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6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老、老大……”

安迷修的身体一歪,雷狮便立刻叫着他的名字趔趄着冲到了他的身边。意识到这人失去意识了的佩利也不由得担心,他打着战慢慢靠近抱成一团的两人,关切地唤了声他的老大。

 

雷狮抬头瞥了他一眼示意他没事,他很快又垂下脑袋抓起安迷修的手专心按摩起他的手指。

可Alpha的脸色惨白,翕张的两瓣嘴唇被蒸干了水分隐隐布上了几道龟裂,他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不如说因为总是在费心迁就Beta而让他自己的情况变得越发糟糕了起来。

 

“老大,你别管他了,你看你为了帮他还要把手露在外面挨冻,要我说他被鬼狐天冲变成‘Alpha军’了就等于是废了,你就算真稀罕他对他好也……”

“闭嘴。”

雷狮这次连眼皮都不掀了,他按了会儿安迷修的左手接着又换成右手:“不管他失不失忆人废没废,我看他顺眼,我就是乐意。”

他把安迷修翻了个面让他正面对着自己,打着抖解开自己的外衣,竟是把Beta冰块似的脑袋裹进了自己的怀里。

 

“我靠、老大!”

“你有空杵那里瞎操心还不如做些有用的。”

 

“你刚说‘Alpha军’?那又是什么东西我怎么又没听说过?”

雷狮说着,把自己的外衣裹得更紧了些,尽管并不厚实的布料对保暖来说没什么大用场,但聊胜于无。佩利见雷狮毫无要反悔的意思,只好抬手在自己脑后纠结地挠了挠:

“详细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些东西打架厉害,但我问帕洛斯想让他们跟我打一场,帕洛斯没答应……”

“呵哦?又是帕洛斯。”

这句感慨话虽出口却并没有在雷狮心里划起什么波澜。他倒是想到了安迷修之前的话,怀疑抓Beta来这里的那些强悍的Alpha或许就是佩利口中的“Alpha军”。

雷狮的舌尖扫过嘴唇,此时佩利把绒脑袋凑过来像是打算分他一些热量,他欣然接受,手指探了探安迷修的脖颈,不由得道出一声真慢。

 

像是正巧要回应Alpha的不满,结上冰霜的牢门竟在这时剧烈地晃动了起来。——不仅是那堵门,整座冰牢的地面都随着一阵暗响颤抖得越发剧烈。

“慢死了——”雷狮却是朝着门外一喊。他推开佩利把安迷修扛到肩上摇晃着往门前走,佩利一脸懵逼,跟在Alpha身后正想询问,就听到轰隆一声,那似有千斤重的隔热门竟是沉没似地降到了地下。

两人高的大门沉下三分之二,门外站着个人,露出没有情绪的蓝眼睛正幽幽地往他们脸上望。

“卡米尔!”

佩利见到熟悉的Beta立即欢喜地一跃而出,但卡米尔并没有理会他,眼睛仍是执拗地盯着冰牢里正调整着安迷修姿势的Alpha,像是要等这人一个解释。

 

“我知道你说的意思了。”雷狮扶稳安迷修后望向卡米尔,脸色郁沉了一瞬,却很快调整过来又勾起嘴角,“这次干得好。”

卡米尔双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但现在显然不是聊心事的好时机,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重新抿紧嘴唇,把立在墙边雷狮的武器递到对方手里,臂弯里另外两把颜色不同的利剑则是交给了佩利,他一声未吭,垂了垂眼睑正要准备离开。

 

“喂,方向错了吧?”

雷狮却叫住了他。Alpha武器一挥除掉了脚下碍事的障碍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卡米尔不解地回过头来,目光扫过雷狮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睁大了眼。

“可……”

音节只发出一个开头就全都凝在了喉间。

 

警报铃开始疯狂作响,被卡米尔故意踩塌的地面也渐渐不堪重负地开始断裂。雷狮睨着他脑袋一扬,语速很快问了句少废话,走不走?

卡米尔还在发愣,但嗅到危险的两人由不得他再继续呆站下去,雷狮率先加快脚步,而佩利直接大手一钳,拽着Beta的小臂跟紧雷狮跑了起来。

 

“老大,我知道有一个木屋位置很隐蔽,我们先去那里?”

雷狮把墙壁又锤出一个大窟窿好让他们能直接逃出城堡,卡米尔和佩利鱼贯跃出,后者一踏上草地就立即献宝似的大声询问起来。

雷狮颔首,二话不说便跟着佩利钻进树林。

他的体力早就透支,虽说有精神力支撑着还没倒下,但眼前的景象却已经开始一阵一阵地发糊。

抓着安迷修肩膀的手还是在抖,身上的寒意未退,疲惫和痛楚又杂沓而至。

 

“大哥,你还好吗?”卡米尔毫不费力地发现了雷狮的异样,雷狮摇摇头却是未置可否,他吩咐佩利一到那木屋就赶快烧一桶热水,又对卡米尔说一会儿必须把他知道的东西全都说个明白。

 

安迷修昏迷,自己的状态也巨差无比,雷狮知道他们不得不暂时休整之后再做打算。

他这次潜入并不能说是毫无收获,但距离他们原本预想的结果却是相差甚远。而那所谓的收获同安迷修遇到的棘手情况相比更是微不足道。

他不清楚安迷修受到的伤害是否可逆,也不清楚“Alpha军”的数量具体已经有多少。

现在佩利和卡米尔虽说回到了自己麾下,但鬼狐天冲对他显然早有防备。安迷修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败,鬼狐既然有办法三番两次抓到他,那也必然有办法对付佩利和卡米尔。

所以下次若是还要仅凭他们三个人再硬闯,想来到最后还是只能效果甚微。

 

“老大,到了!”

佩利跑在最前一脚踹开了脆弱的木门,他把安迷修的两刃佩剑放到积满灰尘的桌上后便立刻依照雷狮的话去找木柴生火,卡米尔则是找来几个木桶,急急地出门去寻水源好让佩利烧水。

屋里并没有床,雷狮只好暂时把安迷修放到地上。

 

累极了的Alpha松了口气,还没坐定却是眼前一黑差点昏晕过去。他急忙抬手按住自己变得紊乱的心跳,深深呼吸了几口,待眼前的眩晕平息了些,这才终于放下心来。

视线不禁又落到了安迷修的颈上,他埋下脑袋轻轻嗅了嗅,自己留在对方体内的气味终于还是淡了。

Beta本就无法被标记,无论欢爱几次雷狮没有办法把安迷修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他那时烦躁得要命,心想这人既不肯当自己的骑士又不能当自己的Beta怎么这么讨厌,哪知道原来还有更糟糕的情况——

自己的存在正在一丝一丝地从安迷修的生命里剥离,他先会完全忘记自己,之后便是要对自己波澜不惊,他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慢慢消失,仿佛时间再久些,他就会和自己毫无瓜葛。

“明明我也没有很喜欢你啊。”他对着安迷修嘀咕,却是控制不住自己,还是在这人的额上覆下了自己的唇。

 

卡米尔和佩利没用多久便带着热水回来了,雷狮本想自己动手帮安迷修恢复体温,但他刚一起身就又头脑发晕差点栽到,卡米尔见状立即夺过被雷狮当做毛巾来用的头巾,把Alpha赶到一边让他休息去了。

雷狮也不好拒绝,本来,他为了回宫殿救出安迷修就已经一路马不停蹄,之后又为了要去救身陷囹圄的Alpha们和凯莉斗智斗勇一番,随后和安迷修一起在冰牢里被冻了半天,这么一轮折腾身体不到极限才叫奇怪。

 

“大哥。”卡米尔把头巾用热水打湿首先捂住了安迷修的胸口,“你真的一定要继续吗?”

他手上的动作未停,眼睛却是一瞬不瞬地看着雷狮。

雷狮自然明白卡米尔的所指,无非就是不希望他再以身试险,不想他再与皇室为敌。


“我和那群人唱反调又不是第一次了。”Alpha漫不经心地答道,“以前你总唠叨我恃宠而骄不讲道理,好了,这次我难得要做一件讲道理的好事了,你怎么又是不乐意?”

卡米尔脑袋垂了垂没有立即回话。

他把不冒热气的头巾重新浸进滚烫的热水,眉毛轻轻拧在一起,而后把拧得半干的头巾覆在了安迷修的脖颈上。

 

佩利在屋外不知道做着什么没有声响,屋里的两人对着一个昏迷的人沉默不语,空气被压成厚重的一块,挤住雷狮和卡米尔的胸膛,让人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就算是他的愿望,他现在也不记得了。”半晌,卡米尔又道。

他又轻易地猜出了雷狮非要坚持的理由之一,总是沉寂静谧的蓝眼睛又一次望向他,却少见地闪着粼粼的微光。

 

“第二阶段不是会想起来么。”

“但那时候他会丧失情感羁绊。”卡米尔的手背上突起几道经络,他握住拳,“——他不会对大哥你做的任何一件事有任何感触了。”

 

他不会再为他笑,不会再为他怒。

他不会再同情小鸟似的同情饿了肚子的雷狮,也不会再对霸道的Alpha生出任何哭笑不得。

他不会再为了自己的调笑而脸热了,他心跳加速也不可能再是因为自己了,他看向自己,会变得不过是看向任何一件死物。

他认识的安迷修会被杀死而后消失——

 

“是吗。”雷狮缓慢地眨了眼,终还是疲惫地合上了眼睑。

 

TBC

评论(9)
热度(8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