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全职,凹凸,渣反,魔道,天官,小英雄,啥啥都吃。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2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星际穿越般的OOC

前文:1 

 

“吻、……接接接接吻是要和喜欢的人才能做的事情!!”

半秒之内,看起来纯情其实也的确非常纯情的骑士刷地涨红了脸。

他战战兢兢地瞥了眼雷狮不知什么时候按到自己肩膀上来了的爪子,对着渐渐能从皮肤茸毛上感知到的陌生鼻息后背打颤。

自诩骑士的安迷修战斗力其实并不弱,他是手执双剑的战士,是曾经从百人敌阵里突出重围的绝对强者,他甚至有自信大言不惭地放出绝对不输任何人的“厥词”,可此时雷狮逼向自己的气息旖旎缱绻,仿佛有什么无形无状的东西束缚住了手脚,意志、斗志、什么志都好全被吸了个精光。

安迷修操控不了自己的身体。他的腰背紧绷着,鼻尖泛起红,胸膛里的小器官扑通扑通,猛烈撞击着皮肉像是都能冲破驱壳贴到雷狮身上去一样。

紫色的眼眸近得他快要失焦,安迷修不适地颤了颤眼睑,鬼使神差地就这么顺势闭上了眼睛。

他不知道雷狮是不是还在靠近自己,只觉得对方轻轻笑出了一声,短暂地三两秒相安无事的沉默后,羞红了脸的骑士手里一凉,光滑的金属器皿被塞进了怀里。

于是安迷修赶忙睁开眼睛,垂眸一看,是吃光了热粥的空饭盒,再抬眼,原来雷狮早就离开了自己面前。

“虽然我觉得接吻对象是谁没什么重要——”戏弄完别人的雷狮居高临下地睨着自己,嘴边带着笑,笑意里满是嘲弄,“不过既然纯情骑士执意要留着初吻给‘心上人’,那我自然也不好勉强了,对吧?”

 

安迷修捧着饭盒一时发了懵,他移开视线,咕哝着也从地上爬了起来。

谁初吻了?谁纯情了?英俊潇洒的骑士也曾迷倒过万千花季少女,他又不是因为羞于应对一个亲吻才这样窘态百出的。

只不过是……

想到这里,安迷修复杂地朝四处张望起来了的雷狮看了过去。

这个典型的Alpha式不讲理的男人此刻自说自话地作出了要去自己家过夜的决定。虽然善良的骑士在状况发生前想要给出的提案本来也就是邀请雷狮回家留宿,但房间的主人毕竟还没把邀请说出口,就这样自说自话地反客为主真的好吗?

 

“快点吧,雨好像下大了。”正腹诽着,紫色眼睛的霸道Alpha恰好从雨雾里转过了一颗湿涔涔的脑袋,“……看我干嘛?”这回一脸坦荡的人倒是变成他了。

“唉。”安迷修叹了气。

他把盖子安回餐盒,三步并两步地跨到了雷狮的身侧。骑士先生变戏法似地摸出了一把折叠雨伞,他熟练地撑开它,不算太大的伞面把Alpha的脑袋也一起罩在了内里。

“没什么。不过我那儿稍微有点乱,希望你别介意。”

“嗯?没事。宫……”雷狮见安迷修两只手里都是东西便大发慈悲地夺过了对方举得抖抖索索的雨伞。他手上忙着同骑士争夺雨伞的主权,嘴上差点就说漏了话,“咳、我家也乱。”

好在安迷修的钝感力没有下线,骑士先生举手投降任凭雷狮将伞抢去甩得满脸水渍,就结果而言,他丝毫也没有捕捉到对方脸上一瞬掠过的停顿。

“那就行。”他道。

 

<<< 

 

“喔,安迷修,你起这么早的吗?”

雷狮一路打着哈欠从房间走到院子,迷迷糊糊中似乎踢翻了数个用途不明的陶土罐子,寻觅了半天,终于在一只木头小板凳上找到了一大早就消失不见了的安迷修。

“早上好。”

手里忙忙碌碌的安迷修转过脑袋抬眼看向雷狮,清早的空气似乎让他感到高兴,骑士露出一个不输晨光的笑容,愉悦地问了好。

雷狮偏了偏头,不愿承认对方这样的表情让他的脚下一轻。视线落下一些,看见了安迷修被泥土蹭得脏兮兮的手指。

“你在干什么?”他慢吞吞地走近,安迷修给他从旁边又拖来了一只板凳,雷狮一顿,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有老奶奶拜托我帮她的盆栽换土换盆。”安迷修道。

他身前围着工作围兜,手里拿着一小截铁锹。土球已经成功从旧盆里剥离,他把视线重新放到盆栽之上,下一步应该是敲碎土球彻底剥除旧的泥土了。

“嚯……”雷狮垂眸瞥了两眼,很快明白了状况,“帮你?”他把袖口挽到手肘以上,没有等骑士回应便已经伸手捞过了铁锹。

“你会?”安迷修狐疑地看过去,眼里充满了不相信。

毕竟雷狮昨天晚上的作天作地实在是让他记忆犹新。

 

这一幢房子是出差在外的一对夫妻借给安迷修暂住的临时据地,房子里一共有两间房可以过夜,一间安迷修自己住了好些天,另外一间在带着雷狮回来后也很快帮他收拾了干净。

哪知道这人不知道吃错什么药非要和安迷修换房间,硬是说他的那间比自己的好。

安迷修倒也不介意换房,稍微吐槽了两句便开始动手把自己的东西从房间里搬出来。可偏偏雷狮折腾上瘾,好不容易等安迷修全部收拾妥帖,正准备舒舒服服地洗上一个热水澡,他却忽然道:“安迷修,这个房间是不是朝北的?”

“是啊,怎么了?”安迷修没工夫搭理他,翻出自己换洗衣物顺便还给雷狮找出了一套他可以穿下的睡衣。

“我没睡过朝北的房间,可能会睡不着。”雷狮接过安迷修递过来的睡衣,抖开来还顺便嫌弃了一番土气的配色。

“晚上睡觉还管什么朝向?你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大少爷吗?”安迷修终于绷不住,有违人设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而且你本来不是准备在桥下过夜的吗?有床铺可以睡了怎么反而龟毛起来了?”

但不讲道理的Alpha理直气壮:“没有床的时候怎么朝向都可以,有床了就有限制了啊。”

 

“那你睡地板啊,四面八方任君挑选。”

“我要睡你的房间。”

“你睡的就是我的房间。”

“我要睡另一间。”

“……行那你睡吧,最好不要再变卦了。”

“安迷修。”

 

一只脚几乎要踏进浴室的安迷修青筋爆了爆,他一直觉得自己有世上最好的脾气,但这件事的确切性似乎在他遇见雷狮以后遭受了质疑。

“干嘛?”他转过头,非常认真地在心里反省起几个小时前多管闲事的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天大的错事。

可雷狮看见他的不耐烦后反倒是在笑:“不然别麻烦了,干脆我到你房里将就一晚?”

 

这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Alpha究竟是想做什么呢?

安迷修不解地把视线从对方的头上扫到脚,又很快从脚扫回脸上,他的目光像一把毛绒绒的小扇子在雷狮身上搔刮着,惹得雷狮平时一直收敛得很好的信息素禁不住一点一点地往外漏。

心里痒痒的Alpha或许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

“我不介意和你同床共枕。”兴致越发高起来的男人朝安迷修走近一步,他低吟似地用带着气声的嗓音撩拨着对方,氤氲的气息再一次笼罩在了两个人的周边。

 

“滚蛋。”

可惜浴室门被嘭地关上,渐渐显出味道的信息素被房门吹起的风冲散开来,消失殆尽前还遛了个弯,扑了雷狮一脸。

 

.

 

“没想到你还真会啊。”安迷修盯着男人熟练运作着的手指,意外地感叹了一声,把思绪从昨天的事情收回了脑袋里。

雷狮闻言轻哼了一声,没有回话。

安迷修平日里的喜好就是盆栽,他垂着手在边上看了半晌,还是不由得在心里夸赞:这种处理盆栽根茎的手法真的是非常专业了。

安迷修的目光稍微抬了抬,雷狮此时正在用小刀轻轻刮着多余的泥土。琐碎的动作持续了好一会儿,然后他伸手扯过地上的软管,打开自来水开始了最后的冲洗工作。

他的眼睛掠过雷狮的侧脸,看着这人难得一见的认真表情,嘴边不由得有点想笑。

越渐熟悉后雷狮的表现明明更加像是一个轻佻的纨绔子弟,身上穿着整齐的便服,嘴上总要说些让人脸热的莫名话。可他这会儿却套着自己天蓝格子花纹的成套睡衣,手里做着的再朴实不过的泥土活儿,看起来还格外专心致志的样子。

两种搭不上边的形象让这个同自己相识不久的男性Alpha显出了些难以名状的傻气,安迷修忍不住抿了点笑,揶揄道:“原来不是不谙世事的大少爷啊。”

“哼。”雷狮睨了他一眼,甩甩手把手上的水珠甩到泥地里。

别的事他其实还真的是不懂,唯独会一点园艺,还是小时候常喜欢和宫里的园丁厮混在一起强迫别人教会自己的技能。

当时只是单纯觉得玩泥巴是件非常有趣的事,(尤其浑身一团脏的模样还能气疯照顾自己的女仆),倒是没想到这种可有可无的技能竟还会有用武之地。

 

“话说,你这儿那么多瓶瓶罐罐都是些什么东西?”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偷偷冒出来的沾沾自喜,雷狮轻咳一声,故作无事地询问安迷修道,“本来地方就不大,堆着这些个废物不是更挤了?”

骑士先生愣了愣,羞赧地捂着后脑勺解释起来。

这些东西都是左邻右舍拜托自己的帮忙。有的是拜托安迷修做一坛泡菜,有的是麻烦他抽空送一次快递,总之千千万万的理由导致骑士的临时据点堆满了冗余物品,安迷修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家里会显得脏乱的确也归功于自己这种拒绝不了别人求助的性子。

“真是个滥好人。”雷狮对此鄙夷。

他正想出口嘲笑一番安迷修可笑的骑士道精神,没想到放空了两秒的骑士倏地一下站了起来。

“我手头还有一份少女请求没有完成!”他手忙脚乱地脱下胸前的围兜,匆忙间把它一把套进了雷狮的脖颈间,“我得在十点之前把信件送到她的母亲手里,换盆的事就交给你了!”

雷狮被他的这一动作撞得差点从小板凳上跌落下来,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听到安迷修火急火燎,一边跑走一边扭头对着自己喊了起来:

 

“我很快回来,看好你哦。”

“喂!混蛋伪骑士!”

 

……一个人做这种事很没劲的啊。


TBC

这真的是篇ABO,我用节操发誓!

评论(5)
热度(15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