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南国。

没什么有趣的故事。

博里只有文没有废话。
杂食且无洁癖。
啥啥都吃。
喜欢乱按推荐真的慎fo!

[雷安|ABO]骗子先生的1001个谎言 12

*Alpha三皇子雷狮×Beta伪骑士安迷修

*我流ABO,我流,我流!

*欧欧洗。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10  11



“皇宫里的卫兵不知道这条密道。地牢顺着楼梯往下走两层,实验体应该都被押在那儿了,他们交给你,我去把实验室毁了。”

权衡再三,雷狮和安迷修最终决定应该分开行动。

 

身后的暗门被雷狮从外面合上,安迷修望着唯一的光源照着Alpha的五官一起被阻断在密道外面,无奈地叹了口气,总觉得自己还是被小看了。

他抬手扶着坑坑洼洼的砖块墙壁,眼前漆黑一片,几乎在靠着直觉前进。

 

人体改造实验一天不停,新的受害者仍会源源不断。

要救下危在旦夕的Alpha们除了要将他们从阴暗湿冷的铁笼里释放出来,还必须将罪恶的源头斩草除根。

这个道理安迷修自然懂得,他知道同皇宫内的研究员周旋必然是一件极其困难却重要的大事,却没想到雷狮连征求他意见的步骤都忽略,什么都不多说,仅是交代了如何释放实验体就这样把他推进了密道。

雷狮显然打算独自解决研究员的问题,这让安迷修不禁有些失望。

还以为……这次终于能有机会和这人并肩作战了呢。

 

安迷修轻声叹了口气,脑海里映出一瞬雷狮把后背留给自己紧握着雷神之锤的模样。

那时候的自己不能说没有对那副身姿心动。

雷狮飒爽的、桀骜的气息甚至附着上了周身飞扬盘旋的尘土,他把武器往地上一立,霎时似是有滚滚红尘腾涌而来。他的骄傲兴许能称作自负,然而却没有人敢于在这一点上责难他。

他傲岸,可也生来便应该如此。

 

所以如果自己的脊梁能够紧贴着这人的背脊,如果风与雷会因为他们的并肩而狂嚣,如果不经意间撞击在一起的肘骨会随着武器的颤动而兴奋到颤栗——

那时候的自己,眼前会是怎样一副风景?

 

安迷修自然是遗憾的。

他虽绝不会说自己后悔,因为他到底是在践行自己的道义,但在内心深处,他对能够和伙伴共同御敌的渴望从未却灭过。

雷狮很强,正因如此他才不由得热血沸腾。

说不清是骑士的浪漫还是男人的本性,他爱惨了一切带有悲壮色彩的英雄主义。

虽然这话放在现在说可能稍有些不合时宜,但安迷修是认真地觉得,如果他的生命将要抵达尽头,他希望是能够和雷狮这样强大的伙伴一起,两人也许是沐浴在自己的血泊中,苟延残喘也好奄奄一息也罢,他想要和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挥舞起各自的武器,燃尽身体里最末的一滴血花,然后就这样死在由傲骨撑起的狂笑里。

 

……不过这种事没有必要在这种时候想啦。

安迷修瞥见无尽黑暗的尽头像是亮起 一个光点。他晃了晃脑袋停止了漫无边际的乱想,集中起精神警惕地注视着前方。

微微的震动像是透过双脚从地面传到了身上,远处的光到底还是太暗,Beta并不能借着那光看清周围的环境,却是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丝让人颇有些反感的气味。

 

信息素?

他第一反应就是自己靠近了关押Alpha的聚集地,但周围一片死寂,他的鼓膜甚至因为过于安静地环境而些微发胀着,安迷修否定了自己的猜想,这里怎么想都不存在人的痕迹。

疑惑间,脚下的颤动似乎加大了。

安迷修半蹲下身子,手指接触到地面感觉到上面的砂石竟然真的开始上下跳动了起来。

危险逼近的预感升腾起来,骑士决定不铤而走险,右手向后一握招出了一把佩剑。

 

“什么人?”

迎面有微弱的风动,安迷修下意识抬手用剑一挡,竟是听到“噹——”的一声,一个金属质地的东西被自己的剑从弹开。

安迷修不敢轻敌,发现近处有人后便立即抽出了另一把剑。

他是双剑的骑士,从未有人在他双剑尽出的状态下从他手上讨到便宜。

 

那人不语,知道自己暴露了存在后便不再掩饰气息。

又一阵短暂的空气流动,眼睛虽看不见,但安迷修却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他知道对方是打算直接同自己殊死一拼,于是左右手相继挽出剑花,他朝着身前利落击出了攻击。

他确定来者就在离自己很近的位置,却没想到自己的这一下剜到的只有空气。

 

“阁下的身手实在让人佩服。”

从安迷修察觉到敌袭到他出招实则连一秒都不到,两人的视觉条件理应一致,他们什么都看不见,而那人却在这种情况下却躲过了攻击,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安迷修的双剑一前一后护着自己的胸前和身后,来者在短短几秒之内又隐去了身形,这点倒是让他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人竟那么干脆地换回了偷袭的计谋。

 

“阁下与其在这里躲躲藏藏浪费时间,何不大方与在下一战,孰胜孰负,全凭各自的能耐如何?”

安迷修总是按捺不住想要说话的。

然而他虽嘴上打着商讨,紧绷的神经却是分毫都没有松懈。

面对暗处的敌人他不能露出一点破绽,展露出大意更是双方对峙中的大忌。

 

方才那阵熟悉的地颤又至,安迷修微微屈膝揣测着这是不是某种招式的预兆,却不想耳后一凉,他猛地前倾一扑,这才躲过攻击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剑气。

不妙。

骑士抬手触了触自己的耳背,液体的触觉伴着痛意刺激起大脑神经。

他对这地下的结构一无所知,根本无从判断对方可以躲藏的位置,而对方与自己相反,已然是深谙这里的每一处细节,加上敌暗我明,他处于不利,不应该就这样干等着防守反击。

 

安迷修把执剑的手腕立了起来,他缓缓移动着脚步,鞋底与地面尽可能地减少磨蹭,他慢慢靠近一面墙壁,旋即抬手一顶,很快又接下了一记攻击。

那人显然想要趁着安迷修靠到墙壁周旋余地减小的机会一举干掉他,可安迷修有备而来,三两下格挡,反倒是被他用力气推开了来者。

安迷修听见对方脚下趔趄了两步,判断这人重心不稳之际没有办法对自己使出攻击,他赶紧扬手一挥,竟是用自己的流焱砍断了半截灯芯,将墙壁上的壁灯生生烫出了火光。

 

习惯了黑暗的视野里猛然冒出光亮,安迷修不适地眯住眼睛,却仍旧大胆地挥剑去刺不远处的敌人。

他睁不开眼睛,但对方情况也一样,这无疑是他最好的机会。

又是“哐当”一声,那人手里的武器被击落了。

安迷修这才发现对方手里的根本不是剑,它不长,倒像是一把奇形怪状的匕首。

而且……

 

“真是失礼了,在下竟然对着您这般迷人的小姐刀剑相向。”


TBC

安哥太迷人了【爆灯

评论(5)
热度(77)

© 亚南国。 | Powered by LOFTER