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20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雷狮动作麻利地检查起卡米尔的情况,不再分给安迷修一丁点的眼神。

后者面露尴尬地用眼睛追着他,憋了半晌,只道:“我……呃,抱歉。”

 

Beta没有什么好分辩的。

他自知擅自行动错是在自己,即便手上雷电化成的手铐和Alpha的元力联结在刚才帮了雷狮,这也并不能改变他的行动一有不慎就有可能给对方带来致命麻烦的现实。

他明白雷狮对自己愠怒的原因,甚至连他自己都想要反过头来数落一顿自作主张的自己,但——不可否认,Alpha重新冷淡起来的态度还是让安迷修不禁感到不适。

明明之前两人的关系是有一点回暖了的。

 

虽然自己与这人出发前的那个亲吻实属意外。

头脑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他径直那样吻了他,心里因为后知后觉的唐突而拼命地惴惴不安,可身体的反馈却诚实而直白。

被回应和被拥抱的时候神经末梢上沾满了喜悦,像是滚进糖霜的龙须糖,头脑里空白一片,絮絮纷纷,腻腻甜甜。

安迷修想,他可能在自己想明白之前就已经相信Alpha的几句只言片语了。

比如他们之前真的有过喜欢,比如雷狮虽然不说但正在为自己的病状心急如焚。

 

可这些相信并没能延续多久就被Alpha自己亲手扯掉了。

 

他离开自己的唇,缱绻的气息还透着恋恋不舍,而下一秒落在腰间的手忽然滑到安迷修的手腕上,Beta脸上的臊还没来得及褪完,然而雷狮元力一动,滋滋作响的一圈紫雷便圈住了安迷修的腕。

卡米尔分秒不差,这一刻推门而入,身后的佩利古怪地对着雷狮嗅了嗅,却并没有说出什么不合时宜的话。

而雷狮挑了挑眉,开始说话了:“你别来碍事,留下。”

安迷修一时没明白这人的意思,直到雷狮又道了一句“佩利留下来看着他”而被点了名的佩利咋呼着大叫起拒绝,发愣的骑士才想通他是要再闯一次皇宫,而他的计划里并没有自己。

 

安迷修:“你去皇宫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吗?”

雷狮嗤笑一声:“一点小事情,再有你这鬼样子总不能一直拖下去。”

 

那既然如此,既然他的要事里还有自己的一份,这人为什么不愿让自己也成为战力呢?

安迷修忍不住问。

他又不是柔弱易碎的Omega,执剑战斗对他而言再家常便饭不过。

蓝眼睛的Beta现在受了重伤,他们定是遇到了仅凭两人之力难以应付的险况,那么雷狮为什么非要撇下自己不可呢?又为什么还要留下实力不凡的佩利专门监管自己呢?

可无论是刚才还是现在,雷狮显然都没有要回答自己的意愿。

 

“佩利呢?”重新固定了一次卡米尔手上的伤,雷狮抬起头问道。

安迷修一顿,继而躲闪开目光回答了他:“佩利说闻到了有趣的味道,所以让我先走这条路过来,他自己去别的地方了。”

“是他帮你解的手铐吧?”

雷狮的眼睛里闪着些戏谑,安迷修沉默地点了头,他猜想这人一定在佩利帮忙除去桎梏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动,他有些不知所措地捻了捻手指,正想着该如何跟他解释,就听到Alpha无语地啧了声。

“行了,别像个傻子一样紧张成这样了。懒得怪你,反正你这人就是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非要佩利带你过来的吧?”

 

正中红心。

安迷修抿着嘴偷偷掀起眼皮偷看他,雷狮的视线没动,便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撞进了自己的眼睛里。

说不清是什么的酸升腾起来,像是被大力地拧了一把大腿。

砰砰。

心跳明显了些,安迷修轻吸了口气想说话,不过卡米尔终于在这时恢复了意识。

 

“唔……大哥……”

他的嗓音沙哑,骨头断裂的疼痛消耗了他大部分的体力。

卡米尔挣扎着支起了身子,眼睛晃过安迷修,不禁一愣:“佩利也来了?”然而不等安迷修回答,他便立即担忧地望向了雷狮。

“太子殿下的……”

“我知道,他肯定是去打那些弱鸡了。”

 

佩利肯把安迷修这个麻烦一起带过来的理由再显而易见不过——他想打架了。

“先不去管他。”雷狮照着卡米尔的意思把他扶起来站好,“鬼狐天冲拿住了,接下去最好是能顺利问出把‘Alpha军’复原的办法。”

他朝还在昏迷的鬼狐瞥去一眼,安迷修还傻傻地用手臂箍着他,雷狮觉得好气又好笑,伸过手去用雷电拧成的锁链接过鬼狐天冲把他捆成了毛毛虫。

卡米尔:“用什么手段逼供他?”

雷狮:“嗯……电击?”

卡米尔若有所思地皱著眉头:“他很可能不怕电。”

雷狮:“我知道。而且他的元力实在还有点麻烦。”

 

他想起刚在对峙时鬼狐天冲使用过的佩剑,那把蓝莹莹的、自己曾经把玩过的长剑可不就是安迷修的武器。

鬼狐一定是趁着给安迷修套上颈圈的那时候窃走了他的元力。

按照刚才交战的情况来看,他盗走的能力绝对不算少,尽管从来自信如雷狮,但这次连他都没有十成的把握能始终完美地压制住他。

如果自己的雷电逼不出有用的信息,他就必须另寻他法,还要在不能杀死这人的前提下抵御住他所有的元力反击。

果然棘手。

 

雷狮眯着眼睛思考着,他没有急于弄醒鬼狐,而是想在着手动作之前再考虑一番行动的可行性。

然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安迷修却猛地把他拽了过来,雷狮被他吓了一跳,憋了一句脏话在嗓子口差点骂出声,可安迷修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写了满脸,Alpha只好吞下自己的不满,好声好气地问他怎么了。

“我、我们……”他踟蹰着,手足无措地揪紧了手里雷狮的袖子。

他不知为什么突然红了脸,还瞥了眼神色如常的卡米尔,像是心虚一般,把嘴唇贴得雷狮的耳朵更近。他说话的声音极轻,湿润温热的呼吸吐在敏感的耳廓上,搔得雷狮有些想躲。

 

“那次……是不是因为你突然易感期……?”

 

然而安迷修一把话嚅嗫着说出来雷狮就愣了。

那是他此时此刻不应该记得的记忆!

 

雷狮:“你想起来了?”

他紧紧盯住Beta,眼神锐利甚至像是能从里面射出些能刺透人的光。

安迷修见状也不由得发慌,迟疑着点了下头,但他很快重新摇了头:“只是模糊的一点,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雷狮……”

“闭嘴!”Alpha粗暴地打断了安迷修。

 

他一时间沉默不语,心里像是有台风过境,搅得他天昏地暗,残垣荒芜一片。

一种从未尝过的恐惧像是暴风也像是海啸,席卷了雷狮的神经,提着他的脚踝把人悬在飓风口,叫他连鬼狐天冲的事情都差点要忘得一干二净。

他发狠似地用手钳住Beta的后颈,有力的手指深深嵌着那圈食指粗细的颈圈,嗓音古怪又反常地发了哑。

 

“不准给我想起来,听到没有!?”

“不准想起来,安迷修!”



TBC

评论(13)
热度(68)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