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高乔]高英杰的乔一帆观察记录

·日常向。

·2018.3.7  我们戚风砂糖(其实还有我!)生日快乐!!

·去年说到今年我们生日把你的梗用来写生贺,兑现啦!习习!

 @戚风糖纸 

 

.

 

乔一帆,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

 

1.

刚认识这人的时候高英杰是觉得乔一帆这人真是温柔得有点过分。

 

他记得那次是在食堂,打饭的窗口排着长长的队,塞了一堆正在长身体的青春期小伙子。

食堂里人声鼎沸,乔一帆排在自己前面。

高英杰记得这人顶着一颗毛茸茸的小脑袋,小动物似的,又软又可爱。他的发丝其实是顺的,但后脑勺翘着几撮他本人观察不到的乱毛,七横八竖,这才显得脑袋有些蓬松。

乔一帆自始至终都缩在最左一排的队伍里,也不像别的男生一样硬要伸长脖子去看今天中午的菜式,只是安安静静地等待着,顺便温顺地安抚着自己叽里咕噜的肚皮。

他肚子一共叫了两声,两次高英杰都听见了。

可那时候他们俩并不认识,所以高英杰当然没有作声,他只是掩饰似的抿重了嘴唇,不着痕迹地偏头去看食堂百态。

就是说乔一帆应该是不知道这羞人的声音其实是被人听了去的。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害羞,兴许这是在对着他自己害羞,以至于站在他身后的高英杰轻而易举地就能看到这人红红的耳尖。

——像是两朵颜色不浓的小玫瑰花。

 

食堂阿姨打饭的动作倒是很麻利,很快排在前面的只剩下堪堪两三个人。

高英杰这时才望见了摆在最上面的大盘子,原来今天有微草的著名“网红”,大名鼎鼎不尝谁后悔的酱鸭,不多不少,刚刚好剩了两碟。

排在乔一帆前面的男孩子自然毫不犹豫地捞走了其中一碟。

高英杰把这些看在眼里,他虽然是喜欢酱鸭的,但眼下自己肯定是吃不着,他想着只是酱鸭而已,自己上次也不是没有点到过,因此也没在意,视线一放便瞥去了炉灶上其他的荤菜。

 

却是没想到身前的乔一帆会在这时候突然转过头来。

他的脸竟也攀了点红,颊上的颜色和耳朵背面的一模一样。

他说:“你是不是想吃酱鸭的?”

高英杰:“啊?”

眼睛眨巴眨巴。

高英杰:“哦……不,我准备点狮子头的,怎么了?”

 

闻言,脸红成小花的这人竟然惊讶又欣喜地笑了。

他用力地摇了摇头,那边食堂阿姨不耐烦地出声催促了他,乔一帆于是赶忙回过了身子,小心翼翼地,带走了他大概是垂涎挺久了的酱鸭。

 

原来他是在怕横刀夺了别人的爱。

高英杰偷偷用余光瞥了眼寻觅座位的乔一帆,心里道了句——真是够甜的啊,这孩子。

一不小心就在心里用上了老父亲的慈爱语气。

 

却没想到自己也点好菜刚没走两步,带走了最后一碟酱鸭的这人竟是又出现了。

“那个……现在食堂座位紧,好像没别的位置了,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坐?”

他指了指不远处白桌子,上面孤零零地摆着一个食堂餐盘。那盘酱鸭上沾着的调味料闪着亮晶晶的光,像是在招招小手引诱人把它吞食下肚。

“还有你想不想吃酱鸭?”

蓦地,乔一帆又道。

 

没救了,这孩子。

太甜了。

 

 

2.

高英杰还一直觉得乔一帆会怕虫子这件事情挺让人意外的。

高英杰虽然也不喜欢虫子,特别是那种长着毛毛或是黏黏糊糊的虫子,他一看就觉得头皮发麻,觉得这样的生物实在有些有碍观瞻。

但他也不过是不喜欢而已。

如果隔着一张餐巾纸,他也还是敢去下手处理掉那些出现在不该出现之处的小虫子们的。

 

但乔一帆的怕是真怕。

他怕一切可以被归为昆虫的生物,甚至会对着飞蛾或是蜻蜓躲闪视线。

有时候草坪上飞了一只色彩别致的花蝴蝶,他都有大几率把头埋到高英杰的肩膀后面,小声嘀咕着推着好友迅速逃走。

 

对此,乔一帆自己也头痛得不行。

乔一帆:“对虫子恐惧简直都是一种生理性的条件反射了!真是丢人啊,我明明是个男生。”

他埋怨得可怜巴巴,整个人恹恹的,像是一只刚淋了大雨的小奶狗。

高英杰只好笑笑安慰他:“没事啊,一帆肯定有另外一个方面特别胆大。毕竟——胆量守恒嘛。”

“是吗?”乔一帆半信半疑。

 

不过之后他就在一切惊险刺激的游乐设施上展现了自己胆量守恒的大无畏结果。

毕竟乔一帆,一个在云霄飞车和跳楼机上会端庄微笑的男子。

 

 

3.

而如果把这个到了游乐园能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再丢到机场,倒是会收获他另一些“别出心裁”的心理阴影了。

他心理阴影的起因也很让人哭笑不得:

——这人竟然能把拿在手上的护照给掉了。

 

认真的。

不是随手放在口袋里丢了或是从包里漏出来掉了,他全程把护照捏在手里,却不知怎么走着走着,就松了手落掉的。

 

那次是某一年的夏休期。

高英杰老早和乔一帆约好一起去不是太远的地方出国玩。

 

整理行李的事情大多是乔一帆操心。

高英杰不擅长收纳,满满一行李箱的衣服不像乔一帆那样喜欢卷成一节,他习惯把衣服叠成片,一层一层铺进去,结果便是喜闻乐见的空间不足。

每次这时候乔一帆就会过来帮忙,他总是蹲在地上把行李箱里折得很好的衣服一件一件先放到高英杰床上,然后他会把那些衣服放在自己腿上慢慢开始卷,两条边往里一收,等高等宽,美观好看。

高英杰在这些事上插不上手,只好坐在床上观察卷衣大法、观察乔一帆。

 

高英杰:“一帆,你明天护照身份证公交卡钥匙钱包都别忘了。”

乔一帆:“嗯嗯,知道。”

高英杰:“一次性内裤放好了?”

乔一帆:“放好了。”

高英杰:“充电器呢?”

乔一帆:“啊,这倒是忘了。”

 

“忘了也没事。”高英杰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乔一帆聊着,“反正我们的手机可以共用一根线。哦……对了,你明天充电宝可别放托运行李箱里。”

乔一帆对自己说的话全都是好脾气的照单全收。

高英杰其实觉得自己这么啰嗦实在有点像一个小老头,但好在乔一帆不在意,反倒好像是乐得有一个人能帮着他回忆一遍细枝末节,省着时而大条的他一不留神做了什么不可挽回的傻事。

 

高英杰勤勤恳恳地做着乔一帆的老妈子,谁知道老妈子再神通广大,也还是要败给这个过于迷糊的熊孩子。

 

“刚才我还记得你拿着护照的呢?在A店的时候是不是还在?”护照不见了,高英杰见乔一帆急得都变了脸色,也便不忍心说什么责怪他的话。

他也尽力帮乔一帆回忆着护照消失的时间,连连问了乔一帆好几个问题,却都被乔一帆摇头否认了过去。

“我一点印象没有了。”乔一帆苦着脸,缩成皱巴巴的一团,“感觉就像上幼儿园的时候丢氢气球一样。”

“啊?”

“就是,绳子在手里牵得好好的,可走着走着就不知不觉松手飞走了……”

 “……”

 

高英杰拿他没办法。

乔一帆自己也没有办法。

两个着急要登机的人焦头烂额,事情却始终停滞不前、毫无进展。

 

好在,机场的工作人员还有点办法。

捡到护照的工作人员照着护照查到了预定机票的手机号,一个电话打过来,竟是都被这种弄丢护照的笨蛋行为恼得忍不住“友好”批评了一顿乔同学。

 

而被批评了的乔一帆只好:“嗯,对对,对不起了,嗯,是的!真的是麻烦您了。”

 

 

4.

乔一帆曾经煞有其事地告诉过高英杰一个秘密。

 

有一年3月15日,高英杰生日。

微草队内给他办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是刘小别拉的礼花,柳非关的灯,队长王杰希捧来一个点着蜡烛的小蛋糕。

蜡烛顶着水滴形状的烛火随着风动一晃一晃,橙红的烛光吞走了底下蜡烛五彩缤纷的颜色,把暗了灯光的房间照出一片温吞的柔软。

高英杰在队友的簇拥下闭上眼睛许了愿。

愿望不能说,但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所谓愿望无非就是身体健康、微草必胜。

 

一行人哄笑一通分掉了蛋糕,蛋糕三口两口立即下了肚,短暂的庆祝便很快就结束了。

刚刚进行完的基础训练叫微草的队员们来不及疯起来就忍不住犯了困,王杰希很快叮嘱大家早些休息,高英杰本也不是爱闹的性子,顺着队长的意思谢过队友们,随后便很快招呼着大家回房间散了。

小小的庆祝会短短的。

高英杰却满足得不得了。

——他喜欢微草,更喜欢今日今夜烛光下的微草。

 

乔一帆见高英杰高兴,忍不住磨磨蹭蹭地捱时间,等到大家都离开训练室,等到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个。

“英杰,祝你生日快乐!”他也掩饰不住自己脸上的笑意,抬手对着高英杰的肩胡噜了一把,心情极好地由着对方也伸过来一只手和自己勾肩搭背。

“谢谢!到时候七月份你生日,我也招呼大家一起给你买蛋糕!”

高英杰的话真心实意,他甚至忍不住笑出声,然而听者乔一帆一愣,不由得僵了神色。

 

“怎么了?”高英杰捕捉到了对方的异样,悦色一收,急忙问道。

然而乔一帆沉默了好半晌,不知道在心里想了什么。

 

“一帆……?”高英杰小心翼翼地歪过头看他。

而乔一帆神情凝重:“英杰,我……我告诉你个秘密!”

末了,他顿了顿,又补上了一小句:“……你可别生气。”

高英杰喉结动了动,觉得这个“秘密”有可能惊天动地,不由得被对方的情绪感染,也不禁郑重地点了头。

他屏住呼吸洗耳恭听,就看到乔一帆一脸痛下决心,深深吸了一大口气,而后慢慢睁开眼睛,瞳仁里倒映着一个囫囵的自己。

 

乔一帆:“其实——我的生日是在10月7号。”

高英杰:“欸??难道不是在夏休期……”

乔一帆:“不是。那个生日其实……其实是不对的啦。”

 

“哈啊?”

高英杰目瞪口呆。

他们认识了几个年头,每次生日过的都是明明白白的7月3号。他记得那么清楚,怎么这会儿这日子突然就能生出不对了呢?

 

乔一帆见状也不好意思,他伸手抓了抓头发,发旋位置的毛发因为他胡乱的动作更加不规则了一些。

高英杰瞥着他发顶的乱状有点想笑,但心里实在对乔一帆的“秘密”好奇得紧,他只好又挤出一个洗耳恭听,屏气凝神等着乔一帆继续讲下去。

 

“当时QQ填资料我想不要暴露太多隐私,就随手把生日选了别的日期。结果大家加了我Q以后跟着它的生日提醒祝了我生日快乐,而且第一年英杰你还送了礼物给我。我……”

 

乔一帆挠了挠脸颊,红了一点脸,道:

“我就说不出口了。”

 

听到这里,高英杰再也忍耐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腹部肌肉收得生疼,可笑声还是停不住,他只好一边断断续续地招呼乔一帆来帮他揉一揉肚子,一边在一片爆笑中痛苦地抽空吸入氧气。

“英杰……”乔一帆被笑得发窘,脸上的赤色更加明显了一分,“你别笑了。”

高英杰点了点头,虽然他是想答应乔一帆,可意识控制不住身体。

生理盐水被他挤出了一点到眼眶外面,顺着鼓鼓的笑肌,弯弯绕绕地隐没在了他的脸颊上。

乔一帆:“你再笑我可要生气了!”

高英杰搭了一只手到乔一帆的脖颈上,唯恐对方真的闹脾气似地努力深呼吸着,却还是忍不住揶揄得拿肩膀撞了撞乔一帆的胸膛。

 

“生什么气呀。”高英杰只觉得这人真是可爱得厉害,“也没什么不好啊。”

他终于止住了笑,食指曲了曲蹭掉了眼角星星点点的眼泪。

“那每年就只有我能给一帆你过到一个正确的生日了。”

 

——“挺好的,变得像一个特殊的仪式一样。”

 

高英杰弯着软软的眉眼,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冲着乔一帆笑着。

 

真的是没救了!

他想。

这小孩儿,真是太甜了。

 

FIN.

 

评论(7)
热度(17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