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9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鬼狐的Alpha士兵真是会见缝插针。

 

三皇子和他最衷心的下臣成了雷王国大逆不道的叛徒,国王大怒,派出最强的太子殿下率领护卫队二话不说堵着他们就要打。

只是国王陛下再怒也没想过要不择手段对亲儿子下杀手,三个皇子已经死掉了一个,难不成真要让大儿子再去杀死个小儿子吗?

下给太子殿下的命令到底还是捉拿关押。

 

雷狮对那群不入眼渣滓当然不会有怕,和卡米尔两人催动元力顿时打了个腥风血雨,只是有人捕捉到有机可乘,一个身着盔甲的卫兵两指捏断了卡米尔的手腕,雷狮听到Beta痛苦隐忍的低吼,顿时明白他的对手并不屑于和他堂堂正正。

这个该死的鬼狐天冲,竟是在普通护卫队里偷摸混进了几个改造过的变种军。

 

一记惊天响雷把一个囫囵的白天撕成狰狞的两片。

黑紫色的电捏碎了那Alpha军的内脏,烫焦方圆十里除卡米尔以外的血肉。

“抱歉……大哥。”卡米尔吃痛地撕下一块布料固定住破碎的手腕骨,雷狮瞥了他一眼,望向那些前赴后继奔涌过来的军队冷若冰霜。

“是你们自己他妈不要命!”他武器一挥厉声喊道,雷声历历,黑云被这声响叫来遮住了半边天日。

雷王国谁都知道这位皇子殿下不喜掺和宫中琐事,却最是胡搅蛮缠蛮横霸道,三皇子的发威让一大批人发憷忌惮,而三三两两几人无畏无惧,雷狮切齿一笑,暗道一声——找到了。

 

 

纵观全局的太子殿下有种错觉,他那疯起来不管不顾的弟弟雷狮现在并不是在慌张御敌。

他似乎从卡米尔负伤开始就改变了攻击策略,不再让他的电光肆虐天地,而是只盯准某几个点的士兵集火,好像那几个位置藏了什么玄机一般。

“后侧的队伍包围上去!”他发号施令,越发注意雷狮的动向,然而紧盯着的人影突然在下一个瞬间不见,两人原本站着的位置塌下了一个窟窿,竟是笔直地从那个洞口掉了下去。

难道雷狮算出了地面受不住力的位置,刚才一直是借攻击人在把雷电引到地层?!

太子殿下连忙让士兵依次从那个窟窿下到地下追击雷狮,然而轰隆炸裂一声,地面陷得更低,竟是把下层的通道堵成毫不相通的两段。

“这个雷狮……”

太子扬手一挥,只得让军队找一处楼梯下到地下去。

 

.

 

“还好吗?”雷狮松了口气,看向卡米尔骨折到变形的手腕。

身后的土砾堆得他们不见天日,却暂时阻断了麻烦,让他们好暂时从没有意义的战斗里脱身。

卡米尔点点头,安静地用牙齿帮忙把手上的布料缠得更紧了些:“不碍事,我不用手也没什么关系。”

雷狮也不再多说什么,他知道卡米尔并不需要听什么安慰。

“不过你以前没有暴露过元力技能,这两次倒是都讨到了便宜。”

他横下雷神之锤往前面一劈,电光刮出石火照亮了两人前方的路。卡米尔轻声一应,跟在雷狮身后,这地方他怎么不熟悉,是皇宫里鲜有人使用的密道。

 

密道修了却没有人用,无非是因为这密道的主人死了不吉利,加上通向地牢的路本也不需要什么密道,久而久之也竟没有什么人记得地牢的墙外还通着一条没多大意义的甬道。

——其实这里本就是供以小孩子玩侦探游戏的基地。

当年三皇子最喜欢跟着二哥玩的游戏,场地就是这条一小批人奉命修出来的小道。

 

“鬼狐真的在这里?”走了一会儿,卡米尔见雷狮大步流星毫不犹豫地样子不禁问道。

雷狮胸有成竹:“当然在。安迷修走这条道的时候被人动了腺体丢到冰牢,雷王国牢狱那么多,从这里随便通去一个给他个豪华一人间还不容易?造Alpha军这事凯莉都做不了,只可能是鬼狐把这里做成了他的老据点还从这伏击了那个蠢骑士。”

卡米尔一愣,他倒是没想到这层。

他只知道自己那天见到帕洛斯慌慌张张,他上前询问他出了什么事,帕洛斯支吾了一会儿便告诉自己雷狮和那被抓过一次的骑士又闯回了皇宫,好像是冲着地牢来的,目标是那些不剩多少时日可活的实验体。

他是怕雷狮一气之下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火急火燎地照着帕洛斯的指路找去了地牢,却是看到凯莉拖着失去意识的安迷修进了冰牢。

他脖子上的黑颈圈触目惊心,皇家计划里的Alpha士兵各个都在脖颈上戴了那么个不详的东西。

他以为宫里的研究员全都做得了腺体手术,没想到原来是只有鬼狐一人可以吗?

卡米尔想追问雷狮从何得知,然而Alpha皱了皱眉头,过后又迅速比了个手势,他只好收起自己的好奇照着指示启用了元力。

 

向前缓步再走二十余米,雷狮停下脚步对着黑成一片的前方响起一声轻蔑的笑哼:“鬼狐天冲。”

“啊呀,三皇子殿下找到我了。”鬼狐天冲总喜欢带着奇怪的面具,旁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只知道这人的说话声里总是带着三分谦卑七分虚伪。

雷狮武器一锤立即炸起了危险的紫雷,鬼狐怕极了似的往后一趔趄,却是从身后刺出一把碧绿的大刀。

“嚯,我倒是不知道你还有使刀的本事?”雷狮用锤招架,金属相撞发出铿锵的声响。

鬼狐在面具下笑出了声,烈斩横舞从雷狮的鼻尖呼啸而过,雷狮仰头躲过攻击后立即空翻后撤,他防备着长刀竖斩,却没想到鬼狐果然翻转了手腕,那刀刃却是向上,他向前迈出一步,竟然迅雷不及掩耳地朝密道正上方劈去。

不好!

雷狮知道对方看穿了他的战略,雷电匆匆滑出却不及阴气逼人的刀锋,眼看刃将及肉,卡米尔却镇定自若,翻身头朝下猛地往地上坠去。

他不着痕迹地平移了身子,竟极为勉强地错开了刀刃,叫鬼狐空斩一击,而他自己千钧一发地嵌进了地砖里。

仅这一毫秒,雷狮的电至,烈斩被雷做成的锁链拧成三段,哐当掉落下来。

 

鬼狐:“无定之躯,是挺有意思。”

雷狮:“不比你有意思。”

武器被毁他也不恼,鬼狐扭了扭脖颈,权当听不到对方的嘲弄:“要是殿下不嫌弃,我倒是还能叫出个军火库来。”

“哦?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察的底细,某人的元力难道不是开启常人难至的分析境地吗?”

“那卡米尔大人的元力还说是拓记呢。”

鬼狐天冲悠悠地背过一只手:“原来只是单纯大人记忆力过人?”

雷狮懒得和他废话,腰身一低又有无数雷电成圆咆哮着张嘴去咬鬼狐天冲,这雷用武器挡不了,他便小跳后退半步,矮身抚了抚地竟是卷起一层土盾。

“啧。”土克雷,他要老用这破盾来挡,雷狮的电击恐怕再也起不了作用。除非他加大电力,但那还不把头顶的这层地面给电成灰了?

 

雷狮打定主意用物理攻击。

然而眉头又皱了皱,他再望向鬼狐一眼,若有所思得叫对方奇怪。

鬼狐:“三皇子殿下是准备投降了么?”

雷狮:“做你的美梦!”

 

握在武器上的手指一紧,周身的雷电之力顺着细胞和血管透过雷狮的身体迅速地流向雷神之锤上汇集。

巨大的能量波动给人以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卡米尔都不禁迟疑,他从来没有见过雷狮用过如此兴师动众的招式。

鬼狐天冲自然不敢怠,手里的土盾也越凝越厚实,他好整以暇地做好准备,面具背后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雷狮的动作,余光分了一点给卡米尔,面对两人新一轮的起势毫不畏惧。

 

终于,雷狮动了。

他怒喝一声将雷神之锤击出,土盾被击碎半圈,鬼狐的脖颈近在眼前,眼看锤端就要击中,他却立即空手一合,压缩一掌空气放出,竟是将雷狮弹出了半丈远。卡米尔用元力稳住身形正准备以拳攻,不想鬼狐不退反进迎上了他,伸手一捉竟是那只被硬生生捏伤的断手!

“啊啊啊——”剧烈的疼痛难忍,卡米尔一下卸了力,眼里非黑即白一片错乱。

鬼狐勾起嘴角,抓着碎骨的手不急着放开,他甚至直臂将卡米尔摇摇晃晃地提起,全身的力量只靠着伤处那一圈皮肤悬挂支持,卡米尔痛得喊不出声,只能张大了嘴巴在嗓子间蹭出几声失了真的气声。

“三皇子殿下,你要是再攻击,这打的可先是卡米尔大人。”

“所以呢?”

雷狮的表情阴沉得可怕,鬼狐用受伤的卡米尔来做要挟简直是无耻之极,可他怒极,却仿佛对鬼狐天冲警告的后果置若罔闻,雷神之锤又起,惊雷怒啸再一次遍布了武器的每寸。

 

以卡米尔为人质的鬼狐难以用现在的动作捏土招架,他虽心跳如鼓,却并没有露怯。他不相信雷狮真能铁石心肠,对着从小一起长大的卡米尔痛下杀手。

雷电不能拐弯,要攻击他就必须先击毙卡米尔!

鬼狐天冲右手重新唤出一把利剑,幽蓝的剑光雷狮好不熟悉。

“哼。”他仍旧不为所动,“我算知道你的元力是什么东西了。”

他握拳手起,鬼狐举着卡米尔以剑相抵,正准备一手挡雷一手朝雷狮震出剑气,却不想雷狮的招式不在往前攻,而是收手一抽,像是从自己身后牵出一根歪歪扭扭的细绳子。

身后?

鬼狐心里一凉,没来得及转头,紧贴脖颈的雷电便立即夺去了他的意识。

 

“不是叫你呆在那里不要跟来碍事的吗?”鬼狐应声倒地,雷狮睨了他身后那人一眼,上前从地上抱起痛晕过去的卡米尔,嘴上不留情。

“我……”安迷修挠着脸颊抱歉地钳制住暂时没有抵抗能力的鬼狐,脸上写满了打破约定的窘迫。

骨骼明晰的手腕上,一圈忽明忽暗的铐窜着电流,连着雷狮从掌间生出的雷电。


TBC

打架了打架了

牵了电线(x 四舍五入已经结婚

我智障,一直以为是原力,结果一看,是元力

评论(11)
热度(48)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