的下颚收了收,胸膛离开对方的后背,听到这句问话后仅是定定地望住了怀里的安迷修。

 

老实说,他并不清楚鬼狐的把戏,对这实验的细节更是一概不知。

刚才佩利说实验的第二阶段安迷修的记忆会自动回来,雷狮虽然对帕洛斯的话半信半疑,但却也相信他没有什么必要特意欺骗佩利。

他没有兴趣陪安迷修玩寻找记忆的游戏,张了张嘴刚想要安迷修不要对此在意,但Beta扇似的睫毛载着霜屑对着自己一颤一颤,他心里忽地一抽,竟是后知后觉地生出了一丝悲怮。

 

“你……现在是不是闻不到我的味道?”

张开的嘴最终说出的是这么一句有些好笑的问话。Beta果然像看向笨蛋一样耸起了眉峰,但此时此刻只有雷狮知道,这句话之于他根本一点好笑没有。

安迷修没有在Alpha脸上看到戏谑,稍愣片刻,想了想也只好莫名其妙地点了头:

“我是Beta啊……”

他手臂挣了挣,不耐烦似地回答道。

 

这自然是意料之内的答案。雷狮抿起嘴,微微笑了笑。

但其实那并不能算作是一个微笑,不然为什么安迷修见到Alpha这样的表情心里不甘反苦?

“确实。”

雷狮一颔首,眉眼又笑竟是眯缝住了眼睛:“唉,之前是你寻着信息素来找我跟我告白,现在我也靠着信息素总算找到你了,你这忘恩负义的Beta倒是反过来什么都闻不到了。”

 

寻着信息素?告白?忘恩负义?

雷狮说的几个词明明同自己不应有半点关系,但安迷修还没来得及反驳,从心底升起的一股钝痛便急不可耐地压抑住了自己的话语。

对方没有骗人。

不仅不是骗人,这神情反倒像是在包容一个无理取闹者对自己的伤害。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方才还一个劲地“侵犯”自己的坏家伙,他想把这人的情绪看得更明白些,雷狮倒也坦然地回望着自己,只是眼底被掩藏得很好的受伤,到底还是被安迷修捕捉到了。

 

“你在难过?”

“当然没有。”

 

自尊心颇高的Alpha毫不犹豫地否认了Beta的询问。

安迷修皱皱眉头觉得这人真是别扭得要命,他回答自己时候的表情还带了点嘲讽和蔑视,怪扎人的,这叫善良温柔的骑士一下收回了对这人刚刚生出一点同情。

他也懒得搭理不可理喻的人,反手一推后手脚并用地爬出了Alpha的怀抱。他一口气朝墙角逃去,这次雷狮没有再拦他。

 

他只是合拢为了圈住安迷修而张开的两条长腿,单手握起一个空拳朝里面吹了口热气,而后便侧身一撑勉强地站了起来,他忍耐着僵硬又不适的身体摇摇晃晃地靠近牢门,走到埋首缩成一团的佩利身后,朝他的后脑勺狠狠揍下一拳。

“睡屁!想死啊?”

佩利屈服于倦意俨然许久没有说话,被雷狮大力打下这一记猛然惊醒,瞪大了眼睛蹭地立起来,然而浓重的寒意很快把他刚刚展开的身躯一下子卷得瑟缩起来。

“老——格格格、老大——”

他的牙齿打着战,重新在冰牢门前缩好,样子不像一个壮实的Alpha而是像一只淋了雨的小犬。

“老大、格格格——我好冷啊,我们什么时候、格格——什么时候出去?”

“耐心点。你以为我不想出去吗?”

教是被凯莉那家伙收去了武器。

 

佩利的牙齿继续打着架,雷狮见他这一副抖缩的模样也不禁觉得有些扛不住,他干脆挨着佩利又坐了下来,把对方那头浓密蓬松的金色头发拢了一半到自己肩上当作是御寒。

佩利瑟瑟发抖着不敢有异议,可那颗金灿灿的脑袋慢慢又越垂越低,雷狮怕他又睡过去,连忙在Alpha的后背上拍了一拍:“你行不行?不行我委屈自己一下也给你‘取个暖’?”

 

“取暖?什么取暖?!我不取暖!”

这下真是把可怜的佩利吓了个惨,他惊恐地睁大眼睛,把自己的“金发毯子”从雷狮身上倏地抖了下来。

“老大我不!”

“行了行了,别嚷嚷。”

雷狮重新扯过佩利的毛发敷衍着道,然而他的眼睛瞥向了角落的安迷修,视线大大方方。

 

Beta显然没想到这人“调戏”别人的时候还会来看自己,视线和雷狮撞上后一愣,他生怕对方以为自己对他在意本想把目光移开,但又担心这么做反而会显得自己欲盖弥彰,不由得尴尬地停了下来。

在他纠结的空档,那Alpha又笑了。

他半垂下眼睑藏住一半明亮微动的紫眸,唇瓣之间透出一声没有音调的轻嗤,嘴角半抬又不抬,却是在墙壁雪白色的反射下,映得出一种柔和又锋利的古怪特质。

 

刚见这雷狮时他明明身上裹着的是厚重且逼人的压迫感,怎么时间过去些又偏生能在他脸上看到那么多种不同感情色感的笑。

安迷修迷惑地皱起眉,他猜想这人定是在嘲笑自己。

要是叫他开口说一句话,安迷修几乎有九成的把握他绝对会拿刚才那个被迫的亲吻来调笑自己。

——这个讨厌的Alpha绝对不会放过任何机会让别人难堪。

 

安迷修不禁又回忆起那个亲吻的触感。

叫他心脏鼓动、血液喧嚣,叫他七荤八素、呆若木鸡——被对方轻描淡写称为“取暖”的吻——明明取暖还有其他办法,他却偏要用一副纨绔子弟的轻浮摧毁掉别人万分重视的东西。

接吻这种事是要留给喜欢的人的啊!!

他凭什么连问都不问就要强迫自己!

安迷修咬了咬内唇,恨不得连这一段“屈辱”的记忆也能一起跟着消失光了才好。

 

可平心而论,雷狮那种总喜欢呈口舌之快的腔调虽叫人生厌,厌的却也仅仅是那副腔调。

他护人救人的样子自己自然是看在眼里,Beta不用费什么精神也能发现,这人只不过是总喜欢把嘴上说的话和手里做的事弄出些不匹对,也不知道是什么有病的癖好。

 

安迷修端着手迷迷糊糊地想着,慢慢周身冻得发痛的不适倒是渐渐淡了,身体好像变得软乎起来,轻飘飘的,像是……

“安迷修——!”

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那声音他虽熟悉却怎么都没法从脑海里勾勒出形象来。尾音不知是断了还是那人根本没拖,声响离自己好远,安迷修像是飘上了一片海。

 

说起来……他到过那么多地方,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海。


TBC

评论(7)
热度(85)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