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21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安迷修睖睁着眼睛,一瞬,茫然在他的眼里闪了闪,但转念他就马上想了明白。

落在自己颈上的手为什么这么凉?说出这句话的喉咙为什么这么抖?这对载着千百种情绪的眸为什么此刻缩微了瞳仁?

说到底为什么第一次在冰牢见到雷狮他宁可冒着被一起冻死的危险也硬要带走半死不活的自己?还有他的体温、他的亲吻、他攥在掌心里的蜜枣……

 

是了,这人喜欢自己。

 

虽然这人对自己忽热忽冷,还最喜欢挂上一张不痛不痒的皮囊,但安迷修感觉得到——如果自己真的恢复了记忆,那才是真的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回应他的在意了。——雷狮最讨厌事情变成这样。

可安迷修没有把握。

他暗暗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可能恢复如初,或许从他在冰牢里一无所知地醒来的那刻开始,雷狮的生命里就已经死掉了一个安迷修。

所以如雷狮所言,或许他的确应该趁早也忘记自己呢?

刺痛。

他一时忘记要回Alpha话,嘴巴滑稽地愣张着,连呼吸都不知怎么被自己下意识地压抑了下来。

 

而雷狮在他短暂的无言里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他撤回手,薄薄的嘴唇勾了勾。

缠绕在鬼狐身上的锁链跟着他的动作发出电击似的细碎的声音,冷光把光晕推出一个圈,苍白又模糊不清,像一层寒冷而骇人的凝胶膜。

 

“弄醒他?”雷狮回身眼睛一抬,干脆又不理安迷修。

卡米尔沉吟着点头认同,而安迷修神情复杂地垂眸看了眼自己手腕上雷电聚成的镣铐,没有认真听雷狮又说了什么,只奇怪怎么一想到雷狮说要忘记自己,他就会这样冒出怅然若失。

 

然而未等Alpha抬手,幽长的密道深处便传来声声不急不缓的轻叩声。

哒哒、哒哒。

两声连、四声闭。

是带了厚度的鞋跟踏上地面,而扁硬的鞋尖紧随其后。

黑暗中,那规律的节奏像是一座悄然转动的晚钟,带着难以形容的阴森一步步朝面前逼近,计算着不知代表了什么时间,秒针滴答作响。

 

“一个两个的冒出来,都准备干嘛?”

对着漆黑的廊道,雷狮忽然出声道。

安迷修倏地抬头,他知道Alpha口中的“一个”是指贸然闯进来的自己,莫非这暗色那头的人也是雷狮相识的不速之客?

对方很快给出了答案。

 

“殿下。”他走到近处站定,卑谦地对雷狮行礼,“又见面了。”

他微微抬起头,嘴边恰到好处弯弧在他的颊上挤出两只甜甜的窝。这人的眼眸黑白分明,却是将眼黑眼白同常人掉了个个,外黑里白。

他的视线扫过卡米尔和雷狮,不带一瞬的犹豫,眼睑一点点抬起来,最后竟是久久停在了安迷修的脸上。

Beta被他刺人的目光盯得不适,不由得不解地打量起对方。然而这人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望向自己的眼睛含了化人的柔情。

如果忽略掉他故意不加以掩饰的狡黠和狠厉,安迷修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骨骼纤细的……Omega?

 

来者见安迷修对自己毫无反应便加重了笑意收回了目光,安迷修只好把自己对他性别的疑惑按捺在心里,因为身边的雷狮开了腔继续起他们的对话。

“呵,上次见面时候的歇斯底里去哪里了?嗯?帕洛斯?”

雷狮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嘲弄,言语不善,但帕洛斯却对此熟视无睹。

他低眉顺眼地轻摇了头,不去答雷狮的刁难,只是自顾自地说:“我知道鬼狐天冲以外的办法。”

 

“鬼狐天冲以外的办法”——除了是让安迷修恢复原状以外还能是什么办法?

雷狮显然被他的这一句话说动了神色。他拧住眉狠盯着帕洛斯,预备把帕洛斯的每一处表情都捕捉至尽,嚼碎到嘴里细细斟品。

他知道得清,这人是个狡诈透顶的欺诈师,稍有不慎,他低眉顺眼下的那副獠牙就会蓄势待发,将或强大或多疑的猎物一并吞噬殆尽。

帕洛斯不紧不慢,温温和和地又抬起嘴角,一字一句地向Alpha卖着无辜:“我可以带殿下去见一个人,见了之后或许殿下就能得到眉目。只是不知道……您会不会信我?”

一直默不作声的卡米尔闻言也一言难尽地蹙起了眉。

 

他抬手动了动雷狮的小臂。把安迷修绑来皇宫的事卡米尔当时并不知情,然而雷狮是从凯莉手上救走的安迷修,凯莉与鬼狐天冲,以及和他们那伙人走得很近的帕洛斯,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卡米尔无论如何也不相信帕洛斯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卖鬼狐的秘密。

难不成能是眼见靠山被他们撂倒这会儿突然倒戈叛变?

卡米尔想提醒雷狮小心,但Alpha安抚般地拨开了自己完好那只的手,他又露出一个挑衅意味十足的笑,对着帕洛斯慢条斯理地说道:

“信。我为什么不信?”

 

帕洛斯脸上滴水不漏,波澜不惊。

他温和地眯了眯眼睛,对着廊道那头做出个“请”的手势,见雷狮微微颔首应下后,便率先转过身脚下迈起步来,手上拖了个失去意识的鬼狐天冲,倒是少了些柔弱的味道。

 

在场唯独安迷修还不明所以。

就算是他也嗅出了这几人之间的暗流涌动,突然出现的帕洛斯不像是盟友,可要说这人是敌,雷狮说“信”的那个瞬间,Beta读出他那是真的相信。

明明前一秒还充满了戒备和猜忌,Alpha却不明原由地在卡米尔表现出疑虑之后突然选择了相信。

亦敌亦友,各个都不露声色。

自己察言观色,却甚至都说不清这到底算不算是一场博弈,安迷修觉得头疼得厉害,心想怎么所有人都在这根暗鸦鸦的甬道里打着哑谜。

 

这时候雷狮却是像感知到了安迷修的心烦意乱,他忽然偏过头,他和安迷修跟着帕洛斯两人一前一后,之间的距离不远,因此他一伸手就能轻而易举地够到安迷修。

“喂。”

Alpha抬手一牵,毫不费力地就把Beta的指尖裹到了他的手掌里。

安迷修一惊,脚下乱了乱,差点踩到对方的鞋跟。

“白痴。”雷狮忍不住骂他。

安迷修听到他暗笑了一声,Alpha旋即转过了脑袋,可手却没有放开。

他就这样维持着一只手向后伸着的动作,这姿势肯定又别扭又不舒服,但他松松地圈着自己的手指,像是要防止自己再一走神会不小心迷路似的。

 

雷狮的手可真冷啊。

Beta不打算惹恼他,便任凭对方用他那几根冰冰凉的手指触着自己。

他记得这人在冰牢里的时候明明身体火热,那时候他还想给各种不愿配合的自己暖手,怎么从那冰天雪地里出来了那么长时间,他的体温反倒降下了那么多了?

皮肤间接触的部分慢慢浮起一层薄薄的湿汗,安迷修的手指滑出了一点只剩一个指节的长度留在他手里,雷狮没打算回头,只是熟练自然地把那只手松开了一下,继而马上收束把它握得更牢。

 

这人的手指微缩,于是光滑的指甲不经意间在自己手上划过痒痒的一道,安迷修不由自主,愣是被心底冒出的一句“可爱”雷得外焦里嫩。

雷狮?可爱?雷狮?

他一阵鸡皮疙瘩翻涌而上,先不说身前这人和可爱一词八竿子打不着,就算真要这么形容他,那也是他肚子饿得直叫,狼吞虎咽喝着粥结果还烫到舌头的样子比较能说是可爱。

 

好在雷狮不知道安迷修心里的七七八八,走了半晌帕洛斯终于停下了脚步,跟在后面的Alpha打量着眼前又一座昏暗的牢笼,不置可否地扬了扬眉毛。

他的神情显然是在要帕洛斯交代这位“犯人”的身份,但帕洛斯偏不明说,而是又把视线投向安迷修,笑吟吟地对着Beta:“如果殿下要问他是谁——我想不妨问问您牵着的这位骑士,他一定是认得的。”

安迷修微顿,他基本也算初来乍到这雷王国,连这国家的三皇子都不曾见过的地牢囚犯,自己又怎么可能认识呢?

他疑惑地挣开雷狮的手,往透不见光的牢里望去,映入眼帘的只有用破败的棉絮勉强归叠成的“床”,以及单单是为了续命而被随意丢在地上的残羹剩饭。

最深处缩着一个人,他一言未发,似是对突然到访的来人毫无兴趣。

他身形消瘦,光照不到脸上,安迷修看不出他的眉眼,只觉得这人挺直了脊背,像是沦为阶下囚也剥夺不了他的骄傲分毫。

 

安迷修有些愣,他总觉得这样的姿态有些似曾相识,但他出神太久,雷狮见他一脸茫然便不禁催促问他:“怎么样,安迷修?你到底认不认得?”

谁知Beta还未来得及回话,这牢里那位高高挂起的怪人竟是突然给了反应。

 

“安迷修?!”他身体微动,嘶哑的声音却是带上了又惊又喜,“真的是你?”

他急不可待地朝几人站立的位置扑来,颤抖的双手扒住木栏,安迷修这才看清了他的长相。


TBC

评论(10)
热度(66)
  1. 风涧璃亚南国。 转载了此文字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