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22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虽说是看清了,但安迷修并没能立刻辨认出对方的身份。

这人的头发长得很长,挡住消瘦凹陷的面庞,也挡住一对晦暗不明的眼睛。他的手脚都布满了细小的伤口,指节上的泥污肮脏不堪。显然,这人锒铛入狱已有很长时间。

他张着嘴,也许是激动的情绪叫他再也说不出话。安迷修迷惑地紧盯着他,不由自主被他的情绪吸引,脚下更加凑近他。

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认得他,有种越来越浓烈的情绪也在自己的胸膛弥漫开来,而一声终于挤出喉头的称呼从那人嘴里道出,安迷修心脏一抽,像是被刺痛突然击中。

 

“师、师父……?”他不确定地嚅嗫道,而对方从木栏的间隙里伸出手,它靠近安迷修,重重地落到了那头柔软的发上。“真的……长大了……”

 

没有什么能用来形容安迷修此刻的心情。

他任凭牢里的人将自己扯到“怀里”,两人相隔着牢笼拥抱着,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狂喜。

 

周围甚至扬起了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安迷修的表情从未这样柔软过,连卡米尔见状都不禁松下一口气。

唯独雷狮仍旧觉得狐疑,安迷修的师父?

他从没听过这个人物的存在,更不解这人现在突然要出现究竟有什么深奥的道理。Alpha转头看向帕洛斯,他知道这人一定知道些什么内情。

“这难道是你说的,别的办法?”

帕洛斯神神秘秘地扯出一个笑,这让雷狮觉得不耐烦,他极恨别人故作高深莫测,于是视线直接略过帕洛斯,Alpha靠近仍被锁在双臂里的安迷修。他提了提他的衣领,提醒他拥抱到这个时候差不多该结束了。

 

安迷修被他一扰,果真配合地退出了师父的怀抱。

他收起手望向雷狮,只是神情有些怪异。

雷狮全当他这是遇见故人后的失控,没多在意。他用没太多善意的视线打量起牢笼中的囚犯,对方倒也在看他,只是中途极短一瞬还瞥向了帕洛斯手下失去意识的鬼狐天冲。

雷狮思考着应该从何处入手试探这人的底细,他抿着嘴唇沉默地在进行一场不动声色的对峙,对方却出乎意料地,在雷狮说话前开口了一句略显迟疑的问话:“他是不是……不记得你了?”

雷狮眼神一凛,警戒瞬间漫天铺开。

牢里的人见状赶忙立起手掌像是要安抚:“我说对了?这孩子身上的味道不太对。”

味道?雷狮半信半疑,他仔细嗅了嗅安迷修周身的空气,可自己这只属于Alpha的敏锐的鼻子却没有闻到任何异常。

他又看向安迷修的这位师父,对方蹙着眉像是在心里盘算了些什么,然后他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脖颈,指尖对着腺体的位置:“他们的Alpha兵,第一例是我自己。”

 

几个关键词一分析,雷狮立即敏锐地明白了对方想要表达的意图。

“所以这是你的……”

“我的元力。”

 

这下雷狮知道安迷修和他师父究竟为什么算是久别重逢了。——后者在雷王国的牢笼里被关了整整十一年,从前者八岁那年就突然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他一个Beta能闻到信息素也是因为你的元力?”雷狮瞥了眼沉默不语的安迷修,问。

“是,不过那是个意外。”牢笼中的Alpha点头答,“在那之前我以为我的元力只会对Alpha有用。”

雷狮颔首,低着头思忖。

 

这位笼中人无疑就是鬼狐天冲复制能力的原型。他在捡到年幼的安迷修之前对自己的身体做了第一例“Alpha兵”的实验,将情感和记忆转化为能力,使自己拥有超越普通Alpha的战斗能力。

他说因为意外,他将年幼的Beta变成了类似Alpha的体质,此后安迷修能够闻见信息素,并且拥有了与Alpha不相上下的体格。

只是Alpha为了获取能力不得不以情感或记忆作为代价交换,安迷修却不知为什么,得到了Alpha的能力后并没有失去任何东西。

“我认为他是特别的。”

 

雷狮抬眼,对方的脸被木栏遮挡住一半,显得有些面无表情。

“那这东西有解吗?”雷狮没有心情同他追忆过去,便直挺挺地问,对方也未恼,但却认真地犹豫起来:“我不确定。”

“我在这的时间太久,久到用在自己身上的元力已经没了作用。我至多尝试从他身上收回元力,但……”

雷狮齿间呼出一口气:“知道了。”

他伸伸手想扯过一边的安迷修,他想叫这位安师父先按他说的来。就在刚才,Alpha心里冒出了一个大胆的联想,他没有任何证据,纯粹凭借直觉想要带着安迷修去做另外一件事。

可两人的手指刚一接触,安迷修把手往后避了避,竟然退开了。

 

手下一空,雷狮心里一声咯噔。他慢慢把目光挪到安迷修脸上,带着些以前的自己一定会嗤之以鼻的小心翼翼——

“……雷狮。”他看到Beta睁着干涩的眼睛,轻声对自己道。

心脏先是剧烈跳动了三两下,雷狮不着痕迹地吸进一些空气,嘴角不受控制地兀自抬起了一点难堪的弧度,他问:“怎么?想起来了?”

安迷修点点头,脸上写着抱歉——或许是雷狮自己意淫出来抱歉——“嗯。”他道,声音仍旧轻得几不可闻。

 

心里像是有一块石头终于坠地了。

可这并不是什么了却心事的如释重负,而是一场灾难或然降临。

是陨石撞进炙热的岩浆里,最让人不安的猜想终是遵循了墨菲定律,滚烫的熔液翻涌起一个小泡,雷狮脆弱的希望被包在里面,现在随着气泡的破裂,到底还是一起融化了。

 

“反正你这人也从来都不听别人的。”雷狮闭住眼往眼眶上按了按,“叫你别想起来,果然也是不会听。”

安迷修缓慢地眨着眼睛。

他张了张嘴,原本是想要再说些什么的,但雷狮像是能感应到他的打算,手一抬算是止住了安迷修尚未出口的话语。

“先警告你,我可没打算要压抑自己。”他重新睁开眼,接着道,“反正你想起来了,也就是已经清楚了我们是怎么一回事了,对吧?”

听不懂Alpha这是什么意思,安迷修一言不发地在迷惑。

 

雷狮手指一动,牢笼上的门锁便轻而易举地被雷电劈成了两半。雷狮示意里面的人出来,而后又把脸转向卡米尔,眼睁睁地在众人的注视下,捏起了手掌。

只听见“噗呲”一声,糊成血泥的一具躯体像一个破烂的炮仗向四处炸开,温热的血液溅起几乎打在了每个人的脸上,唯独雷狮后退了一步偏头躲了开去,而卡米尔在巨响声响起的同时动作起来,他只手钳制住愣怔的帕洛斯,后者因为距离尸体太近,被泼洒了大半身的血腥气。

血液很快冷却下来,透彻骨髓的凉意混着Alpha的杀意席卷了他。帕洛斯难以置信地看着波澜不惊的雷狮,手腕骨被卡米尔攥得像是要撕裂,他颤着声:“你……你杀了鬼狐天冲?”

“鬼狐天冲?”雷狮抬了抬眉毛,像是在看笑话和蝼蚁,“他最好是。”

 

也不管在场还有多少人没有弄明白状况,他冷哼了声,脑袋一偏重新又转向了安迷修,慢慢靠近。

Beta见他的姿势以为是要对自己说什么秘密,安迷修虽不受控制地生出警惕,但仍旧好脾气地伏着脑袋等着对方凑到自己耳边说话。

可雷狮并不按常理出牌,Alpha撩人的吐息在耳垂扫过一点尾巴忽然落去了更靠后的位置,他伸出一只手抓住安迷修的臂,在对方无意抵抗的空隙,一口咬上了Beta并不切实存在的腺体。

 

“!?”安迷修浑身一抖几乎想要攻击,现在Beta眼里的雷狮只是个相处过一段时间的陌生人,记忆里他们或许一起做过很多事情,可眼下这个人对自己来说却还是没有半点熟悉。

哪个善战的骑士能够容忍自己的后颈被毫不客气的犬齿攻击呢?可双臂早被强壮的Alpha圈进了手里,安迷修用力地挣扎了一瞬,却是被对方尽数制服。

他就这么旁若无人地在那片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印记,像是禁地里的咒印,一圈血痕痛得安迷修要咬紧牙关才能抑制住呼之欲出的呻吟。

 

“好了。”长长的十几秒钟过去,雷狮这才像满足了似地移开牙齿,他用指腹蹭了蹭自己咬出的痕迹,惹得安迷修又是一阵难捱的刺痛,“叫你师父帮你治治病,走吧。”

之后他不再把注意分给安迷修,转过身用雷电锁住卡米尔手里的帕洛斯。

他小声在对卡米尔嘱咐着什么,只是意识不知怎么有了一瞬间的游离,安迷修没能听清Alpha在说什么,唯有看见对方那张刚刚作恶过的嘴在一张一合。

 

好痛。


TBC

评论(3)
热度(42)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