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1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自称凯莉的女性说罢,意味深长地笑笑,她重新回过身子去取器械,这次却是拿来了一块白色的纱布。

“凯莉小姐这……是做什么?”安迷修僵硬地抬着嘴角,心情自然没有因为对方自报了姓名而轻松多少。

 

他并不认识这位凯莉,甚至从来没有听过她的名字。

他仍然对这人把自己绑架过来的原因一头雾水,而刚刚对方靠近自己的时候漏出了一点信息素,她显然是Alpha,那么……也许是一个对自己身体很感兴趣的Alpha?

胡思乱想着,凯莉冰冰凉的手指触碰到了他的额头。安迷修一颤,女性Alpha虽没有故意要释放信息素,危险的气息却还是无可避免地钻进了鼻腔。

 

“那家伙对Beta没有兴趣,所以研究你这件事情就暂时交给我啦。”

凯莉用手里的纱布蒙住安迷修的眼睛,眼前突然漆黑一片。

 

那家伙?

安迷修警惕地捕捉着Alpha的气息,尽可能地用听觉与嗅觉在大脑里描绘起对方的动作。

她说研究,又说了Beta。

安迷修判断这里可能是一个研究室,而“研究员”除了面前的凯莉,看来还有尚未谋面的第二人在。

所以研究的对象是自己?是因为自己虽然是Beta却能闻得到信息素?

 

在自己的眼睛上缠上纱布后凯莉便开始着手准备起实验用的器具来。

安迷修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她撕开了某个塑料包装袋,把什么和什么拼到了一起,然后……

“虽然听到你叫唤应该很有意思,但我没兴趣被你的挣扎打扰到实验。所以先给你打一剂麻醉,感谢我吧。”

 

“啊、啊??凯莉小姐、凯莉小姐等等……”

虽然他现在也反抗不了,但如果被打了麻醉岂不是更加任人宰割??

安迷修试图再次周旋,然而Alpha显然没了继续听他啰嗦的耐心。

颈间微微刺痛了一下,酸胀的感觉随着一股暖流渐渐扩散开来。安迷修觉得身体像是支撑不住,他有一点分辨不出自己是否还直挺挺地坐着。四肢发麻发沉,麻醉在血液里奔腾翻滚着显然是起了作用,然而他的意识却很清醒。

这是怎么一回事?

像是猜透了安迷修的心思,凯莉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是特殊的麻醉哦。知觉会消失但是意识还在,很棒吧?”

安迷修此时给不出回应,他只好在心里苦笑:哪里棒了?还不如给他一个痛快呢!

 

身体被放平,Alpha摆弄器具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来,锋利的手术刀像是划过了自己的脖颈又好像还没有。

安迷修紧张得要命,偏偏失去知觉的自己瘫在那里像是一条咸鱼,连自己的现状都没有办法辨清。

 

“嗯……虽然我是很希望直接从解剖腺体开始啦。”

“但、但是……?”

“哟你还有力气说话啊?”凯莉一乐,随即道,“解剖也是没问题,可那样你说不定会直接死掉诶。”

安迷修动了动嘴唇还想说话,但麻醉的作用好像来到了脖颈以上,面部神经突然变得很沉很沉,他艰难地试图咬紧牙关,却发现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已经没有办法做到。

 

完了完了。

安迷修默默闭住纱布下的眼睛,这下看来是真的要和雷狮和世界告别了。

 

“不好了凯莉老师!!有……”

就在这时,突然有个陌生的声音闯进了本该只有两人的空间。那人着急得要命,撕扯着嗓子几乎是在叫喊。

而她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巨响“轰隆隆”一声——安迷修觉得自己的耳膜有些刺痛,不知是雷鸣还是墙壁坍塌,又或者其实是两者叠加发出的声音——

“喂!安迷修你还活着吗?!”

 

这声音一起安迷修忽地就松下一口气,他是想回答“心脏至少还在跳”,但无奈他现在说不出话,只好一动不动地瘫在远处装死,而雷狮的说话声越来越急:

“喂!安迷修!是死是活你给我一句回话啊!”

笨蛋吗!如果是死了要怎么给你回话啊?

 

如果不是麻醉剂安迷修大概已经吐槽出声了。

而凯莉离开自己远了些,一大片瓦砾的掉落声平息了一些后,她不悦地咳嗽了几声,说的话应该是对着雷狮:

 

“号称拖住皇子殿下的人呢?”

“这次倒是要谢谢他让我知道好来哪里找这只傻Beta。”

“嚯哦……这么紧张,怎么?是你家的Beta了?”

“嗯,我的没毛病。”

“……”

 

凯莉大概是被雷狮的厚颜无耻给无语到了。她很久都没有继续说话,而雷狮不知怎么突然结束了对峙,大摇大摆地就走到了安迷修身边。

 

“真死了?”

真死了我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身体被这人动了动,应该是被雷狮整个架了起来。

 

“啧,真沉。”

……某人昨天易感期的时候可没有这么说过。

 

“人我带走了。”发声源抬了抬,这话又是对着凯莉。

啊?这么简单?难道都不为了公主大打出手……哦不对,公主不是我是这家伙自己。

 

身上的束缚瞬间被雷狮尽数解下,只是唯独没有解开蒙在安迷修眼睛上的纱布。并且Alpha将他扛到肩上古怪地沉默了几秒毫无动作后,才重新动起来像是一下跑进了一片树林里。

雷狮把安迷修移到背上换成背的动作,两只手毫不客气地摸上了Beta的屁股,他步履匆匆,安迷修能感觉到路过的风以一种微凉的温度拂过自己的脸颊。

 

“就这吧。”不知过了多久,雷狮终于停了下来。

他小心地把安迷修靠到一棵树上,摆正好他的姿势,这才把手环到他的脑袋后面解下了阻挡视线的纱布。

“傻逼。”他劈头盖脸竟先来了一句骂人的话,“哪有你这么简单就被绑走的骑士的?叫是你这次碰到的是凯莉,这家伙聪明得很,知道不能和我作对,哪怕我现在离宫也知道忌惮我三分。你要是碰到个难缠还手快的,早就被丢到试验台碎尸万段千百遍了。到时候我再牛逼也救不了你……”

 

安迷修说不了话,只好安安静静地听Alpha在面前一句接着一句。

这简直是教科书式的雷狮选手发言,明明担心别人担心得表情都快绷不住了,却偏偏还要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故作嫌弃。

要是真嫌弃,有本事别来偷偷抓我的手啊。

还越抓越紧,幼不幼稚!

安迷修觉得这人真是又可爱又好笑,手上和心里都被他焐得暖暖的,他睁着碧绿的眼睛温柔地望他,竟是这样生生把雷狮盯出了羞赧。

“看、看什么看!”别扭的Alpha抬手一抡对着安迷修的脑袋就是一下暴击,但他到底还是不打算欺负他,气急败坏地大眼瞪小眼了会儿,接着很快放弃道,“算了你休息会儿吧,别的还是等麻醉过了再说。”

说着,雷狮身子一转在安迷修身旁也坐了下来。他很快闭住眼睛,像是累极了似地很快加深了呼吸。可他却不能完全放松自己,短暂地松懈了几秒,他稍微动了动姿势,呼吸的频率又重新变得轻浅起来。

 

好在麻醉剂的药效不算太长,安迷修挺尸一般坐了一会儿,终于又渐渐可以控制自己的五官和指尖了。

“……雷狮。”声音稍许有些沙哑,安迷修轻声唤了一声很快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雷狮一个打挺立即抓紧了他的肩膀:“已经好了?”

“还没有力气,但总算能说话了。”安迷修虚弱地冲他笑了笑,虚弱的倒不是身体,只是他还很难自如地控制表情罢了。

 

“话说那位凯莉小姐,她也知道我的秘密……”

安迷修满肚子的疑问,自然刻不容缓地想要向雷狮求证。

Alpha闻言头痛地叹了口气,他说着“果然啊——”的话,闭住眼睛用力地按起了发痛的眼眶。

 

“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

“不知道应不应该那就当是不应该吧。”

“……”

“……好了开玩笑,你说。”

 

安迷修坐直了些身子,一种难以名状的违和感萦绕在心里消散不去。

“我觉得来旅店绑我的那些人很奇怪。”

雷狮扬了扬眉,示意他继续。

“他们很强,是超过正常范围的那种强。他们的架势和气场给人的感觉应该是Alpha,可奇怪的是……”

安迷修顿了顿,手指抵按住太阳穴重新回忆确认了一番。

“他们身上没有信息素的味道。——一点都没有。”

 

雷狮脸上的余裕终于消失了。

他轻啧了一声表现得有些烦躁,按揉眼眶的动作快了些,好像唯独这件事出乎了他的意料。

“怎么了?你知道什么?”安迷修忍不住追问,就看到Alpha若有所思地望向自己,像是在犹豫,也好像是在下定决心。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这应该就是他们该死的‘皇家计划’的成果。”

“皇家计划?”

雷狮点头。

 

雷王国从来自傲于自己优渥的军事力量从来不畏周围的任何国家。他们的军队矫健勇猛,盔甲坚硬,武器锋利,只要雷王国的旗帜在那里远远地一扬,望见的敌人便会立即闻风丧胆望而生畏。

然而近来雷王国的皇族对本国的军事实力似乎又有了更加苛刻的追求,他们似乎试图达成更加权威的霸权统治,于是一个秘密的“皇家计划”应运而生——第二性别性征改造计划。

 

“所以那些Alpha全是被人体改造过的实验体?”安迷修尝试着理解雷狮的话道。

“我上一次离宫前这个计划还没有成功的实验体,没想到没过多少时间竟然已经达到这种程度了。”

雷狮叹了口气,一只手搭到安迷修的肩上,揉了揉他的后脑又抚了抚后颈的皮肤。

“可是这不是强行改变Alpha性征了?按你说,人体改造以后Alpha将没有易感期,虽然身体能力能有所飞跃,但这岂不是……”

“是啊。”没等安迷修憋出形容词,雷狮便颔首应道。

成功的实验体将失去身为Alpha的一切象征,他们甚至还有可能丧失对道德或伦理的认知,成为只知道听从指令肆意杀戮的机器。而至于实验失败的Alpha……大抵已经不存于人世了吧。

这样的研究与其说是残忍,不如说根本就是惨绝人寰。

安迷修显然也想到了这些:“……所以你上一次出走是因为这个?”

雷狮闻言抬眼瞥了瞥,嘴角一挑,没有多作反应。

安迷修抿住嘴,他看向Alpha有些欲言又止。

而雷狮也转过头望着他,他看到Beta纠结地皱紧了眉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滑稽模样。他不由得轻笑了一声,眼睛仍旧望着他,嘴上却突然道:

 

“安迷修你是通缉犯吗?”

“哈??”

“我问你是在逃犯人吗?”

“当然不……”

“那就跟我一起做通缉犯吧。”

“什么……?”

 

“你不是想救那些实验体吗?破坏皇族的大计,你以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

安迷修微愣,他打量着雷狮,有些难以置信,“你……”

 

他刚才确实是在思考要怎样解救那些被无辜当成实验对象的可怜人们。根深蒂固的骑士精神让他没有办法就此听过算数对他们不管不顾,他想要去拯救,却不得不需要雷狮的帮助。

然而安迷修也知道,他并不能用自己的骑士道去绑架雷狮也这么做。

 

忍不住勾起一点嘴角的Alpha耸耸肩环来一只手臂,“别误会,我又不是全为了你这正义傻蛋。这种计划到底也是皇族的污点,我本来不想再管,那现在就当我大发慈悲,在离开前最后再为他们做一件好事。”

他倾身,柔软的头发绒绒地蹭着安迷修的脖颈。

背脊攀了Alpha温热宽大的手掌,安迷修偏头抵住雷狮的脑袋,接着便感觉到这人莫名用力地拥紧了自己,一只手从背部上移穿进发里,他控着自己的后脑,让他的下巴密不可分地和他的颈窝紧紧相贴。

“好。”


TBC

评论(6)
热度(154)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