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8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所以那到底是清心寡欲的Beta一瞬间被按成了欲望冲天的Alpha,还是脑袋本就不灵光的安迷修突然发起了昏发起了痴?

总该不会是这人重新对着陌生人一个的自己动了情愫这种天方夜谭的桥段吧。

 

雷狮心不在焉地回味着安迷修吻了自己后那张百年难见的表情,不风度翩翩、不温文尔雅、不锋芒毕露、不爱憎分明——安迷修大概生性就是不喜欢与这个世界走成两道平行线的。

喜欢救人、匡扶正义,随随便便遇上个人就愿意对他友善对他好,遇到个女人会像个软脚虾一样迈不动步,他还老做些惩恶扬善的傻事,可不就是喜欢把自己融于世间琐事,以所谓“骑士”两字来感知自己的存在么。

所以如果他忘了,要断了所有纷纷扰扰的联系,而最后肯与他有关的自己也放弃努力,那安迷修……

 

雷狮不禁失笑,他那句趁早忘记当然是说着玩的啊。

只是说给他听听,本是想他不要用他那不值钱的怜悯之心来同情“黯然伤神”的自己。

谁他妈因为你伤神。

 

身边的卡米尔看着雷狮阴晴不定的表情用帽子想也知道是因为谁,他叹了口气本想不管,但到底不忍让自家大哥就这么游神乱想,他清了清嗓子:

“大哥,不带佩利和安迷修真的好吗?”

他本意是想问再闯皇宫只凭他和自己两个到底有没有问题。

不过这话要是问得那么直白肯定要抚到雷狮逆鳞,他只好把问题变换个主语,拐弯抹角地探求雷狮的想法。

Alpha被这么一问终于抽回了自己的思绪:“谁知道安迷修什么时候又演一次六情不认,带去宫里累赘,还不如留下来给他戴个铐以免他跑了。也不知道那群人要他还有没有用,留个佩利也算多一重保障。凭我们还奈何不了一个鬼狐天冲?况且除了要废掉Alpha军我们还得找办法恢复不是?”

卡米尔点点头,知道“恢复”是为了安迷修,“奈何”也便是要想法子从鬼狐身上找办法。

 

“可要是没有恢复的办法呢?”

变成Alpha军的Alpha身体能力会暴涨,雷王国的军队实力更加凶残,能得到这样一个好结果那些人未必会去想把人恢复的办法。

毕竟强大的军队造出来可以在战争中陨灭,却没有随随便便归田卸甲的道理。

这些道理雷狮自然也是懂得,只是他眼里闪过些孤注一掷的狠厉:“这还不简单?没有办法也要逼出办法。”

 

卡米尔偷偷偏头去看雷狮,心想也真不愧是他。

他想起来在他们还小的时候,那时雷狮的第二性别还没有分化。

雷王国的太子殿下是一个纯种强大的Alpha,骑马射箭样样精通,剑术和擒拿也学得有模有样,锋芒毕露,羡煞旁人。

人人都道国王的儿子们一定个个如此出息,谁知道没多少时日到了二皇子殿下,他却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Omega。

Omega能成什么气候呢?

其实二皇子从小也是透着股文武双全的卓越气的。只是第二性征定下是Omega以后没有人再叫他舞文弄武了。

Omega要被束之高阁,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却是为了日后有用处送给别的国家政治联姻的。

雷狮以前同二哥关系最好,喜欢凑到二皇子身边听他讲天马行空的故事,也喜欢趁着照顾自己的女仆不注意跟着哥哥偷偷跑到园丁那儿拉着人家和自己一起玩泥巴。

二皇子执剑的样子甚至比太子殿下还要好看,他并不文弱,举手投足间却没有一股粗糙的狠劲,英姿飒爽的,倒像个骑士。

然而有什么办法,他成了Omega。

拿到诊断书的刹那二皇子像是疯了,所有人满心认为他也定是个Alpha,再不济也该是个Beta,连他自己都认为雷王国的土地每一寸都应该臣服于他的脚下,可偏偏,他忽然连皇子的头衔都嫌重了。

可怜的二皇子不再见任何人也不再出现在任何场合,他不再讲故事也不再用天上星星的名字给雷狮唱一首歌。他的身边哪里还有什么长矛利戟,他自己都成了冷冰冰的一件死物,被关在富丽堂皇的房间里,等着被当做商品和筹码交换一隅本属于自己脚下的泥土地。

Omega终于郁郁而终,找了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佩剑一抹,把自己杀了。

 

而之所以说雷狮不愧是雷狮,他在他即将性别分化的前两个月叫来了宫里所有的医师,他威胁他们说一定要找到百分百分化出Alpha的办法,如果两个月后他的第二性别不是Alpha他会下令灭掉那些医师顺便“慰问”一下他们全家。

雷王国的医师们全都炸开了,从来没有人听说过第二性别的分化还能受人为控制的。

这本是再荒谬不过的事情,却没想到国王被自己Omega儿子的自尽冲昏了头脑,雷狮要逼出没有办法的办法,他竟也充耳不闻地任由他立这种大逆不道的指令。

举国医师诚惶诚恐地钻研起了“性别之道”,六十余天很快过去,三皇子殿下在众人的殷切期盼下终于又是个强无敌的Alpha,他们松了口气保下一颗脑袋,同时谢天谢地自己的办法终于还算是个办法。

 

不过时到今日卡米尔不禁想,是真的那些医师胡乱找来的各种方案奏了效?还是雷王国的三皇子本就该是个Alpha?

这些他虽然不得而知,却唯独知道当年雷狮强逼医师们的威胁句句属实。

他当时一定怕极了自己重蹈二皇子覆辙,如果医师的办法无用,那雷王国大概真的会有一时被灭光了医师。

 

而时隔多年这股蛮不讲理的论调竟是再现了。

而对象……不是为了他自己,是为了一个宫外偶遇的外人。

 

卡米尔其实撞见了两人在木屋里热烈忘我的亲吻。

他没看到吻的起始,只知道雷狮被索取时的兴奋和难以自持,仅是透过一个映在窗上的背影都已经一览无余。

他揽住Beta的腰身,像是害怕折断他的小心,又像是故意要叫他疼的用力。他承受着对方暴风雨似的示爱,却只是受着,失心失智一般地受着,而身后的佩利落后自己一步没看到房间里的景象,只是兀自吸了吸空气说了句“老大干嘛放这么浓的信息素?”然后没过半秒又道“咦又淡了”。

 

“大哥,你喜欢安迷修什么?”卡米尔又偏头去看雷狮,忍不住问道。

雷狮:“啊?喜欢要什么道理?”

卡米尔见他蹙了眉,怕是不乐意把这种事拿出来告诉他这个小弟,他想说那就换个话题吧,却是没想到雷狮沉吟着仔细又想了好一会儿,神情严肃,却仍旧不得要领。

 

“啧,真不知道。”他道,“只不过是看那家伙调戏起来有劲就想多闹闹他,觉得他伺候人挺舒服就和他多待一会儿,他想跟自己一起那么就一起,他喜欢我……那我就喜欢他呗。”

雷狮神情淡淡地乱语道,但眉眼间闪烁着的分明就是些堪比星辰的神采奕奕。

 

卡米尔抬手压了压帽檐,心想……他大哥可真是够酸的。

比夹在面包里的小酸黄瓜还要酸。



TBC

像是写了一个很莫名的童话故事

评论(11)
热度(89)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