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7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一夜过去,安迷修是察觉到威胁而忽然醒来的。

喉咙口和静脉血管不畅,脖颈上有被钳制的压迫感,像是有人在胁迫着自己——意识回到头脑里后他猛地睁开眼睛,垂在体侧的一只手立马握住拳头正准备御敌,落在视网膜上的人影却让他动作一顿。

是那个奇怪的Alpha。

安迷修斜眸望了眼,自己原来是被这人放到他大腿上枕好了,身上盖着他的外衣,Alpha轻微起伏着的身体只包裹在了一件黑色的单衣里。

是他救了自己?他们怎么逃出那个冰牢的?而且话说,这里是哪里? 

 

出神着,对方原本轻阖着的眸竟不知何时睁开了。

安迷修撞见那抹紫色倏地一顿,他赶忙松开攥紧的右手局促地笑了笑,刚醒来的Alpha面色不善,他不禁喉结滚了滚,讪声对他说道:“那什么……把手按在别人脖子上睡觉这种事,很容易被误会的。”

留在自己皮肤上的手指果然依言收了回去。

 

安迷修松了口气,他正准备友好地同救命恩人正式道一声“早安”,然而Alpha却没有像之前被困时那样总会对自己笑。

“醒了就从我腿上起来。”

他居高临下用冰冷的眼神睨着Beta,安迷修表情僵了僵,只好赶紧直起身子。

 

“请问……你还没有告诉过我你的名字。”知恩图报的骑士起身对Alpha欠了欠身,那人也慢吞吞地站起来,却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径直就要走出房门。

“你……你要去哪儿?”

“和你没关系吧?”

他转过脸,看过来的眼神仍旧是冰凉凉的。

 

什么意思?

心里莫名像是被一刺,安迷修皱皱眉头,上前一步抓住了这人的手。

“是你救我出来的吧?在下一定会报恩,所以……”

“不用。”那人却打断他,他垂眸瞥了眼被钳制住的手腕,音调平平地马上接道,“我救你只不过我乐意,你少自以为是了。”

 

可之前在冰牢的时候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安迷修的眉皱得更紧了些:“你为什么突然用这种态度对我?明明之前在冰牢你还……”他说着说着哽住了喉,舌苔发起干,竟是没法把话继续说完。

听到这里,Alpha的表情总算轻松了些:“我还怎样?”

Beta的脸颊于是不争气地红了起来,“你……你……”

 

你非要抱着我,非要拉我的手,还、还……非要亲我……

 

安迷修蚊子叫似地把雷狮的罪状一一悉数过来,Alpha见他害羞成这样终于是没忍住冒出一声嗤笑。他甩开安迷修的手又瞥了眼对方红成西红柿的脸颊,丢下一句“雷狮”,而后便头也不回地踏出了房间。

 

“雷狮?”

被一把推开的木门吱吱呀呀地在风里摇晃着,安迷修盯着它轻声念了遍对方留下的话,后知后觉地发现那原来是对方告诉自己的名字。

在冰牢里他曾因为这人满身杀气地来拽自己而对他心生警惕,也曾因为他不由分说过分地吻住自己而心生过怨怼。但安迷修没那么傻,Alpha望向自己的时候眼里装了什么他看得分明。

当时情况特殊没时间给他细想,现在回过头来再品,他想雷狮对自己怎么都不应该是现在这副陌生疏离的态度。

自己在中途失去了意识,难道是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呆站着拼命想,但不知道的事就是不知道,纵是他想破脑袋也肯定找不出个头绪。

他只好长长地叹了口气,正抬起脚也想出门看一看,没想到迎面撞上的就是出去没一会儿的雷狮,他半抬着眼皮竟是把自己堵了个正着。

他手里拿着一个杯子,嘴角的位置沾着点湿濡,刚才大概是喝水去了。

然而雷狮把自己堵回房间却是把手里的杯子递给了自己:“喝吗?”杯口飘着几缕热气,安迷修接过杯子抿了一口,发现温度竟也掺得刚刚好。

“谢谢。”他不禁道谢。

雷狮随意地点了点头。他把沾湿的手指往衣摆上蹭了蹭,往房里走了几步,对着窗户朝外面看了一会儿,却突然,在安迷修再次抬手喝水的瞬间猛地转过身来。

他朝自己展开手臂,动作极快,安迷修几乎以为这是一记狠厉的攻击,他丢开水杯倏地握拳格挡,却没想到雷狮并没有完全伸直手臂,他的手距离自己还有近二十厘米的距离,他并不准备要伤自己,反而是摊开掌心,上面躺着一颗暗红暗红的甜枣。

 

“你在防备我吗?”他把红枣抛给安迷修,画出一道流畅的抛物线,却像是在安迷修脸上狠狠剜了一刀。

Beta愣愣地看着手里的枣,听到雷狮暗声冷笑了声,说了一句,正常。

安迷修争辩说是他突然出手了个让人误解的动作他才下意识地这样反应,然而雷狮面不改色地点点头,说所以的确是他该道歉,包括在休息时一不小心把摩挲颈圈的动作延续到了天亮。

安迷修一愣,终于沉默了。

他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东西揪起了似的,又胀又痛,他害怕一抬眼又要看到从雷狮眼底漏出的悲伤,却没想到Alpha这次显得极为满不在乎,他弯腰捡起倒在地上的水杯,甚至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过没想到原来你没那么天真,还以为你是个对谁都会交出佩剑的笨蛋骑士呢。”

 

哪里会有骑士肯交出自己的剑?安迷修从没听过如此荒谬的事情。

只是他看着雷狮退后几步从口袋里又摸出颗枣投进嘴里,脸上没什么表情,仅是一直深深、沉沉地继续望向窗外,一个滑稽得不能再滑稽的问题忽地脱口而出:

“难道我以前把剑给过你?”

“给过啊,蓝的那把,借给我玩。”

 

难以置信爆裂似的在安迷修的胸膛炸出了巨响。

他的眼睛一遍一遍地打量对方,半晌,从嗓间发出的声音甚至比平时要高,安迷修道:“我们之前到底是什么关系?”

雷狮回过头,终于又看向了自己。

 

“什么关系?”Alpha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他抬了抬眉毛像是在最后询问Beta是否确定要他回答这个问题,在得到安迷修坚定的肯定答复后,终于嘴角一抬,“做了爱的关系。”

这丝戏谑的笑顿时激起了安迷修的怒意。

“不可能!”他大步一迈猛地拽住雷狮的领子,“我根本不认识你,怎么可能跟你做这种事情?”

“你不是失忆了么。”Alpha被他这么一提,脸色微沉,露出更加危险不善的表情,“放开。”

“如果我们做了……如果我们做了……那我肯定……”安迷修紧了紧手指不肯放手。他用力咬住下唇,力道重得顿时麻痹了唇瓣,疼得他眼眶都酸了起来。

 

如果自己肯愿意和这人做这种事,那他一定是非常非常无药可救地喜欢上了他,又怎么可能会把这么重要的人忘得一干二净呢?

 

他用力瞪住雷狮,这人凌乱的黑发、棱角分明的脸、还有傲视群雄的紫色眼睛在他的记忆里一点踪影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雷狮却平静地睨着他:“没什么不可能。你脖子上的东西把你所有关联感情羁绊的记忆全都消除了,感情越强烈,消除得越彻底。你也不用担心,你要不了多久就会再想起来,虽然到时候……”

他一顿,安迷修松开紧攥他领口的手急切地追问,就看到雷狮嘴唇微动,又沉默了许久,“到时候你会变成没有情感的杀人机器,那些记忆就算回来也百无一用。”

 

“所以我还是最好趁早忘了你,这样你……喂、……”雷狮话到一半却什么都说不下去了,他没想到安迷修会在这种时候把他的唇突然贴过来。

沾着水渍的嘴唇透着凉紧紧覆着自己,Beta不知道是头脑发昏还是自暴自弃,颤抖着的手指用力嵌住Alpha的肩膀,舌尖笨拙地撬开雷狮的牙关,明明费力地仰着头,却无所畏惧地卷过他的舌要和他狠狠纠缠。

紧贴着Alpha的皮肤很快烧得发烫,安迷修的手掌不知不觉移到了雷狮的后颈,他用尽全力进攻着,时而还会从喉间溢出几丝动情的呻吟。

 

雷狮承认他被安迷修的主动搞得有些蒙了。

他觉得现下他们两个人没有理由接吻,安迷修刚才那副失了身后委屈极了的样子更不应该在这里和他接吻。

可他同时也没有理由拒绝,既然不是他逼他,他也就任由两个人莫名其妙吻得难舍难分。

 

安迷修步步紧逼,他最终把雷狮撞到了墙壁上,整个人几乎趴到了他身上却还毫不自知地闭着眼睛。

雷狮被他攻陷得差点伸手去探他的股间,但他到底还是忍耐下来,还顺势收了些喷薄的信息素,反应几秒后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实在徒劳得好笑。

 

也不知是以什么作为基准,当安迷修终于吻够了,涨红着脸从雷狮的胸膛撤开,他呼吸还紊乱着,却强忍着什么似地咬紧牙关。

雷狮用指腹抹了抹唇边被这人啃咬得湿濡的部分,扬起眉毛正准备说一句骑士先生吻技狂放,却看见安迷修低下头,两只拳头紧得指节都泛了白:

“不行。”

“嗯?”

“你不能也忘记。”他努力平息着声音里的颤抖,艰难地挤出一字一句,“一定会有办法,所以你不可以也忘记。”

 

 

TBC

OOC了个爽……【吐血

评论(5)
热度(72)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